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不碰见他才是我三生有幸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581字
  • 2022-06-27 17:42:29

自出事到现在,已经过了三日。

出事之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岔路众多,分别通向不同的地方。按照最初的计划,萧景烨等人径直向前行,到最近的顺城包了一家客栈住下。

恒元帝派遣的“商队”日夜兼程地赶路,中途不休息,不过两日就追上了他们。

而萧景烨并不着急走,叫所有人整理好马车货物,到客栈暂住休整。

实际上,他这几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觉,很担心萧君澈和姜榆。

程泰传达给他皇上的旨意后就和红荛一块出去找人了,石恒也跟着去帮忙,只剩下他和残阳无所事事。

他是最想去找人的,奈何渊王不在,很多事都需要他来主持大局,被四个侍卫异口同声的拒绝了。

萧景烨趴在桌子上,一脸忧郁:“小阳阳……”

残阳拿糕点的手一哆嗦,闭了闭眼,不知道第多少次说这事:“爷,叫残阳。”

打第一天做他侍卫就这么叫他,说是因为他长的可爱。

你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明明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非得叫这么个娘里娘气的名字。

萧景烨“哦”了一声:“好的小阳阳。”

残阳:“……”

“你说四哥跟小美人儿会去哪儿呢,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吧,有师姐在能有什么事。”残阳一点都不担心,吃桌上点心吃的可香,“再说了,你手下的人那么厉害,肯定能早点找到他们的。”

后半句,他说的很随便。但要是细听细想,肯定能听出来他是在暗讽萧君轩。

那天萧景烨吩咐程泰时,说的很隐晦,只道叫人去找渊王二人。

前面都正常,只有那句话说的那么慢,一听就有问题。

叫人?

叫什么人?

无非就是当地官府或者烨王手下的人。

渊王失踪,非同小可。正处在与锟爍即将签订盟约时期,不可能惊动官府把这事闹大,自然就只能动自己手下的人。

军营中的士兵也不能用,剩下的只有私下养在府上的暗卫了。

他是年纪小,但他不傻,傻也只是在师姐面前,很多时候他可聪明着呢。

不就动用个暗卫,至于这样藏着掖着的说话嘛。

萧景烨像是没听懂残阳的话外之音,十分深沉地叹气,更加忧郁:“要是他们一直找不到四哥,签订盟约一事皇兄就让爷全权负责。听闻那锟爍首领长得人高马大,一脸络腮胡,脸上还有刀疤,满目凶相,十分可怖。爷怕到时候被吓出病来。”

“要是四哥在就好了,四哥什么都不怕,爷到时候只要跟着走个过场就好,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去玩。爷听闻锟爍人骑射技术十分了得,想去跟着切磋比试一番,顺带也能多学一些。”

“爷还听闻锟爍的食物都很好吃,想尝尝。”

“还有锟爍的酒,听说入口甘醇,回味无穷,丝毫没有辛辣之味,也很想试试。”

“特别是……”

接下来的时间,萧景烨滔滔不绝地讲述到了锟爍后自己想做的n多件事。

末了,说的累了,他喝了杯茶,趴回桌上,再次叹气:“四哥什么时候回来啊,爷想他了。”

已经无语至极的残阳:“……”

你这不是担心你四哥,你是担心你没得玩了。

难怪师姐老说你是个二货。

——

昏迷之中,姜榆隐隐约约听到脚步声,感觉自己在动,下意识以为是黑衣人追上了他们。

追上就追上吧,实在没力气打架了。

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醒过来,耳边是叮叮咚咚的水声。

眼前混沌渐渐散去,第一眼看见的是上方白纱帐后的竹顶。

身下铺了被褥,应是单层,有些硬。身上盖着的棉被很软,是耀眼的大红色,绣着两只戏水鸳鸯,像成亲的新人才会买的那种。

姜榆眉头蹙起,手一曲,要撑着坐起来。

就这一个动作,她做的无比艰难。

微微一起身,腰间传来的剧痛顺着脊梁直达头顶,仿佛是千千万万个人在腰上一人踩一脚,生生要给你踩断。

身子向后一动,扯得两腿也跟着动,左脚脚踝的胀痛感也愈发强烈。

至于撑床两只手上的伤以及他处的痛觉,跟这两处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起个身,姜榆疼的满头是汗,她咬紧牙关,硬挺着靠床壁坐。

双手跟脚踝的都已经用布带包扎好,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是套干净的中衣,她穿着有些大。

姜榆愣了一瞬,眉头蹙的更紧,立马找自己的剑和玉佩。

在床里侧看见它们时,皱着的眉才堪堪松了些。

她侧过头看,这里是个不大不小的竹屋,干净整洁。中间摆着一张竹桌和几个椅子,离床不远是梳妆台,边上是竹窗,用叉杆撑着,能看见外面落下的雨幕。

这是什么地方?

看这样子,他们是被救了。

那……萧无耻嘞?

脑袋里一堆问号,姜榆动了动,要下床出去看看。

门忽然开了。

姜榆第一时间本能握剑,眸色沉沉。

进来的是位捧着衣衫,打扮寻常的女子,面色和善。见她醒了,笑了笑:“姑娘可算是醒了。”

“你是谁?”

女子看她握剑,轻声道:“姑娘不必对我有敌意,夫家姓柳,与我相公是住在这山上的普通百姓,平日靠给人看病为生。几日前到山中采药,无意中发现了姑娘和的那位公子晕倒在山沟里,就跟相公一块把你们带回了家。”

原来还真是被人救了。

握剑的手松了些,姜榆问:“那位公子呢?他现在怎么样?”

“那位公子腹部伤口很深,又失血过多,本是性命垂危。可不知怎的,相公为他把脉时发现他虽脉象紊乱,体内却似乎是有一股力量在滋养着,才让他得以安全。相公已经用药为他处理好了伤处,现在已无大碍。只是公子似另有他疾,又淋了雨发高热,身体十分虚弱,尚未醒来。”

女子将衣衫放在床边,是姜榆自己的衣服,已经洗的干净,扶着她坐好,又道:“倒是姑娘你,身上大大小小刀伤擦伤可是不少,脚踝肿的老高,腰间又是那样大一片淤青,相公说要是再狠些怕是会伤了脊骨,而且……姑娘还在月事期,淋了这样大的雨,恐是会落下病根。”

这样一说,姜榆觉得小腹又是一阵阵的钝痛,想到自己被救回来时可能脏了裤子,有点尴尬:“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女子,自然是理解的。”女子又笑了下,“自己伤的这样重,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夫君的情况,果真是伉俪情深呢。”

姜榆正低头想事,闻言一愣:“……啥,啥?啥夫君?”

她啥时候有了夫君?

女子以为她是女儿家的害羞,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一副我懂的的样子:“新婚夫妻,感情定是好极的,说起来,我还从未见过你们二人这般容貌出众,长相如天仙一般的人儿,真真是太好看了。这样看来,也只有你们互相才能配得上对方了。”

尴尬的能用脚趾抠出一室两厅的某女:“……呵呵。”

互相配得上?

别,我可配不上这位爷。

别说她穿越之后根本没想过成亲嫁人这回事,就算想,也不可能是他!

她怕被气死。

“那个什么……”姜榆打断了女子喋喋不休的话,“他在哪儿?我,我去看看他。”

“那怎么行,姑娘的伤得好好养着,可是不能下床乱动的。”

姜榆摆摆手:“没事,我可以的。”

女子拗不过她,只能扶着她下床,“不过昏迷几天没见就这么着急,公子有你这样的妻子真是三生有幸。”

姜榆:“……”

不碰见这位祖宗才是我三生有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