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完,这回栽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69字
  • 2022-06-27 17:38:35

她冒雨出去砍了几根竹子,多余枝叶削掉。大致估摸着一个成年男子的高度,上下砍平,再用从石洞里找到的绳子捆在一起,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筏子。

金疮药只能消炎止血,治不了别的。萧景渊发烧,不知道是因为伤口感染还是身子着凉。无论是哪一个,都耽误不得,必须马上找大夫治疗。

用轻功,姜榆跑不动了。他伤重昏迷,也走不了。没办法,只能硬拖。

从天而降一个盖世英雄救人于水火之中这种烂俗桥段,只存在于各类电视剧小说里,姜榆从来不信,更不抱希望。

况且,能做英雄的,早就已经昏迷不醒了。

姜榆俯身,把萧景渊的一只手臂搭在肩膀上,掂量着力气,把人往起扶。

咕咚!

不出所料地,又像在红城破庙那次一样,没扶起来,还摔了个屁墩。

姜榆拍拍屁股站起来,胡乱抹了把脸,甩甩手,接着用同样的姿势扶人。

要不是顾及着他腹部的伤口深,弄不好就会扯开,她会直接拽着人就往竹筏上拖。

“娘的,长这么高,看着瘦,实际死沉死沉的,”

姜榆边骂边把人用绳子牢牢绑在竹筏上,怕他半路掉下去。绑的时候小心了,特意避开伤处。

扫了眼竹筏上那人儿,受重伤又淋雨,面色苍白如纸,不见血色。许是痛极,昏迷之中眉头也蹙的紧,桃花眼合着,睫毛浓密,长而卷,挂着不知是汗珠还是雨滴。若是那眼睁开,再加上这面容姿色,必然熠熠流光,生辉夺目。

有的人,哪怕身处险境,满身狼狈,姿容都超于寻常人。

姜榆把多出来的绳子在竹筏两边打了个死结,套在自己身上,试了下,还算结实:“要不是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才懒得救你,死不死跟我有个屁关系。”

自己走他不香吗?

连绵细雨,冷意更甚。

姜榆拖着竹筏,两手抓紧绳子,一点一点的往前走。

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对她跟哥哥特训,让年幼的他们每人拖着几十斤的轮胎日日跑步。

什么感觉?

一个字,巨沉!

“自从莫名其妙地成了你的侍卫,就没有一件好事。不是查这个案子就是查那个案子,遇见各种坏人糟心事。”姜榆拽着绳使劲往前走,额头青筋暴起,嘟囔嘟囔,“这回又被人追杀,伤成这个鬼样子,回去的路都找不着。”

“也不知道萧君轩那个二货能不能派人来找你。”

“他那个傻样,估计也注意不到我带你往哪边逃。”

“你就不能稍微再坚持一下,先不晕,告诉我东南西北怎么走,能找到个给你治伤的地方之后你再晕。”

“我路痴啊,不分方向的,现在也不知道走的是通往哪儿的道。”

“要是走丢了,你别怪我,我尽力了。”

“实在不行,也得想办法给你治伤。”

一向沉默寡言如她,不知怎的,自言自语说了好多。

“没被黑衣人打死,要被累死在这儿!”

不知道走了多远,姜榆实在走不动,松绳子喘口气。

常戴的手套在打斗时被划坏,不知掉掉在了何处。她练武玩刀,掌心手指上都有厚茧。绳子太过粗糙,且拉动竹筏用的力气很大,一拽一动,难免还是磨破了手。

掌心指腹都是摩擦出来的红痕血丝,一碰火辣辣的疼。姜榆皱了皱眉,接雨水搓搓手,往身上一蹭,套好绳子继续走。

石洞左右两侧都有路,出来的时候姜榆挑的右边,平坦,好走。

身上衣服湿了干,干了湿,现在是完全淋在雨里,姜榆都没心思管,咬牙坚持拉绳子。

“这回说什么都得找你哥多要几箱黄金。除了救你的奖赏,还要精神损失费,要很多!”

“你倒是在上边睡的香!醒着的时候折腾我,晕了也得折腾我!”

“老娘费劲巴力的救你,带你逃出来,现在还得拖着你这个死沉死沉的人走。”

“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烦死你个萧无耻。真想把你扒光了扔到山里去喂狼,让狼咬掉你的脸,看你还是不是南国第一美男。”

“……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弄死爷了?”

虚弱的话语声,断断续续,在这风雨交加的时刻几近不可闻。

可离他这么近的姜榆怎会听不见?

姜榆脚步一顿,扔了绳子去看那人,心中生喜浑然不知:“你醒了?”

沉重的眼皮掀开了一条缝:“不醒,等着你……给爷扒光喂、喂狼吗?”

姜榆微笑:“是啊,不知道你是死是活,正准备拉着你到荒郊野岭里扔掉。”

醒了就这么烦人!

“你……咳咳咳……”

话没说完,那人身子一顿,蓦然吐血。

“喂!喂!”

姜榆手忙脚乱地给他擦,可就像是止不住,越擦越多。

怎么办!

怎么办!

慌乱间,姜榆突然想到了之前那个怪老头给的盒子,说是危急时刻能救命。当时也没在意,随手一塞,放到了衣服里。

现在无比感激当时的不在意。

她忙把盒子拿出打开,里面是颗黑色的药丸。捏着萧景渊的脸颊两边,把它塞进去。

在他脖子上轻划几下,喉头一动,看药丸吞下去,姜榆把人扶正,起身套上绳子拉着走。

“你再坚持一下,我带你去找大夫。”

“别死,别死啊!”

尽管心中此刻无数只草泥马,无数次问候苍天怎么就给她安排了这么累死人的剧情,姜榆还是拼了命的加快脚步拖动竹筏。

上帝啊,你要是能听见我的祷告,能不能让雨停了,给我指个路?

哗——

雨势骤然加大,空中乌云集聚,电闪雷鸣。

已经被大雨浇的看不见路的某人:“……”

抬头望了望天,心里骂了句不可说的脏话。

雨之大,四周逐渐冒了白烟。天色渐晚,慢慢黑了下来。

可见度越来越差,姜榆走的艰难,没仔细看脚下的路。

以至于踩到石头,左脚一歪,听见清脆的嘎嘣声的时候,她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走的这路两边都是斜坡。

失去平衡,身子往一边倒,连带着那竹筏也跟着滑了下去。

天旋地转间,姜榆看见绑人的绳子开了,下意识的护住萧景渊。

滚到坡底,腰撞上了一块大石头,疼的她顿时眼冒金星。

失去意识前,姜榆脑子里只有两句话。

“妈的,身上好疼。”

“完,这回栽在这儿了。”

视线越发模糊,黑色逐渐蔓延。

她最后看见的,是身边的那抹白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