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凶手落网,她一点都不高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57字
  • 2022-06-27 13:25:39

罪名已定,晴音五日后问斩。

同时,恒元帝修书一封,派人送达边关亲自交于锟爍首领之手,并在信中附上大理寺所记录整个案件的详细经过以及晴音的证词。也着重问询为何要派如此品行不端之人出使南国,是否无意议和。

言辞之中,指责之意甚明。

边关百姓的一场危机被轻松化解,还能反将锟爍一军,朝堂上下无不欢欣雀跃。

城郊住宅。

清晨,姜榆如往常一样练完功,收拾自己,和残阳一起吃早饭。

残阳默默地盯着她脸上两个大黑眼圈看了半天,小心地开口:“师姐,你又没睡好哦?”

好像从接了圣旨开始查这个案子开始,师姐睡眠就不怎么好了,房间里的灯常常一亮就是一夜。

现在凶手都抓到了,怎么还这样嘞?

姜榆看他一眼,夹了个包子给他,眉头皱着:“没事,吃你的饭。”

残阳缩了缩脖子,低头接着吃,不敢说话了。

听声音,貌似她情绪不太好。

再说恐怕得挨揍了。

渊王府。

姜榆来的晚了些。

跟孙师傅他们打过招呼,没什么事做,便自己去了后院。

趴在石桌上,姜榆长长的叹了口气。

从她正式查这个案子到抓住凶手,只用了不到八日的时间。

韩大人说,整个南国没有人比她查案速度更快,抓凶手更厉害。这次又解决了这么大的事,皇上定会好生嘉奖她。

其实她应该高兴得。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她总觉得,晴音莫名其妙被人送到她面前,又莫名其妙承认了是她杀的锟爍使臣。这背后,肯定还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如若不然,明明已经出宫,已经能逃命去,为何要突然回来?

她想了一个晚上,依旧没什么头绪。

烦死!

蒋沈两个婆子端着菜篮从这边经过,看见趴着的姜榆,脑袋一下一下的磕着胳膊,像魔怔了一样。

两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走过去。

“啪——”

听见声,姜榆慢悠悠的抬头。

两个婆子双手环胸,斜眼瞪她。

看见她脸上两个大黑眼圈,蒋婆子张了张嘴,气的直接一巴掌揍她:“死丫头,干什么!昨天熬夜做鬼去啦!”

姜榆被打的一晃,摸摸自己的脸:“没有,就是睡不着。”

两个婆子坐她边上:“杀人凶手不是已经抓到了吗,你还有什么睡不着的?”

“不知道,就是睡不着。”

“是不是最近太忙,病了?”沈婆子试了下她的额头温度,又试试自己的,“不热啊。”

姜榆被逗笑:“沈姨,我是不睡着,跟热不热有什么关系……”

“发高热肯定会难受,难受就睡不着啊!”沈婆子说的一本正经,可有道理的样子,又把菜篮子推她面前,“没病起来,干活择菜!”

姜榆:“……”

待遇差别要不要这么明显。

蒋婆子看了看她,边择菜边道:“年纪轻轻心思不要那么重,有多想的时间不如出去走走,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累了就回来睡一觉,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

她知道姜榆很厉害,有本事。可再怎么样,也还只是个孩子。经历了太多事情,难免会想的多一些。

姜榆择菜的手一顿,眉宇松了些:“知道了。”

“待会儿给你煮完安神汤,喝了去睡一觉,别搞得这副鬼样子出来吓人。”蒋婆子又拿了把菜出来,表情挺嫌弃的,“你睡不好不要紧,万一要是出来吓到王爷可就是你的错了。王爷尊贵,身子弱,你还在王爷身边伺候,他可禁不起这种吓。”

沈婆子十分赞同的点点头。

姜榆幽幽地看她们:“……”

还以为是关心她。

没想到重点还是那个萧无耻!

——

锟爍很快收到了恒元帝的亲笔书信。

在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立刻着人在部落内调查有关使臣的消息。

确认恒元帝所说属实,锟爍首领很快便再次派使臣出使,并附上书信一封。

信中表示,对于死去使臣所做之事他根本不知情,并对晴音所遭受的一切深表歉意,希望恒元帝能够对她酌情处理。同时也希望与南朝止戈熄伐,签订盟约,互帮互助,永无战争。

恒元帝向来以百姓安危为重,对于锟爍此次的建议,自是欣然接受。

至于晴音,虽情有可原,但她的举动威胁到了两国邦交,险些酿成大祸,罪无可恕,按律当诛,不会改变。

行刑的那天,姜榆到的很早。

她亲眼看着市集口的百姓越聚越多,亲眼看着晴音被装在囚车里游街,然后被押上刑台。

全程,晴音面上都带着笑,丝毫没有即将面对死亡的恐惧。

姜榆站在离刑台最近的地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

她昨夜去大理寺找了晴音一趟,带着做青藤所需的药材和工具,要晴音当着她的面炼制一遍。

晴音说她曾经学过一些机关跟毒药的制法,姜榆之前信,现在不信。

直觉告诉她,晴音不是最终的凶手,而是受人指使,或是替人顶罪。

她特意去城东丛林寻了药,想过来验证这一切。

只要不是,她一定想办法救人出去。

晴音那时正吃大理寺准备的断头饭。闻言笑了笑,放下筷子,淡淡地告诉她凶手究竟是谁不重要,她现在这样,已经回不去了。

一心求死之人,姜榆救不了,也没有办法救,只能作罢。

行刑前的半个时辰,监斩官容许家人来送晴音最后一程。

晴音跪着,没抬头。

她没有家人。

没过多久,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哭着跑上台。

很瘦,是真的瘦,脸颊凹陷,身上衣服脏兮兮,一看就是长时间营养不良。

晴音见到她,面露惊愕之色,忍不住哭了。

说了会儿话,喂晴音吃下最后一顿饭,半个时辰过去了。

那个小女孩被官府的人拉开。

手起刀落,头身分家,鲜血喷溅。

小女孩的眼睛被衙役蒙着,没有看见这么血腥的一幕。

等她再能看的时候,人都已经走了,晴音的尸体也被官府的人带走。

市集口变得空空荡荡。

姜榆还站在原位,面无表情。

晴音死了。

可该死的真是她吗?

半晌,姜榆觉得衣摆被人揪住,晃了晃。

她低头看,是刚才跟晴音说话的小姑娘。

小姑娘个子还没过她的腿,哭的眼睛红红,哆哆嗦嗦的:“姐姐、姐姐…叫我来…来找你,她说,你是…你是好人。”

姜榆一愣,想起她们两个说话的时候总会看向她,还有晴音昨晚的话。

“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找到我的妹妹,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摸摸小女孩的头,张开手,轻声道:“走,跟我回家吧。”

小女孩怯生生的把手搭上,一步一步跟她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