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穿越年年有,就她最特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22字
  • 2021-11-26 14:28:31

她拍了拍身上,摸到衣襟里的硬物。

万幸,残阳给的金疮药还在。

环境特殊,只能暂时简单处理。

姜榆打开瓶塞,把药往伤口上倒。

萧君澈身体猛然颤抖。

姜榆撕下衣摆,低头给他包扎。

伤处创面大且深,若不及时处理,很容易血尽而亡。

晕了比醒着好,醒了得掂量着力道,轻轻的,怕身娇肉贵的王爷疼出好歹。

晕了就不用啦,随便搞,声都没有一个。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姜榆手劲大,包扎的时候没控制力气,肯定得疼一疼。

有报仇的心没报仇的胆,最多也就让他在昏迷的时候遭点儿罪。

开玩笑,这可是南国最尊贵的王爷,要是出了事她可赔不起。

姜榆一直认为昏迷中的人是没感觉的。

直到她在伤口上缠最后一圈布条,头顶传来轻飘飘的声音:“缠的这么用力,打算痛死爷吗?”

姜榆手一顿,抬头。

哦,醒了。

她也不尴尬,低头接着缠,解释的很有道理:“缠的紧伤口才不会崩开,这是为了爷好。”

“歪理一堆。”

萧君澈是被腹部伤处生生疼醒的,醒了更疼,全身都疼,没有力气,“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

逃命都来不及,哪有时间在意往哪边跑的?

更何况,她路痴。

失血过多,萧君澈很虚弱,他笑了下,道,“带爷跑的这么慢,扣钱。”

姜榆:“……”

娘的,刚才就应该让人一刀扎死他!

她把衣摆绕伤口包好,十、分、轻、柔、地打了个结,微笑:“属下知错。”

萧君澈又是一声闷哼。

外部这一块算是个开放的岩洞,地势微凸,对面是片茂密的竹林,藏身在此不易被人发现。

姜榆从刚才待的石洞里找了些干草树枝出来,堆在离萧君澈很近的地方生火。

受重伤,又淋了雨,伤口处理的不是很好,她怕这人感染发烧。

她刚才纯是有地方就钻,有路就跑,方向不知,具体位置不知,现在在什么地方也不知。

要是这人再发烧晕过去,都不知道去哪儿给他找大夫。

暴雨之势,夹杂冷风,飘飘悠悠地吹。

姜榆数不清试了多少次,总算点着了火堆。

噼里啪啦。

分不清是雨水落地还是枯枝燃烧之声。

萧君澈靠着石壁,一身湿透的白衣除了泥点便是鲜红的血,瘆人的寒意不知何时蔓延开来。

他连睁眼的力气都快没了。

姜榆弄好火堆,一抬眼就看见那人儿把自己缩成一团。

她想了下,手里拿根木棍,坐他边上,开始扒人衣服。

迷糊中的萧君澈眉头皱起,想反抗也没力气,任着她摆布,偏了偏头,说话很费力,“做什么?”

“脱了离火近些烤,干得快。”姜榆才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三下五除二就把人上身扒的只剩件里衣,衣服放到木棍上伸到火边去靠,面无表情的嘟囔一句,“又不是没被我扒过。”

在红城破庙,还就剩件亵裤了呢。

怕他冷得受不了,姜榆坐的离他很近,把边上的风挡住,肩膀动了动,“爷若是累了,靠过来吧。”

“不用,爷没那么弱。”

姜榆:“……”

行,你最强,你最厉害!

咱也不知道谁现在脸白的像个鬼。

雨大,两人一时半会儿出不去。

姜榆一边烤衣服一边想该怎么找路。

渊王的伤耽误不得,得尽快找个医馆给他看病。

但,要往哪边走?

路痴的某人现在很愁。

“爷,您能不能……”

姜榆想问他能不能指个东南西北,她也好带他出去。

话还没说完,肩膀一沉。

刚才还说自己没那么弱的某男,晕了。

——

陵城。

皇宫。

恒元帝看完书信,两指捏了捏眉心。

半晌,守在殿门口的侍卫听见了瓷器碎裂的声音。

慕叶蓁带新做好的糕点过来,瞧见满地狼藉,挥挥手叫宫婢打扫干净。见恒元帝没被碎片伤到,放了心,“怎么了,什么事让你生这么大的气?”

他们相处,从不会用“陛下”“臣妾”等词,就如寻常夫妻一样说话。

恒元帝未言,把刚才的书信递给她。

粗略扫了一遍,慕叶蓁眸中略有惊愕之色,面上却未显露。不动声色地把书信放到小香炉里烧了,待宫婢离开,她才低声道,“老四失踪了?!”

“都是朕的错,朕就不应该让他去。他身子受不了折腾,现在又受伤,下落不明。万一出了什么事,叫朕如何向父皇母后他们交代!”

慕叶蓁握着他的手,轻声安慰,“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刚才看信中说姜榆姑娘也与老四在一起,她非寻常女子,机智聪慧,武功高强。有她在,老四暂时不会有危险。现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把人找回来,签订盟约耽误不得,接下来要怎么做还要等你来决断。”

短短时间,她已经想到了很多。

一朝皇后,又怎会是简单之人?

慕叶蓁的话倒是提醒了恒元帝,他想了一会儿,敲桌三下,屏风后出现一道黑影,“陛下。”

“告知烨王,朕会再派一直队伍以运送各类珠宝瓷器赠与锟爍之名前去与他汇合,让他不要惊动当地官员,继续向边关行进。命程泰红荛暗中加派人手寻找渊王,无论如何都要把人给朕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渊王失踪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若是被有心之人知晓,消息传到锟爍,会被认为是南国无心对待此次盟约,容易引起麻烦。

故而,他不能派人带兵去找。

程泰红荛手下的人,身份隐蔽,不易察觉,只有他们能担此任。

况且,丢的还是他们的主子。

黑影行礼,“遵命。”

瞬间,消失在屏风后。

慕叶蓁拍了拍依旧不安的恒元帝的手,“放心,不会有事的。”

恒元帝神色缓和些许,点了点头。

——

暴雨下了两三个时辰未停。

临近黄昏,才变成绵绵细雨。

姜榆花了好长时间把衣服从里到外烤干,又给他穿上,同时,最不想的事还是发生了。

渊王发烧了,烧的很厉害。

暴雨的天气很冷,这人一直在抖。

姜榆捂着他的手,不断的摩擦,哈气,试图传递些温度给他。

到最后,直接两臂一伸,把人搂住。

许是困境下互相依靠,平日里烦他烦得要死,可这种时候,姜榆很怕他出事。

萧君澈的体温越来越高。

望着外面灰蒙蒙的天,姜榆疯狂想骂娘。

穿越年年有,怎么就她最特别?

人家穿越都是遇见美男高官贵族各种搭救浪漫甜蜜蜜,是所有人都爱看的无敌甜剧。

就她死了穿越到这个地方,美男遇见了,比任何男主都帅都好看,贵族那更是了,可偏偏为啥不是被下毒就是被刺杀,一点好事都没有?!

别人都是英雄救美,就她美救英雄还没救明白!

她天生劳碌命咋的?

不能再继续等下去。姜榆想了想,轻轻地把萧君澈的脑袋移到石壁上靠着,起身往出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