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青藤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690字
  • 2022-06-27 15:28:07

阿德莱一顿,低头,拿起另外一只烧鸡接着啃:“除了面见南皇就是待着,哪见过什么人?”

姜榆注意到了他飘忽不定的眼神。

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除了国宴和在城中观赏外,使臣是否还单独见过什么人?”

“事关凶案真相,若有隐瞒,怕是你承担不起!”

宫中有专门接待锟爍来使的官员,但他们不可能一直守在使臣身边。

若使臣私下单独出去见了什么人或者去了什么地方,韩大人不一定能查到。

阿德莱是锟爍一部的随行侍从,同样也是使臣的贴身护卫,不离左右,必然知道些什么。

但看他这态度,像是铁了心要故意隐瞒。

阿德莱吃烧鸡的动作停了停,抬头,瞪大眼,佯作凶相,声音抬高:“说了没有就没有,你在这里吓唬谁呢?啊!”

欲盖弥彰。

姜榆闭了闭眼,手伸向靴筒。

随后,屋里只听得“叮咣当”的巨响。

就三声。

一声,桌子被掀翻在地。

一声,碗碟掉落,砸在地上。

最后一声,刚还在吃烧鸡的人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阿德莱盯着距自己眼珠不过毫厘的飞刀尖,浑身抖个不停。

太……太快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摔到地上的。

姜榆一腿曲起,膝盖压着阿德莱胸膛,一腿半跪在地上,俯身,飞刀的距离又近了些,眸光森然:“说,还是不说?”

一共五个字,她说的很慢。

阿德莱却感受到了莫名的压迫感。

汗毛炸起。

他哆哆嗦嗦的想往后退,身上像压了一座大山似的,怎么都动不了。

飞刀刀尖,离眼珠似乎又近了。

阿德莱张了张嘴,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淌:“我、我说、我说……”

姜榆收了飞刀,起身。

阿德莱在地上坐了半天都没缓过来。

抹了把脸,他开口,声音有些发抖:“我只跟你一个人说。”

这件事,说出来不太光彩。

姜榆回身看了眼萧君轩他们:“先出去。”

萧君轩还在怔愣中,闻言,“啊”了一声,对躲在一边不敢出声的宫女们挥挥手,带着她们一块出去。

房门被关上。

宫女们如蒙大赦,向烨王行礼后,赶忙离开。

直到走出离这别院好远,她们才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那使臣随从长得太吓人了”一宫女对身边人道,“还有吃饭的样子,真是太没规矩了!”

另一宫女没回答她,眼神放空,若有所思的。

她在这人眼前挥挥手,“你想什么呢?”

“啊,就……”身边的宫女回神,“就那个很好看的姑娘,是怎么把使臣随从摔倒,还能把他压住的?”

阿德莱魁梧壮硕,比寻常的中原男子要高上两个头还不止。胃口极好,力大如牛。

那个姑娘,虽也生的高挑,却十分纤瘦。跟阿德莱比,双腿还没人家胳膊粗。

可刚刚,阿德莱就是让她给摔了。

还怎么都起不来。

最初说话的宫女也沉默了。

是啊。

她怎么做到的呢?

领头的大宫女听见她们说的话,拍拍两人肩膀,一脸平静,“不用奇怪,那女子是皇上亲封的钦差大臣,就是查明冯海一案又几次三番救了满城百姓的那位。”

两个宫女很惊讶,“我们还一直以为钦差大臣是个男子,没想到是位如此年轻漂亮的姑娘。”

那……

把阿德莱摔了这事就更让她们惊呆了。

半个时辰后。

姜榆从房间里走出。

萧景烨他们站的有点远,只能看见阿德莱站在门口跟她在说着些什么。

末了,还十分恭敬的目送姜榆离开。

“小美人儿跟他说了什么?”

一向气焰嚣张的阿德莱能露出那副表情。

姜跟着他们走,眉眼垂着,在想事。闻言,抬头,很随意的说了三个字。

“说你傻。”

萧景烨:“……”

要不是打不过你,真想现在就打你一顿。

——

姜榆与萧景烨等人在宫门口分别。

她先回了趟家。

一进家门,直奔炼药房。

姜滚滚在她回来之前已经在院子里玩了好久,累了,正坐树下凉快地方歇着,“哈哈”地吐舌头。

两脚之间还躺着个布球,一只厚实的爪子放在上面。

他最近长大了不少,越发爱四处跑跳。姜榆有天没事待着的时候,给他做了个玩具。

准确来说,是第五个。

之前的全被咬坏了。

姜滚滚歪头看着窗子里有条不紊忙碌着的姜榆,大眼睛忽闪忽闪。

不懂她在干什么。

没一会儿,他收回爪子,要换一只。

球没稳住,往前滑了一下。

姜滚滚伸爪子要把它够回来。

爪子不够长,就碰到了个边边。

球又往前跑了。

“汪!”

姜滚滚龇牙,很生气,站起来叼起球各种甩着玩。

炼药房。

姜榆熟练地调好试毒药液,随后将从尸体上割下来的肉放入其中,静待。

药液试毒是收录在《青石杂技》中的一种十分简单的试毒方式,能够通过加入物质后药液的反应来判断中的是何种毒,比用银针要方便的多。

当然了,简单方便也仅存在于《青石杂技》之中。

除了毒帝和他徒弟外,了解的人非常少。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药液由透明变成血红,还有大量透明气泡。

姜榆盯着药液,《青石杂技》上的记录一页页的在脑中浮现。

最后,定在了初等毒药部分中分类大纲药品举例第一页的最后一行——青藤。

青藤是麻痹类的毒药,跟迷药有点像,但具有毒性。

中毒者会在极端的时间内四肢麻痹,瘫软无力,失声失语。但意识仍在,会清晰的感受到身边一切的活动。随后大脑功能丧失,最终死亡。

此毒属慢性毒药类,且炼制起来不难,步骤十分简单。

虽是如此,但由于炼制所需药材生长在极热干旱之地,寻常之人无法得到。

姜榆垂眸,又细细想了一下关于此毒的消息。

最后在毒药来源地域一块看见了两个字——

锟爍。

此毒来自锟爍?

这下有意思了。

姜榆笑了笑,收拾好桌上的东西,锁门出去。

院里,姜滚滚正玩的欢。

见她出来,扔了球,非常欢快的跑到她脚边蹭蹭,撒娇。

姜榆单手抱起他,一根手指戳戳他脑袋:“你是不是又胖了?”

姜滚滚:“……”

请你去死!

陪他玩了一阵,看着他吃完饭,姜榆又出门。

她得再去一趟皇宫。

——

与此同时。

皇宫,御膳房。

入目是一张很长的雕花木桌。

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从碗碟到菜品,无一不精致。

御厨们正在各自的灶台前忙碌着。

靠着窗边的灶台前,一身着淡蓝色烟纱长裙的女子正熟练地炒菜。

梳着简单的发髻,头上只别了一根淡雅的玉簪。柳叶弯眉,双眸晶晶,鼻子微挺,肤色若凝脂,颜如朝华。

衣袖绾起,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小巧的鼻尖上挂着汗珠,眼睛却很是认真地盯着锅里的菜,丝毫未离开。

杜明“哎呦”一声进来,“我的皇后娘娘,您怎么又到御膳房来了,万一这烟火气呛到您伤了凤体可怎么办?”

女子闻声,头也没抬,往锅里加了两勺盐,轻声道:“本宫又不是纸糊的,就做个菜而已,何必大惊小怪的!”

杜明瞧了瞧锅里十分诱人的菜,没说啥。

慕叶蓁,当朝皇后,恒元帝唯一的妻子,年芳二十四,有一张长的比十八岁女子还嫩的漂亮脸蛋,性格和善。

特点,不爱金银珠宝,不爱华贵服饰,爱做饭,且手艺一绝。

“找本宫有事?”

“回娘娘的话,皇上在御书房等您呢。”

“正好本宫也要找皇上去。”慕叶蓁把锅里的菜盛出来到盘子里,吩咐侍女拿好,擦掉脸上的汗,“走吧。”

出了门,杜明才发现不对劲:“娘娘,怎没见晴音跟着?”

慕叶蓁活动活动酸涩的肩膀:晴音说有紧急的事情要出宫一趟,本宫准了,昨日走的。”

晴音是她宫中的的掌事宫女,心细如发,活干得好,贴身伺候有几年了。

杜明觉着不太对,但也不好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