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老蛇精病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136字
  • 2022-06-27 13:28:20

姜榆带小女孩去了布庄。

挑了很多适合她穿的衣服,顺带拿回之前自己定做的。想了想,她把人带到了渊王府。

两个婆子盯着小女孩看了看,问姜榆:“这孩子是……”

某女从孙师傅那顺了杯冰茶下肚,擦擦嘴,理直气壮的回:“捡的。”

“有捡吃捡喝捡钱的,哪有随便捡孩子的?”蒋婆子不想理她,翻了个白眼,转头把小女孩拉到自己面前,眉眼温柔:“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姜榆:“……”

这变脸速度您要是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她把买好的衣服拿给两个婆子:我不会照顾小孩,您二位帮忙给洗个澡,收拾下呗。”

小姑娘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头发打结,穿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沈婆子拿过衣服,同样翻姜榆白眼:“还用你说!”

说着,低头对小女孩道:“婆婆带你去洗澡换干净衣服好不好?”

小女孩有点不适应,转头看姜榆。见她点了头,才敢跟着走。

洗过澡,两个婆子要去督促下人干活,姜榆带小女孩去吃饭。

怕她长时间不吃东西胃不适应,孙师傅准备的是清淡的粥和小菜。

女孩吃的慢,很小心翼翼,一直在看姜榆的脸色。

姜榆当没看见,在对面吃自己的。

饭后,她带人去睡午觉。

女孩躺在床上睡不着,大眼睛水润润,轻轻地问:“姐姐,你会扔了我吗?”

“我没有办法带你在身边,但我会给你找个能好好待你的人家。”

姜榆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这个问题。

女孩点点头。

“之前,是有人打你吗?”姜榆想到蒋婆子出来时偷偷告诉她这姑娘身上很多伤。

“有,他们关着我,打我,不给我吃,不让我见姐姐,昨天才放我出来。”

女孩年纪还小,逻辑并不清晰。

姜榆听了个大概意思,就是有人用她来威胁晴音,还虐待她。

这么说,晴音背后果然还是有人指使!

“那你知道你被关的地方在哪儿吗?”

女孩认真的想了想:“不知道,但是很黑,有狼叫。”

很黑,有狼。

姜榆记下这两点,给她盖上薄毯,“睡吧。”

——

隔日。

姜榆带小女孩去了曾经救过的爷孙家中。

上次的事情了了,姜榆叫残阳跟她一块去给老爷子看病,又开了药。休养好一阵子,如今身体总算是硬朗了不少。

爷孙俩在这大院中很是孤单,知姜榆欲把小女孩托于他来照顾,老爷子欣然答应。

一是多个人多份热闹,二是待他百年之后也有人与他这小孙子做个伴。

女孩开始有些拘谨,后来慢慢的在适应,逐渐也能与那小孙子一起走走闹闹。

怕她不习惯,姜榆决定近些日子多来这边几次。

刚巧老爷子家几间房都有些漏雨,她便主动出资给他们修缮房屋,自己也留下帮忙。

一干便是好几天。

这日晨,姜榆早早的来了王府。

这几天她一直这样,早上来转一圈,点个卯,然后去老爷子那边帮忙,到晚上直接回家。

没办法,早上林管家不来找她,就证明那个人没事,不会来折腾她。

由此可得,她这一天都是轻松休闲的。

不用被“奴役”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爽。

她如往常一样,走一圈,没人找,就往王府大门走。

刚要出后院,迎面碰上了程泰。

“你在这儿啊,我还找你呢。走,跟我走一趟。”

“干嘛?”

“皇上带着皇后娘娘来了,现在跟王爷荷花池那边呢,要见你。”

“见我干嘛?”

兄弟嫂子之间见面,为什么要加她一个侍卫?

程泰摆摆手,表示也不知道:“快走吧,一会儿陛下跟王爷他们等急了。”

说着就侧身给她让路。

程泰在左,姜榆在右,他一侧身,胳膊上的白纱布露了。

“你受伤了?”

“啊,小伤,没事。”程泰笑了下,不太自然,立马转移话题,“快走吧,快走吧。”

姜榆看了一眼,皱眉。

把晴音送到她面前的黑衣人应该也是伤的胳膊吧。

凉亭。

恒元帝三人围石桌而坐,正在说话,不时传出轻笑。

俊男美女一桌,远瞧着,煞是好看。

姜榆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嗯,非常养眼。

嗯,看见某人心情就不好。

跟着程泰走过去:“属下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参见王爷。”

“免礼,”恒元帝扔了手里的荔枝壳,把果肉放在慕叶蓁面前的碟子里,洗净手,“朕记得答应好的赏赐还没给,说吧,这次想要什么?”

“老样子吧,”姜榆挺随意,“别的没什么想要的。”

恒元帝笑,早就猜中了她的回答,跟慕叶蓁说:“皇后这回可看见了,这可是天下第一个几次三番明目张胆跟朕要钱的。”

慕叶蓁也被逗笑:“的确,是个漂亮又特别的姑娘。你好,我叫慕叶蓁,是老四的皇嫂。”

私下里,她也与恒元帝一样,称呼不是“本宫”,是我。

“属下姜榆,见过皇后娘娘。”

“不必多礼,私下随意些就好。我听老八说你厨艺很好,所以想着来跟你讨教讨教。”

皇后爱做菜这事人人皆知。

“讨教不敢,娘娘想知道什么问属下便是。”

姜榆回答的官方又礼貌,给人一种不太好接近的感觉。

站了半天,也不见说起正事,她开口问道:“不知皇上跟娘娘命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没有啊,是老四叫你来的。老四,你找她什么事?”

说完,还给他使了个眼色。

刚才清楚听见某皇帝让程泰去叫人的萧景渊:“……”

长指一曲,敲了敲石桌:“过来。”

姜榆走到他身边。

淡淡的花香顺着空气飞到鼻子里。

一手把桌上放在冰盘里的荔枝推到她面前:“剥。”

姜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让她剥掉荔枝壳。

什么鬼?

自己没长手啊!

见她还没动,某人轻声一笑,桃花眼里水光潋滟,慵懒又随性的调子,“怎么,想扣月俸?”

咬牙切齿的姜榆:“……”

mmp!

要不是钱很重要,要不是王府侍卫月俸多,她立马就上手撕了他!

微笑,再微笑,“属下遵命。”

拿起个荔枝,一点点开始剥壳。

吃吧,吃吧,多吃点。

吃死你个老蛇精病!

长的那么好看,一天天就知道折腾人!

恒元帝和慕皇后看着这一幕,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老四,怕是真对这姑娘有意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