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天上掉的你信吗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68字
  • 2021-11-01 12:35:26

查一个人比查多个省事的多。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派出去的捕快就带回了晴音的宫籍。

姜榆一页一页的翻。

晴音是皇后的贴身宫女,年芳十八,父亲是锟爍人,母亲是中原人,在她八岁时因病去世。后迫于生计,卖身入宫为婢。

进宫第七年,因做事麻利,为人机灵,被选入皇后宫中伺候。不到半年,升为掌事大宫女。

宫籍记录的没什么异常。

姜榆的视线定在了她父亲是锟爍人上。

青藤也来自锟爍。

“晴音的户籍是在陵城吗?”

韩大人摇头,“下官之前听记录宫籍的大人说过,晴音入宫前一家生活在锟爍,户籍应当也是在锟爍的。”

姜榆慢条斯理的把宫籍合上,“派人在宫中调查时她是怎么说的?”

“当时她不在宫里,皇后娘娘说她有急事出宫了。”

“出宫多久了?”

韩大人想了想,“约莫,也得有两三日了吧。”

皇后娘娘说的时候已经出宫快两日了。

“再派人打听一下关于晴音的消息,找到就抓人吧。”

“啊?”韩大人持续懵,“抓、抓晴音做什么?”

姜榆看了韩大人一眼,想起来自己还什么都没告诉他,斟酌一下,道,“她可能是凶手。”

两三日前,正是韩大人刚结束大面积排查准备在宫里继续调查的日子。

本来只是怀疑,但今天听韩大人这么一说,再加上阿德莱之前告诉她的。

晴音嫌疑最大。

看来果然是上钩了。

仍在蒙圈中的韩大人半天才反应过来,激动不已,连忙道:“下官马上派人去办!”

姜榆单手撑着头,情绪看着更好了些,半眯着眼,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

晚上。

天德客栈。

二楼雅间。

一女子身色慌张的站到门口,左右环顾无人,推门进去。

珠帘后,是一道黑色的身影。

女子开口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到底何时送我出城?”

她自从知道皇上任命的那位钦差大臣开始大面积排查之后就感觉不好,想尽办法才能出宫来。

这次就没打算再回去。

那身影淡淡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你的任务尚未完成。”

“你还要我做什么?”

“去大理寺承认你做的事。”

女子害怕地往后退了退,“你疯了?!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是她引起了两国矛盾,为化解干戈,皇上一定会用她来给锟爍一个交待。

就算不是这样,杀人偿命,也是要死的。

明明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那又如何?”帘后的身影笑了笑,“从你和我谈交易那天开始,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别忘了,你妹妹还在我的手上。”

说到妹妹,女子明显迟疑了。

她父母早逝,妹妹是她唯一的亲人。

妹妹还那么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像她一样。

想到这儿,她双手攥拳,似乎像是下定了决心,“请你说到做到,好好照顾我妹妹。”

“这是自然。”

说完,女子关门离去。

珠帘后,另一道身影低声问道,“主子,您本来不是打算让这次的事情变成无头悬案吗?怎么突然……”

“没什么,突然觉得没意思了而已。”那人叹了口气,有些乏,“累了,回去吧。”

“是。”

——

不出两个时辰,抓捕晴音的告示就张贴在了城中。

韩大人派出的捕快到宫里向人打听消息,确实有人看见晴音在国宴当晚出现在使臣住的别院附近。

出于礼节,他先去告知了皇后娘娘。

恒元帝正在清风殿用膳。

听韩大人说完,慕皇后没说什么,只问了一句,“是不是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

这个说实话韩大人也不知道。

但姜榆既然让他这么做了,肯定是有所发现,便低声道:“是。”

“那就去抓,无需在意本宫这边。”慕皇后给恒元帝添菜,“早些抓住凶手也能早点平息我朝与锟爍一部之间的矛盾。”

后宫女子不得干政,是古往今来的规矩。

慕皇后也是一样,她不好奇这些事,但恒元帝每次来的时候多多少少会跟她提到一点。

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自然也是担心会不会因为此事导致百姓遭殃,引起不必要的战争。、

至于恒元帝,一听韩大人要抓人,高兴的连饭都吃不下了。

哪还管抓的具体是谁,是凶手就行。

还特地从禁卫军里拨了人给他,一再重复,务必将人抓到。

韩大人领命。

大理寺和宫中忙成一片。

而姜榆这边,十分悠闲。

凶手已经浮出水面,案件的所有证据也已然掌握,她没什么事可做了。

在街角吃了碗面,姜榆慢悠悠的往家里走。

又忙了一天,有点累。

刚刚黄昏,时间不太晚,路上行人匆匆。

因为之前做过的事,陵城百姓都认识她,见了她都会打招呼,叫一声“钦差大人”。

声音里充满了感激。

姜榆一一颔首示意。

走过两条街,人少了些。

姜榆松了口气,不紧不慢的走着。

也就几步路的距离,她忽然察觉到了不对。

眸色一凌,侧身闪开。

“咚——”

从天而降了什么东西。

姜榆来不及看,皱眉抬头。

房顶上,有人影窜过,速度很快。

她当即掏出飞刀扔过去。

人影未停,从房梁跳下,消失在了墙后。

姜榆没去追,感觉这人影不像是坏人。

她走过去看刚才从天上掉下来的不知名物。

用一麻袋套着,看起来像是个人。

姜榆打开扎着的麻袋口,往下拉。

露出一张白净的脸。

是个女孩。

这怎么还天上掉下个人来?

姜榆有点摸不着头脑。

她给这姑娘解开绳子,扶她到路边坐下。

看她的穿着,应该是哪家小姐被人拐走,等人醒了帮忙送回家就是。

不到半个时辰,人慢慢苏醒。

姜榆问她,“姓甚名谁,家住何处?”

女孩十分平静,淡淡开口,“我叫晴音,宫里的下人。”

姜榆愣了一下,然后什么也没说,又把绳子给她捆上。

——

大理寺。

看着被关进监牢的晴音,韩大人再一次懵,“姑娘怎么抓到人的?”

姜榆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慢悠悠地回,“天上掉下来的你信吗?”

韩大人:“……”

他不信。

但他不敢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