第15章 奇怪的梦境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873字
  • 2021-03-15 20:01:47

玩玩走走,七日的路程二人硬是花了十日才到。

牵马入城,姜榆才知道那个二货王爷的形容并不夸张。

陵城是南国之都,地大物博,所处位置优越,是各国使臣与富商贵贾们的通商之地。

时值白日,市集人头攒动,货郎的叫卖声,客栈店小二的吆喝,孩童的嬉戏玩闹声,声声交织,成了这热闹的景象。

红城与之相比,只能称是冰山一角。

“哎,你看这两个人长的真是好看。”

“是啊,好俊俏的人啊!”

“尤其是走在前边的那个公子,长的跟画里的人似的。”

“哎呀,什么公子,分明是姑娘,公子那有肤色那么白的?”

“怎么没有?按你那么说,这两个还都是姑娘了?”

姜榆从摊铺上买些小玩意儿,把钱交给摊主,说了声谢谢,牵马往别处走。

对于那些百姓小声嘀咕的话,她听见了,没理。

残阳凑过来:“师姐,他们在说你长得好看哎。”

师姐被人夸赞,他心里美着呢。

“不,他们是在说你肤色太白,长得不像个男人。”

残阳:“……”

还能好好的聊天了吗?

“哎,师姐,你看那边人好多,我们过去看看吧。”残阳指着不远处,满脸好奇。

姜榆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还真的是不少人围在一起。

她走到那边,听见人群之中有一人正在以叙事的口吻在讲着故事。

原来是说书先生。

“我南国自创建以来,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当今圣上虽年纪轻轻,但胸怀大志,治国有方。且相貌过人,引得天下无数女子为其倾倒。”

“说到相貌,皇室的几位王爷个个都是风度翩翩的俊逸公子。尤其是那渊王萧君澈,虽自小便体弱多病,但那一身清新隽雅的矜贵之气和精雕细琢的面庞实在是世间少有。因此啊,民间百姓都称他是南国第一美男子。”

听这说书先生说了半天,姜榆忽然又想起了那个白衣美人儿。

不知道那位“姑娘”的容貌和这位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相比,是谁输谁赢。

残阳听了半天觉得没意思,拉拉姜榆的衣袖,“师姐,我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好,带你去吃饭。”

奔波多日他们需要好好休息,便找了陵城较好的客栈落脚。店小二瞧他二人衣着打扮都非常人,就殷勤的将他们带到楼上雅间。

“把你们店的招牌菜全都端上来,再来两壶好酒。”残阳摸摸空落落的肚子,迫不及待的想吃饭。

“再安排两间僻静的厢房吧,我们还要在此多住几日。”姜榆拿了块碎银子给店小二,“可否跟你打听个消息?”

有钱收,店小二自是高兴,“客官您想知道些什么,小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可知这城中何处卖宅院?”

残阳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

宅子?

师姐要买宅子?

他还以为师姐用一块碎银子是要打听镇远侯谢遂的事。

店小二也没想到她会问这个,见她出手如此大方,全当她是外地来此定居的富商,回答道:“听说城郊倒是有几处好宅子要卖,又大又宽敞。只是位置有点偏僻,离市集有些远。”

“多谢相告。”

“没事,这是小的应该做的。二位客官稍等,菜马上就到。”店小二点头哈腰下楼张罗。

“好。”

残阳眨巴眨巴眼,相当不理解她为什么要问宅子的事情。

姜榆单手撑着下巴,无聊的四处看:“我们要在陵城待上好一阵,总不能一直住在客栈。那个二货虽然给了我们很多钱,但也总有花完的一天。倒不如买个宅子,寻个事做,一边赚钱一边暗中调查师父被杀一事。”

“寻个事做?做什么?”

怎么来了陵城还要做事了?

“开个医馆什么的吧,暂时还没想好,以后再说。”饭菜陆续呈上,看着让人颇有食欲,姜榆用筷子夹起其中一道菜尝了尝。

嗯,味道不错。

残阳嘟囔嘟囔:“开医馆不还是要我去,天天还得练武,师姐就知道……”

欺负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对面一个眼神吓的不敢再继续说了。

哼,又欺负人!

——

吃完饭后,二人各自回房间休息。

姜榆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只是睡的很不安稳。

这段时间,只要她一睡觉就会做梦。

梦中的场景都像是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

从小到大很多经历她都能在梦里看见,也因此了解了很多她之前不曾知晓的事情。

但是这几天,她连续梦到相同的情景。

梦里有一双手在翻书给她看,一页一页的,中间会停顿一小会儿,让她看的仔细。

还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记住,背下来。”

这上面写的内容晦涩难懂,又是文言文的形式,姜榆在醒来的时候想了很长时间,才大概理解讲的是……各种毒药?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做梦就算了,梦里还逼她看书。

看书就算了,还要逼她背下来。

搞得她每次一醒来都头昏脑胀的。

不知道又看了多少页,姜榆才从梦中醒来。

她摁着胀痛的太阳穴,烦的想打人。

什么呀,想醒还醒不过来,跟鬼压床似的。

人家睡觉是享受,就她睡觉跟上刑一样。

姜榆揉了半天,头痛才堪堪有所缓解。屋内漆黑一片,只有楼台处有些亮光,透过门上薄纸射入屋内,在地上留下点点光斑。

她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天黑了。

睡了这么久吗?

姜榆找来蜡烛点上,拉开楼台跟房间的隔门,屋外的夜景瞬间映入眼帘。

已是黑夜,但城中依旧热闹非凡。灯笼高挂,人声鼎沸,仿佛比白天人还要多。

这陵城,时时都这么热闹吗?

她双臂搭在隔栏上,随意的向下观望,目光停在了一辆轿子上。

看这轿子的做工用料,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家用的。

再看那轿帘上的刺绣,样式繁杂,估计是技艺纯熟的绣娘绣了很久才成的。

就连跟在身边的随从,穿的都比普通百姓要好。

这从上到下都透露着精致二字,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王公贵族上街。

“师姐,师姐!”

听见敲门声,姜榆回去开门。

与此同时,走在轿边的程泰抬头向上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回事?

刚刚明明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们,怎么现在没了?

“王爷,属下刚才察觉到好有人一直在盯着我们。”

“在这陵城盯着我们的人还少吗?他们喜欢盯就盯着吧,无需在意。”轿子里的人轻咳几声。

“是。”

残阳看见她的屋子里长了灯才敢过来敲门:“师姐,师姐你要不要跟我出去玩?外面可多有意思的东西啦!”

“不去。”姜榆头疼,懒得动。

“哎呀师姐去嘛去嘛,你都睡了一下午了,老在房间里待着会闷出病的。”残阳拉着她的胳膊开始撒娇,大眼睛眨呀眨的,“去嘛去嘛,好不好师姐?”

姜榆:“……”

这么大人老撒娇真的好吗?

残阳见她不说话,就知道这一招奏效了。进屋拿起她的剑和披风,关好门,拉着她往外走。

街上吵吵闹闹,残阳却很开心,一会儿拉着姜榆给他买这个,一会儿拉着姜榆给他买那个,看见新奇的东西都很想要。

姜榆都一一满足他。

自打她见到这个小男孩以来,还是第一次看他这么高兴。

趁残阳去买其他东西的时候,姜榆去了趟铁匠铺。

她将图纸交给铁匠,让他们按照上面的样式打造飞刀和袖箭。

之前的飞刀在红城的时候杀敌用光了,她不想从尸体上再拿下来用,就没再去寻。

这次正好有机会,便趁机多打一些。

陵城会有更多隐藏的危险,为了自保,武器必不可少。

在这个世界,除了残阳,她谁都要防。

“哇,师姐,你是不是除了打架和兵器就没有什么其他爱好了?”残阳捧着好几包零嘴过来,“人家女子都喜欢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再不就是漂亮的首饰簪子什么的。就你,天天打打杀杀,舞刀弄枪的,哪里还有半分女人的样子?”

姜榆把钱给了铁匠,礼貌的微笑致谢。

转过身,一张漂亮脸蛋冷若冰霜,指关节按的咔吧咔吧响:“你,是不是又皮痒了?”

残阳顿时脊背发凉。

“……没,没有,师姐,错、错了。”

“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没有没有,我的错,师姐你冷静,冷静,啊——救命啊——”

一时间,凄惨的叫声响彻上空。

老铁匠无奈的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感情真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