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疼晕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95字
  • 2022-06-28 15:39:33

晨间,清风徐徐,凉爽宜人。

队伍沿着官道一路前行。

不似昨日出发时那般炎热,现下的温度总算让人舒服了些。程泰红荛骑马并排走着,不时聊天说话。

红荛是个话痨,平常一出门嘴巴不会停的那种。今日倒是也说,只是跟以前比少了很多,说两句就回头看看。

程泰觉得奇怪,还以为她看见了形迹可疑之人的踪影,也跟着回头,看了半天没发现不对,道:“你老回头看什么?”

“看姜榆啊。”红荛说,“打出了客栈就感觉她不对劲,脸色很差,一直在出虚汗,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么一说,程泰也觉得不对:“会不会是感染了风寒身子不适?”

“应该吧,我也不知道,要不我们过去看……”

咚!

“姑娘?”

“姑娘!”

话还没说完,身后传来重重摔落的声音。

程泰二人对视,神色一凌,连忙下马跑过去。

——

队伍寻了一处树林休整歇息。

马车外,渊王和烨王等人都在等着。

好半天,残阳从车里出来,放好帘子。

“小美人儿怎么样了?”

刚才突然从马上摔下的这一幕,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

残阳道;“师姐睡眠不足,过度劳累,又因气血亏虚,滋补不佳。体内寒凉,故致淤血堆积,腹中绞痛难忍,才会晕倒。”

萧景烨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寒凉淤血的,能不能说点爷听懂的?”

身后的石恒扶额,上前一步,低声道:“爷,是女子的月事。”

月事……

萧景烨张了张嘴,脸上染了薄红:“那个……有没有办法止疼?”

管他什么事呢,反正让小美人儿难受就是不行!

“师姐这是老毛病,现在用了药,已经睡下了。但若是想要彻底根治,还需慢慢调养。毕竟,体寒,手脚冰凉等症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养好的。”

以前师姐也有月事疼晕过去的时候。

那时师父和大师姐都在,能把师姐照顾的可好。

现下,估摸着是太过劳累才会如此。

想着,残阳偷偷白了渊王一眼。

萧景渊眉头微蹙,侧身而立:“爷的马车给她,残阳和红荛照顾。”

“四哥跟我坐一辆车吗?”萧景烨探头,“要不我去照顾小美人儿吧,四哥去坐我的马车。”

萧景渊一眼没看他,冷淡淡地扔了俩字。

“不行!”

好吧。

萧景烨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跟上去。

——

姜榆一天都没醒。

躺在马车里,身子蜷成虾米,手捂着小腹,不住地冒冷汗。

额边的发早已浸湿,眉头皱的很深。许是疼得紧,偶尔会无意识的哼哼。

晚间,队伍到达另一城。

包下客栈,残阳把人抱进房间。

彼时,姜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虾子,身上被汗水浸透了大半。

残阳不方便给她处理,只能拜托红荛,自己跑去厨房给她煎药。

疼归疼,好在药还能吃下去。

红荛看她疼的这样子,很理解。

女子月事,真的很折磨人。

半夜,姜榆迷迷糊糊醒了一次。

她就觉得身上黏乎乎的很难受,自己爬起来到浴室里清洗了一遍。

又换了身干净的衣裳,肚子一阵绞痛,她扶着墙,缓慢躺回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小腹上传来阵阵热意。

似是有什么东西,隔着衣物在缓慢给她摩擦轻揉。

姜榆觉得舒服,侧过身,不由往那上方靠了靠。

脸边碰到了个冰凉的物件。

姜榆蹭了蹭,挨着那物件,满足的睡去。

耳边,只闻得一声轻叹。

次日。

姜榆醒的早。

躺在床上,脑子里在回想之前的事。

萧无耻睡着之后已经很晚了,她回到房间,头疼,肚子也疼,折腾一晚都没怎么睡,早上才发现自己亲戚到访。

在现代,姜榆挺怕这个的。

饶是经常锻炼,体质好,但也架不住体寒。一到日子,必定疼的死去活来。

哥哥带她去看中医,吃过很多中药调养,可还是一点用都没有,该疼还是疼。

每个月的这个时候,除去有任务,她大多都会在家里床上躺尸。

没办法,只能硬挺。

她以为死了穿越到古代,或许、可能就会不难么难受了。

好吧,是她想多了。

更重要的是,她记得自己貌似从马上摔下来了。

难怪额头破了一块,好疼。

红荛拿着药碗进来,见她醒了,放下心:“总算是醒了,感觉怎么样?还很疼吗?”

“还好。”姜榆撑着坐起来,脑袋还有些晕,“这是什么地方?”

“青州一家客栈,昨日因你病倒,走的慢了些,便在青州歇脚。”红荛把药晾凉递给她,“爷说了,要在青州多待一日,正好你也可以好好休息,等好些了再出发。”

姜榆一口喝了,满嘴苦味:“多谢照顾。”

昨日,清醒的时候不多,她记得是红荛一直在照顾她。

红荛笑笑:“不用谢,你早些好起来就好。”

主要,因为你这一病倒,有个人就不太好。

渊王这边。

起床,沐浴更衣,与萧君轩一同用了早饭。

萧景烨吃的有些心不在焉,直嚷嚷着一会儿要去看姜榆。

萧景渊安静吃饭,闻言微微抬眸。

程泰立马道:“姑娘已经醒了,用过药又睡了,红荛在陪着。残阳已经去给把过脉,说是好了很多。”

那人放了筷子:“爷又没问,你说这干什么?”

程泰:“……”

行吧,你没问。

你真没问!

“属下知错。”

“嗯,下次注意便是。”

程泰闭嘴不说话。

注意个啥?

下次要是不说,估计才是真得知错呢。

——

又是一日,姜榆没出房间,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偶尔醒着,残阳会过来陪她说说话,给她展示自己在城里买的新玩意儿,看见的趣事儿。自然也不忘了嘱咐她吃药,顺便也会带些好吃的过来。

整整两天,姜榆才从床上下来。

纵然身子不便,某女也毅然决然的去把自己洗得干净。

出汗黏糊糊,她不习惯也不喜欢。

早上,队伍打点行囊准备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