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别和王爷扯上关系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668字
  • 2022-06-20 22:09:33

城外竹林。

一辆褐色马车停在那里。

救姜榆的那名男子站于车前,拱手行礼道:“属下已按照您的吩咐将她救出,她似乎并没有怀疑。”

“是吗?”车内之人声音淡淡,“你手中的剑,她没看吗?”

男子想到了那个眼神,尴尬的开口:“她……确实看了,眼中有探究之意。怪属下办事不利,临行之前忘记更换佩剑。”

他的剑是花费重金打造而成,从剑身到剑鞘再到剑柄都绝非凡物,不是一介山野猎户所能拥有的。

他换上了粗布麻衣,唯独忘记把手里的剑换了。

“无碍,事情办好便可。”

“属下不解,王爷查到藏尸之地为何不派人告诉烨王殿下,反倒是叫属下引那女子前去?”

车内安静了一阵,半晌才有声音传出,“八弟年幼,心智尚未成熟。若是直接告知于他,他定会将尸体带回陵城向朝廷禀报,届时必然引起骚乱。而那女子,是唯一能够妥善处理此事之人。”

“万一引起她的怀疑怎么办?”

“或许,她已经怀疑了。”那人嗓音低沉,像是染了笑意,“这女子,并非常人。”

这话站于车前的男子是信的。

仅是通过与百姓交流就能猜出徐洪元并非正常死亡,且与其子徐昌必有关联。而后更是用计引出幕后之人,现如今又毁了西域人的藏尸地,基本上都是单打独斗。

若是寻常女子,又有谁能做到呢?

“走吧,是时候该回去了。”

“是。”

男子坐上马车,挥动缰绳,马蹄踏起,向远处跑去。

——

七日后。

朝廷派人送来圣旨,徐昌勾结外族,毒害百姓,罪无可恕,当即斩首示众。其余同党,一律同罪处理。

徐昌行刑那天,姜榆跟着百姓一同去看了。

他跪在刑台上,穿着囚衣,披头散发,双目浑浊,一身污秽,早已不复往日翩翩公子的形象。口中念念有词,似是疯魔一般。

百姓们围在一起,用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他,拿身边可以扔的东西砸向他。鸡蛋,蔬菜,甚至是石头,仿佛这样才能解他们心头之恨。

午时三刻一到,处斩令下。刽子手照例喝了口酒,喷在自己的刀上,而后手起刀落,数个人头落地。

至此,红城瘟疫一事彻底落下帷幕。

姜榆想,若是徐洪元能够对徐杨氏多一些关心,而徐昌能够对他的父亲多一些理解,没有听信奸佞之人的挑唆,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他们一家还是能够好好的生活,而这些百姓也不会因此丢了性命。

人世间的是是非非,当真是理不清道不明。

她拍拍脑袋,不在乱想,独自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经过残阳的治疗,百姓们已经逐渐康复,那些恢复较快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主动配合官兵加入到重建家园的队伍中来。清扫街道,修缮房屋,寂静的红城终于有了声响。

死亡气息消散,阳光笼罩,一切都在慢慢恢复。

之后的几日,朝廷接连送来金钱物资以作赈灾之用,新任城主也已到达。

是徐洪元常年在边关镇守的嫡长子徐义。

他本应与徐昌同罪论处,但皇上考虑到他在外带兵打仗守卫边关多年有功,就免去死罪,贬为红城城主,永世不得再入陵城。

新任城主一到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当众向请罪,而后深入人群之中了解他们所思所需。紧接着就是开仓放粮,根据每家每户受损情况分发相应的银两助他们重建房屋。

手段雷霆,干净利落。

姜榆观察了他好一阵子,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她本以为新城主会因为她害徐氏一族尽数被灭而对她颇有怨恨,没想到反而是对她敬重有加,还经常找她比武切磋。

许是身为武将的原因,新城主性格豪爽,有一说一,直来直去,从不因小事埋怨于人。

老管家说,这新城主像极了逝去的老爷,性情耿直,体恤百姓,日后定会是个爱民如子的好城主。

姜榆赞同的点点头。

有个好城主,是百姓们的福分。

眼见红城的一切事宜逐渐走向正轨,烨王便不再继续留下,休整两日后就要返回陵城。

天气晴朗,宜出行。

新任城主徐义跟姜榆残阳二人带着百姓来为烨王送行。

长长的皇家队伍行至门外,本该走在最前面的烨王殿下却落在了最后。他牵着马,神情落寞,再一次开口问道:“小美人儿,你真的不跟本王回陵城吗?”

姜榆摇摇头。

“陵城特别特别大,有很多这里没有的好吃的好玩的。”萧景烨比了一个夸张的手势,“确定不要考虑一下吗?”

姜榆还是摇头。

萧景烨鼓着脸,不死心的继续说:“本王已经派人把你在陵城做的事情传回陵城告诉皇兄了。皇兄肯定会给你很多奖赏,比本王给你的多好多好多好多倍。”

相处了几日,他发现这个小美人儿喜欢钱。

很喜欢很喜欢那种。

就不信这个理由还诱惑不了她!

姜榆皱了下眉,随即笑笑,伸手捏捏他的脸,“我暂时不需要什么赏赐,你已经给了我很多钱了。快点回去吧,若是有缘,自会再见。”

随行的官兵太医都瞪大了双眼。

他们看见了什么?

这女子捏了王爷的脸?!

这可是大不敬啊!

他们王爷可是最不喜欢女子触碰的啊!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烨王不仅没生气,脸上还泛了红,开心地问:“你的意思是,我们还会再见的对吗?”

“嗯……对。”姜榆打趣道,“到时我们去陵城找王爷,还请王爷不要嫌弃我们啊!”

萧景烨翻身上马,“怎么会?本王欢迎还来不及。对了,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啊?认识这么久本王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叫我阿九就好。”

“阿九,阿九。”萧景烨默念两遍,“本王记住了,阿九,本王在陵城等着你。”

说完,他勒紧缰绳,挥动马鞭,骑马离去。

“恭送烨王殿下——”

回去的路上,残阳不解地问:“师姐,我们早晚都是要去陵城的,为什么不和烨王一起回去?既能保证安全,又能免了很多麻烦,何乐不为呢?”

“南国边塞各处守卫一向森严,西域人能够如此轻易潜入中原毒害百姓,就证明朝廷中必有内应。”姜榆顺手帮一位老人扶起倒下的桌子,接着说道,“烨王既然已经把我帮他的事情上报朝廷,相信其他人很快就会知晓。如此重要的藏尸点被毁,背后之人定然会有所报复。我们要是跟他回陵城,他的安全会受到威胁。他自己回去就不一样了,他是尊贵的王爷,是皇上的亲弟弟,皇上自会护他周全。而且皇宫有重兵把守,层层护卫,他们就算是想报复也不方便下手。烨王也算帮过我们,我们不能害他。”

残阳听的云里雾里,大概听懂了她的意思,不由得拍手鼓掌,“师姐,你太厉害了,你怎么想到这么多的?”

“因为你师姐聪明啊。”姜榆摸摸他的头,笑着回答。

沉默了一会儿,姜榆神情严肃地开口:“记住师姐的话,以后不要跟任何王爷或者朝廷官员扯上关系。”

残阳不明所以,“刚才不是还和烨王……”

他顿了下,没继续说完,而是问她,“这话师父也说过,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记住就好。等我们手刃杀害师父的仇人后,师姐就带你云游四海,看遍天下美景,吃尽各种山珍海味,顺带再给你讨个媳妇可好?”

她在警局闲着的时候看过各种类型的很多小说。

古代的故事里大多数讲的都是普通女子和王爷相遇,经历很多事情后相爱,然后就是遭奸人陷害,各种离奇的苦难和波折也会接踵而至。

轻则伤人伤己,重则家破人亡。

穿越重生一世,姜榆只有残阳一个亲人。她不想要什么浪漫甜蜜的爱情,也不想要什么人人渴望的名利,唯独只想守着身边这个小孩子,让他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不再受到任何威胁。

她不允许,也绝对不会让能够伤害到他们的事情发生。

因此,一定要远离这些人。

这样的话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不会在他们身上出现。

残阳嘟嘴,拉着姜榆的胳膊撒娇,“我才不找媳妇儿呢,我就要粘着师姐,跟在师姐身边,一辈子都不离开。”

“好好好,师姐永远陪着你。”

残阳蹦蹦跳跳的,活像个几岁的孩童。

姜榆在后面瞧着,嘴角微微上扬。

——

陵城,皇宫。

清风苑内,一众侍婢正伺候恒元帝萧君扬褪去金色龙纹蟒袍,摘下十二旒冕冠,换上普通的便衣。

内务府总管太监杜明在一旁看着,打心眼儿里觉得他们的皇帝长的真是好看。

皇族萧家三子,容貌一个赛一个的出众。尤其是老四萧景渊,白衣胜雪,清新俊逸,那张脸连女子见了都要嫉妒三分。

纵观南国,怕是再也找不出比他还要好看的人。

恒元帝虽不及他那般样貌出众,但他饱读诗书,有雄才大略。登基不过八年,天下平定,百姓安居乐业,民间都赞他是个有治国安邦之能的明君。

哦,还有一位。

若是那位要健健康康的,估摸着现在应当是个更加俊秀的公子。

可惜……

唉,不提也罢。

正想着,守门的小太监进门来报:“启禀皇上,烨王殿下在门外求见。”

“哦?回来的这么快?”恒元帝转过身,“快宣。”

“宣烨王觐见——”

萧景烨快抖抖身上的灰尘,快步进殿,向恒元帝行大礼:“臣弟参见陛下。”

“八弟无须多礼。”恒元帝将他扶起来,故意用生气的语气说道:“朕早就说过你我兄弟之间不用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八弟是不把朕的话放在心上吗?”

“不不不,臣弟不敢,”萧景烨连忙摆手,“臣弟这不是赶路着急,忘了嘛。”

“朕又没催你,你大可慢慢赶回来。怎么走的如此着急,还弄得这么脏?”恒元帝被他一身灰头土脸的模样逗笑,倒了杯茶给他。

萧景烨一饮而尽,用手抹掉嘴边的水渍,“回皇兄的话,本来是不着急回来的。但是只要一想到在红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臣弟就想赶紧回来讲给皇兄跟四哥听。于是就快马加鞭的往回赶,中途换马不停歇,七天的路臣弟四天就到了。”

恒元帝大笑不止,拿出块帕子给他,“被你这么一说朕对你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也越发好奇。正好朕也要去老四府上,你就跟朕一同前往吧。”

萧景烨有点摸不着头脑。

皇兄干嘛给他帕子?

还有,他笑什么呢?

杜明是个有眼力见儿的,他指指自己左边的脸颊,又指了指王爷的脸,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萧景烨用帕子擦了下脸,见到上边的黑渍,同样也笑了。

赶路太着急,什么时候脸这么脏都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