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模拟成功,出宫的晴音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29字
  • 2022-06-27 13:18:47

皇宫别院。

姜榆很快就弄好了模拟杀人装置。

渊王的话给了她很多启发。

从房顶布线到屋内,再通过断线的纸鸢割断启动开关,杀人之法即可成功。

这两天她一直在继续不断改善装置,最后只留下了现在这一种。

装置完成,姜榆到院子里拿起纸鸢,在上面绑了一个不大的飞刀。

刀刃向下。

而后,她叫侍卫把纸鸢放飞,自己用轻功跳到房间对面的凉亭上,再割断绳子。

纸鸢径直朝房顶飞去,速度很快。

侍卫们都在下面盯着房间里,眼睛一眨不眨。

吊在房梁上的布偶头身分离时,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明明就好好吊着呢,咋就断了?

姜榆从凉亭顶上下来,看他们这个表情,估计是成了。

侍卫们都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其中一个开口问,因为紧张,说话有点磕巴:“姜姑娘,这…您、您是如何…如何做的?”

姜榆不怎么爱笑,话少,气场强,平时看着挺吓人的。再加上之前她一个人单打独斗干出那些事,外面把她传的挺神的。

总结起来就这么几个字。

恐怖,不好惹,避而远之。

守这里的侍卫一开始很怕她。

可通过这阵子的观察,他们觉得姜榆并没有别人传的那么吓人。

她不介意他们去看她在做的事,偶尔还会麻烦他们去帮忙。

看着挺好相处的。

这才慢慢敢跟她说话。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跟她说话就下意识的紧张,不受控制的紧张。

姜榆没回答,先去房顶把割断线,下来的时候顺手捡起纸鸢。拿走飞刀,把线绑在纸鸢上,想了想才说:“不急,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倒不是她爱卖关子。

只是这凶案涉及的是两个国家的事,稍有不慎就会引起战争。

故而,她还是谨慎一些好。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什么都不能说。

最重要的一点,她怀疑凶手是宫里的人。

南国皇宫守卫极其森严,除非是皇上特批或身份特殊,入宫都要经过多重排查,再三确认无异后才可入内。

以至于每日早朝百官都要早些来。

宫内不但有平常的地面巡逻,御林军和禁卫军还会挑出部分轻功较好的兵待在暗处,以防心怀叵测之人用轻功悄无声息的进入皇宫。

所以,外人乔装进宫杀人下毒的一说排除。

之前让韩大人去大面积排查与使臣接触过的人只是个幌子,主要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事慌乱而采取什么行动。

在宫内排查,更是在逐步给凶手压力。

看她到底何时忍不住露出马脚。

侍卫们听她这么说,也就没再多问。

姜榆收拾好东西,又补充了一句:“抓到凶手之后会先把她带到这里来,你们到时候就能知道完整的过程。”

刚才这几个人脸上失望的表情不要太明显。

听到这话,侍卫们行礼,情绪好了很多,“多谢姑娘。”

“好说好说。”姜榆摆摆手,“今天看见的要保密。”

“那是自然。”侍卫们笑着回应。

——

韩大人这边,仍然加派人手对皇宫中有可能的人进行排查。

虽事关两国之间的关系,韩大人在正式排查前还是先请示了恒元帝。

毕竟这是皇上的皇宫,带兵彻查,还如此兴师动众,总得征得皇上同意。

韩大人以为恒元帝会不答应。

而恒元帝最开始听他说完,面色上的确不太好看。

韩大人在下面站了半天,又补充了一句“姜榆……”

实际上他是想说是姜榆让他这么做的。

要是还不同意,就说姜姑娘办案很有方法,一定不会错的等等……

总之就那么一会儿功夫想了好多说词。

但情况有点出乎意料。

他话还没说完,恒元帝一听“姜榆”俩字,立马点头。

一点迟疑都没有。

还让他随便查随便找,发现可疑之人就抓,无论是谁,无需上报。

韩大人愣了一下。

随即十分郁闷的退下了。

宫中排查进展的有些慢。

锟爍使臣主要待在皇宫内,来来回回去了好多地方,见的人也不少。从宫女到大臣,得一个个的细问。

就算是重点排查下人里放风筝或者是在别院出现过的,也是个比较麻烦的事。

再加上大理寺人手有限,调查起来着实费时间。

尚大人从被皇帝训斥一顿之后再没露过脸,自然是不会帮忙的。

恒元帝知道之后,又骂了他一顿,还罚了他。

韩大人不在意这事,现下日日忙的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那还有心思去看别人?

查了一日多,名单上的人数过半。

这天下午,查到了清风殿。

清风殿是皇后的住所,本来正宫娘娘是要住万福宫的。但皇后嫌那里太大,空的慌,宫中又无其他嫔妃,就搬来了相对小些的清风殿住着。

前朝大臣不得出入后宫,为此韩大人又去找了趟皇上。

恒元帝刚好要去找皇后,便跟着一起来。

盘问皇后娘娘,韩大人没这个胆子,主要是来问这里的宫女太监。

全都问完花了一个多时辰。

唯独缺了一个。

掌事宫女晴音。

慕叶蓁正和恒元帝下棋,闻言和韩大人解释了一下,还是之前的说词:“晴音有事出宫,跟本宫说过的。”

想了想,又说了一句:“国宴时她一直待在本宫身边,哪儿都没去,不会是她。”

主仆多年,晴音的为人她了解。

韩大人低头称是。

心里默默记下此事。

晚间,韩大人满身疲惫的回到大理寺。

姜榆等了他一阵,回来之前一直坐在椅子上打瞌睡。

韩大人把记录的本簿放到她桌上,自己坐一边捶腿。

姜榆随手拿起一本翻开看。

她看东西快,一目十行,一本很快看完。

韩大人休息的差不多,跟她说起了晴音的事。

姜榆手停了下,抬头,眼里有淡淡的笑意:“她出宫好几天一直没回来?”

“是。”韩大人有点懵。

看她这表情,是高兴?

晴音不回来她为什么高兴?

姜榆放了手中的本簿,站起来伸个懒腰,“查晴音,详查。”

懵逼的韩大人:“……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