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逃命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34字
  • 2022-06-27 17:31:30

世界忽然静了静。

“嗤”的一声轻响,刀刃入血肉。

黑衣人一刀扎进渊王左腹之下。

他自己的胸口同样被长剑穿透。

姜榆晚了一步。

就一步。

黑衣人像感觉不到痛似的,一手死死握住剑身,然后大喝一声,拿刀的手狠狠向下划。

左腹至右,从头至尾,斜向刀痕。

萧景渊闷哼一声,攥着刀,用劲拔出,甩开。

刀出瞬间,鲜血喷溅。

姜榆的眼也如这血一般红了。

嘴角的弧度再次扬起,她转动剑柄,向上一挑。

“啊——”

一声惨叫。

自胸口到手臂,完全与身体分离。伴着瀑布般的血,落地。

黑衣人双目发直,而后涣散。

长剑下落,稳稳入手,剑身横过,利落一闪。

啪!

头身分家,摔落在地。

血喷溅了姜榆的脸,加上那抹笑,越发显得诡异。

视线模糊,人影交叠,渊王晃了晃头,看的越发不清。

刺骨的冷意遍布全身,他咬牙,身子陡然一软,不受控制的向后倒。

“主子!!”

“四哥!!”

腰间忽然环上一股力道。许是顾及着腹上的伤,力气十分轻柔。

左臂被搭在一肩膀之上,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边上靠。

没摔,站住了。

此刻视线不清,可萧景渊就是知道身侧是何人,放心的卸了劲,不再强撑。

姜榆看着面前没再动的黑衣人,眼角的红不觉间爬到了瞳孔,眼尾染了血,深寒森森:“刺杀王爷,罪诛九族,幕后主使是谁?”

人多到杀不尽,没了一群,又来一群。仿佛是知道他们当众有武功好的,一般人不是对手,想用人海战术拖垮他们。

明显就是事先了解过,有针对性的计划。

“江湖规矩,收钱夺命!”

“噢,是吗?”姜榆扯了扯嘴角,抬眸,周身杀气凛冽,“那就看看夺的是谁的命!”

乌云似乎更加浓厚。

大雨滂沱,接连不断。

电闪雷鸣间,遮不住刀枪剑戟的碰撞与打斗声。

已然杀了数十人,姜榆依旧快得让人捉不住。

可若是细心些就能发现,她的动作慢了。

月事期还未过,身体跟精神反应不比平时。单独一人还好说,现下顾着渊王,既要躲开黑衣人的杀招,又要保证他不被伤到。

四下分神,姜榆吃不消。

黑衣人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

他们分成六个方向,分别去追杀程泰红荛等人与她和渊王,生生将他们驱散开来。

距离越来越远。

而此时的渊王,几近昏迷。

姜榆一刀砍了个头,咬牙看着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搂紧他的腰,拉着手臂,顺着面前杀出来的缺口往外冲,飞身而起。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打不完,她跑还不行!

——

程泰红荛等人杀光围堵的黑衣人,急匆匆赶回队伍所在之地。

满目狼藉,一地尸体,雨水混着鲜血流淌。

姜榆和萧景渊早就不见了踪影。

“小美人儿跟四哥呢?”萧景烨拿着弓箭跑回来,没看见他们,大喝,“人呢?人去哪儿了!”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低头不言。

萧景烨不傻,能看出来这些人就是来取四哥的命。

小美人儿虽武功高强,可毕竟身子不爽,四哥又受了伤。

万一被抓走了……

腮帮子咬的现形,右手几只长箭断成两截,萧君轩气的踹树。

“爷,冷静些。”残阳沉声道,“师姐武功高强,四爷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眼下最要紧的是想想解下来要怎么做。随行的官兵全部被杀,是剩下我们几个,自然是不能继续前行,是否应先找一处落脚之地,先将此事通知皇上,再想办法如何去寻师姐和四爷?”

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的心性已然成熟不少,现下十分平静。

一番话到时提醒了萧景烨,他深呼吸,压下心中的焦急与恐慌,正声开口道:“先去最近的城中找个客栈住下,爷修书一封,程泰红荛派人快马加鞭送到皇兄手中,另外,”他顿了顿,“叫人好好去找四哥他们的下落。”

后面这句话,萧景烨说的很慢。

像是在传达什么信息,别有用意。

程泰红荛会意,拱手行礼:“属下遵命——”

残阳笑了笑,记下了这回事。

——

暴雨滂沱,似有倾盆之势。

姜榆带着受伤的渊王奔于逃命,在树林与道路间四处穿梭。

轻功的好处,谁用谁知道。

以前看电视剧看小说觉得这是各位作者编剧大大夸大其词,写的胡编乱造,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现在,呵呵,真香了。

论轻功,她不抵残阳那般厉害,但对付后面这群人已然够用。

好吧。

那是她一个人的时候。

身边还有这么大个伤病患,姜榆着实有点做不到了。

要是这么一直跑下去,早晚被抓。

往后瞧了一眼,黑衣人被她甩开了一大段距离。

趁这个间隙,姜榆四处找能暂时藏身的的地方。

天无绝人之路,林子后的山涧里有个十分隐蔽的洞口。

姜榆挥剑,砍倒一堆树枝,侧身旋起,抬腿一提。

黑衣人没有防备,一下就倒了大片。

同时,姜榆带着人飞奔往山洞冲。

洞中黑暗狭窄,刚好够两个人藏下。

身边的人突然一声低哼。

姜榆眼皮一跳,赶紧捂住他的嘴。

乖,咱忍忍,等会儿再疼。

脚步声追来的很快。

“哎,刚才还看见人在这儿呢,怎么没了?”

“妈的,这婆娘下手是真狠,直接给老子胳膊打穿了!要不是上头有命令不能伤她,老子一定打死她!”

洞中的姜榆一愣。

有命令不能伤她?

派他们来的人认识她?

“得了吧,看她那样,我们谁是他的对手?”

“别废话,赶紧找。”其中一人高喝道,“找不到人,回去看你们怎么办!”

剩下的沉默一阵,齐声道:“是——”

脚步声好久才逐渐消失。

姜榆在洞里又待了一阵,确定人走了,才松了口气。

两只手忽感温热。

她感觉不好,小心的带人出去。

洞外是片天然形成的凹地,上有巨大的岩石壁,雨淋不着。

萧景渊已陷入昏迷,面上血色几乎褪尽,腹间白衣被染红的彻底。

姜榆抽出匕首,慢慢把伤处的衣服割开。

眉头紧锁,盯着看了看,脏话没忍住:“靠!”

从左至右,斜向刀痕,刀入肉很深。许是奔跑间扯动了伤处,上下有些撕裂,鲜血直流。

要再砍的深一点,上半身直接就被砍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