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一句话就解决了姜榆所有的困惑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89字
  • 2022-06-27 15:27:59

之后的两日,萧景渊身体的疲累感越发严重。

残阳来给他把脉看过,没说太多,只是开了些稀奇古怪的药,叮嘱他按时服用,多休息。

大概吃了不到三日,身体便有所好转。

这日清晨。

偏殿。

林管家轻轻掀开帷幔,挂在鎏金雕花铜钩上,转身去拿早已备好的衣衫。

床上的人靠着床壁,两指捏着眉心。

因着用药的缘故,萧君澈连着几日都睡得很好,只是今日醒的早了些,有点头疼。

衣衫挂在林管家的臂弯,他站在床前,先没说话,在等萧景渊醒神。

心里盘算着时间,估摸着差不多了,萧景渊的手也伸了过来。

林管家熟练地扶他起身。

“阿九呢?”

前段日子一直是小刺猬过来伺候他起床更衣。

林管家在给他系内衬的腰带,闻言,叹了口气。

不知道怎么说。

连着得有四五天了,那丫头早上一来就往后院没人住的院子里钻,手上拿着一大堆线,一待就是一天。

最开始几天连饭都不吃。

后来还是孙师傅看见了,骂了她一顿,然后到点把饭给她送去。

他也去了一回,那丫头在房间里拿着线来回比划,不知道在干什么。人看着都轻减了不少。

“姑娘这几日都在后院,不知道自己忙什么呢,”想到那双发红的眼,林管家无奈摇摇头,“跟魔怔了似的。”

后院?

萧景渊大概能猜到她在做什么,想了想,道:“先不穿了。”

林管家停下,不明白他的意思。

萧景渊自己拿着还没穿上衣服:“去后院。”

林管家愣了下,回身随手拿了件风氅追上去:“王爷披着些,莫着凉了。”

后院。

渊王府空着的院子多了去,没人住,但日日都有下人打扫。

东面的院子里,很是安静。

房门大开,地面有一堆被剪开的线,线的边上是一堆脑袋和身体分家的布偶。

正厅房梁上,还挂着个没身子的布偶头。

再往里走,一身黑衣的女孩靠在窗边。

双手环胸,抬头看着房上的装好的线,眉头皱着,眼睛很红。

姜榆又几天没睡好。

她向来都是要么就不做,要么就做好。既然接了这个案子,就一定得查出来。

可到现在了,还是想不出来凶手是怎么杀人的。

她睡不着。

不能总是随意进出皇宫,姜榆记得渊王府有很多院子。她就找了一个跟宫里锟爍使臣住的那个大致差不多的,在这边反复研究。

杀人装置拆了做,做了拆,做了各种不同的改良,反反复复不下百余次,就是不知道凶手到底是怎么在不在场的情况下控制这个装置的。

至于先割头还是先剥皮等问题,更是毫无头绪。

姜榆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抽出飞刀准备去割绳子。

刚迈出脚,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转头。

门口,渊王不知何时来的,正看着她。

姜榆收了飞刀,眉眼间烦躁不减,此刻倒也还规矩,拱手行礼:“属下参见王爷。”

萧景渊“嗯”了一声,边看边往她这边走,指了指上方:“这是何物?”

“没什么。”姜榆不太想多说,满脑子都是装置的事,飞刀在手里转了个圈,要割绳子。

萧景渊抬头在看房上的线,半天,轻声开口:“线再长些就好了。”

姜榆割绳子的手一顿。

转头看向他。

接着,萧景渊拿过她手里的飞刀,割断了窗户上的绳子。

他拿着线头,向上举了举:“从房顶到窗户再到屋内,不是更隐蔽?”

他猜到姜榆是在模拟凶手杀人之法。

大致扫了眼,虽不知道具体什么方法,但看这房上都是线,下意识觉得将其隐蔽起来更为妥些。

姜榆没说话。

线长些…

房顶…

堆积在脑中纷杂的线索似乎有了个突破口。

“被折磨致死,却没有声音会是因为什么?”

不知怎地,她忽然就问出了口。

萧景渊视线扫过女孩眼下的黑青,淡淡道:“下药。”

下药!

姜榆眼前一亮。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

连日来苦恼的之事瞬间迎刃而解了大半。

她细想了一阵,脑中又有了新的装置构思。

转身,迫不及待的要出去重新再做一个。

萧景渊慢悠悠伸出手,拦住她。

“王爷有事?”

“本王刚帮你解决了难题,要如何谢本王?”

姜榆有点莫名其妙:“王爷想要属下做什么?”

直觉告诉她肯定又没好事。

萧景渊把林管家手里的衣服拿过来扔给她,慢条斯理地开口:“本王衣服没穿好,给本王穿衣。”

“本王头发乱了,给本王编发。”

“本王饿了,给本王煮粥。”

“本王要绘丹青,给本王磨墨。”

姜榆默默听完他说的,舔了舔后槽牙,忍着气:“属下要去查……”

“案”字噎在嗓子里说不出来。

因为她又被人拽着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了。

姜榆低头看着脚下跟地面之间的距离,面无表情。

实则内心狂暴奔腾。

长的高了不起啊!

有力气了不起啊!

萧无耻平时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现在把她拎起来跟玩似的?

她不要面子的?

姜榆咬牙,第无数+N次骂他。

——

次日。

姜榆昨日一整天都跟在萧景渊身后,哪儿都没去。

不是她不想,是某无耻不准。

一整日,不是给他穿衣编发做饭,就是看他读书练字睡觉,无聊的很。

她打了无数次瞌睡。

晚上也没回家,被命令着在王府休息一晚。

只能睡觉,什么都不准干。

凶手杀人之法这块经渊王一句话,令姜榆茅塞顿开,想通了好些事,倒也没有那么烦。

放松了些,晚上睡了个好觉。

早上,她来了趟皇宫。

找残阳。

萧景烨上早朝,残阳跟石恒会在宫中侯着,下朝时一起出来。

姜榆不想进去,便在宫门口等着。

靠着墙,双手环胸,闭眼休息。

宫门守门和巡逻的兵都不由自主的往她这边看。

一个时辰后。

陆陆续续有大臣走出。

姜榆睁眼。

萧景烨走在后面,在想着些事情。

表情严肃。

身后跟着几个大臣,在跟他说话。

他只是偶尔点点头,基本不太理。

刚出宫门,残阳最先看见的姜榆,挥挥手:“师姐!”

一听见他叫姜榆,萧景烨几乎瞬间转头。

看见她了,严肃的表情立马笑眯眯,让大臣先走,蹦哒哒的走向她。

“小美人儿怎么来了?”萧景烨心情可好,“特意来找本王吗?”

“找残阳,”姜榆顿了下,“也找你。”

“有什么事?”

姜榆先看向残阳:“有办法查出尸体生前是否服用过迷药之类的吗?”

要是在现代,查这个案子并不难。

毕竟有非常多先进的仪器和设备。

但在这儿,只能一点点来。

残阳想了想:“有,用药就可以。”

“你,”姜榆看萧君轩,“能带我们去宫里的药房拿些药材吗?”

“当然没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