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社死名场面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40字
  • 2022-04-07 23:30:39

姜榆这一晚睡的前所未有的踏实。

踏实到有些不真实。

仿佛像是回了小时候,父母带兵训练很晚才回来。她一个人睡害怕,就抱着枕头跑到哥哥房间,赖在他的床上要一起睡。

哥哥总是会无奈地看着她,一边说着下次不许再来一边给她盖好被子讲故事。

那个时候,每晚都睡得很香。

这夜,久违地又有了这种感觉。身边不知是什么东西温温热热,带着好闻的香气,让她不自觉地往那边靠。

很硬,但手感好,滑溜溜的,摸着可舒服。

没察觉有异常,姜榆便大臂一伸,腿一跨,直接搂着睡。

醒来是被耳边嗡嗡蚊子似的声音吵醒的。

本来睡的正香,那动静就一直在她耳边绕来绕去,绕来绕去。姜榆挥手几次都没赶走,烦死,直接睁了眼。

要是被她抓住一定把这蚊子大卸八块!

睁开眼的瞬间,姜榆懵了。

她睡在地上,睁眼看见的应该是桌子腿或者墙壁。

可都不是,入目是白色的布带。

什么情况?

姜榆皱眉,抬头往上看。掠过一片白皙肌肉感满满的胸膛,突出的喉结,然后便是线条流畅的下颌。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动作,这人微微低头,见她醒了,弯弯眼,朝她一笑,“娘子醒了?”

姜榆:“!!!”

想也不想,“啪”地一下从床上弹起来。起的太猛,碰到右脚,姜榆连疼的表情都没有,两眼瞪大,呆若木鸡看看床,又看看边上的人儿,再次石化当场。

她怎么会在床上?!!

萧君澈看她这副呆样,不由得轻笑一声,“娘子可是睡梦中梦到什么可怕之物吓到了,醒来就是这副呆楞楞的模样,连碰到脚上的伤都不晓得疼了?”

姜榆“啊”了一声,还是没反应过来。

“姑娘真是嫁了位好郎君呢。”柳夫人便给柳大夫递药瓶便说,“我早上过来本是要来给你们送些吃的,顺带要给姑娘换药。一进来就瞧见公子上身的里衣上有好多血,把衣服都浸透了,仔细一看是伤口撕裂崩开,可是把我吓了一跳,赶紧叫我相公来看看,那时候公子脸色都白得吓人呢。我相公把伤处的缝线拆了,消毒上药再重新缝上,看着都疼。可公子愣是一声不吭,说话声都放的极轻,生怕把睡梦中的姑娘你吵醒了。这样体贴入微又疼人的郎君,现在可真是不多见了。”

“娘子睡眠一向不太好,经历一番危险好不容易能休息,自是要让她好好睡的。”萧君澈拉着姜榆的手,轻轻摩挲着。

柳大夫皱眉剪了线头,展开新的布带包扎,看上去不高兴,“看这出血量,怕是撕裂得有好一段时间了。若是要再耽误下去,必有性命之忧,公子可不能再这样。就算是心疼娘子,也该顾着自己些。”

对于不爱惜自己的病人,大夫们的态度总是好不起来。

姜榆沉默地扫过不远处铜盆里猩红一片的衣衫,又扫过这人的脸。好看还是那么好看,勾人的桃花眼没有朦朦水汽,没有别样风情,血丝倒是重了些,面色越加惨白,整个人十分没有精神。

包扎完,柳大夫松了口气,再三嘱咐让萧君澈注意伤处保护,最后看向姜榆,斟酌再三,还是开口,“姑娘要是怕再碰到公子的伤口,休息时可以中间放几床被子隔着。”

言下之意,睡觉姿势太“狂野”,得收敛一些,要不然伤还是得让你一腿给压裂了。

毕竟,刚进门的时候,这姑娘的睡姿,实在无法用言语形容。

听懂了的姜榆:“……”

自己睡姿不咋地她知道,有可能真的无意间踹到了他的伤处,但现在她更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在床上。

幽幽的目光看向那人。

目送柳氏夫妇关门离去,萧君澈才转过头,迎上她的视线,忽然就轻轻叹息一声,眼角下垂,声音都跟着虚弱无力,“爷伤口疼。”

姜榆暂时忽略他这样子,“伤口疼不疼的等会儿再说,先告诉我我为什么会睡在床上?”

明明在地上睡的好好的,为毛一睁眼就躺在了这个妖孽的身边?

“还能为什么,昨夜雷雨交加,爷睡着睡着就感觉床边有人,一睁眼就看见你站在床边。刚想问你做什么,你就自己脱了鞋子爬到床上睡了。”萧君澈慢慢撑着躺平,又是一声叹息,可委屈地,“睡了也就算了,半夜还总是往爷身上爬,对爷上下其手。爷身子这般,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你?也就只能由着你了。”

姜榆不信:“你胡说,我不梦游,更没有往你身上爬!”

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梦里她拉着哥哥的手睡,腿还搭在他身上,这儿拱拱,那儿拱拱。

难道……抱着睡的原来是他!!!

不会吧……

萧君澈好心指了指肚子上的伤,“这是证据。”

姜榆:“……”

她还真是无言以对了。

“争什么,爷又没怪你。”萧君澈皱了下眉,随即松开,“不过,爷因为你伤的更重,你要怎么补偿爷?”

姜榆就知道萧无耻不是个好鸟,肯定又在憋着法的坏她,眯了眯眼,“爷想干嘛?”

“具体的以后再说,现下……”萧君澈握着手里冰凉凉的另一只手,一用力,姜榆反应不及,直接又倒下。那人手臂一曲,便把人环在怀里,“作爷的软枕。”

姜榆挣扎不开,因为不敢用力,怕伤到她,没听懂,“啊?”

“爷昨晚一直让你搂着,伤口疼,一夜没睡。现在困了,你便做爷的软枕让爷抱着睡。”

“不是,你要枕头这都是,你别抱我!”姜榆作势抽了边上的枕头要塞给他,被这人一巴掌打掉,搂她搂的更紧。

“乖,别闹,爷真的困了……”

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回荡,逐渐减弱,最后只留下绵长的呼吸声。

姜榆一根手指戳他胳膊,“喂!喂?”

萧君澈动了下,没有回应。

这么快睡着了?

姜榆叹了口气,想到真有可能是自己弄伤了人家,便没再挣扎。抬手给这人盖好被子,由着他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