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再遇残疾少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30字
  • 2022-06-27 13:09:39

通过昨日的验尸以及对别院房间的观察,姜榆不由想起曾经在一些资料和犯罪题材的小说中看见过的杀人方法。

风筝线杀人跟水银剥皮。

风筝线虽看着不起眼,实则十分锋利,在现代常有群众被其割伤的事件。

房梁上的划痕,死者脖颈处的切面,都让她怀疑凶手是通过这种方法来达到瞬间割断头颅的目的。

与单纯用风筝线不同,房间内是用其制作了一种装置。

姜榆通过房梁划痕以及屋内构造仔细想了大半夜,大致想到了装置的基本模型。

但,实际布置完,却发现了很多问题。

比如,这样布置下的房间,一开门或者一抬头就能看见有东西,再或者,去卧房也能很容易瞧见窗子外挂着风筝线头。

再者,案发前一晚巡逻的侍卫说整晚院内都没有声音,也无人进出,那就说明凶手很有可能不在现场。

不在现场的话,是怎么启动这个装置的?

这个装置的开端在屋外,若是想要用来杀人,必须要割断藏在窗户上端房檐下的短木以触发线头。

否则根本就是废的。

如此的问题,还有很多。

至于水银剥皮,同样让人怀疑。

水银剥皮法,按照现代的记载,是将活人埋在土里,在他的头上割一个十字形状的缝,随后将水银从缝中倒入。静待一段时间后,整张人皮就会完整剥下。

可这同样是没什么依据的。

别的不提,光是剥皮的这个过程就极度痛苦难言,一定不可能不喊出声的。

使臣的嘴被堵住了?

那凶手不在场的说法就被推翻了。

但宫中的侍卫又说整夜没人进出,院内没有声音,两种说法自相矛盾。

再细想,所想到的各种可能也都有充足的理由去推翻。

姜榆站在窗前,望着院中的花草,眉头皱的越来越深,烦躁之意明显。

侍卫在门口瞧着,正想里头的人怎么没了动静,自是没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

恒元帝在御书房批奏折批的很烦。

锟爍一部在边关越发暴动,抓捕凶手一事进展缓慢,大臣们不是在上奏指责姜榆就是在劝他换其他人来负责此案,看的他心烦气躁,不得不出来走走。

经过此处,见大门开着,侍卫也不在门口值守,便也跟着进来瞧瞧。

“看什么呢?”

其中一侍卫摆摆手,接着探头:“姜大热门在里面还原凶案现场呢,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动静了。”

杜明咳了一声:“大胆!”

侍卫们齐齐转头,见是他跟恒元帝,当即下跪:“参见皇上。”

“起来起来,”恒元帝两手覆于身后进屋,表情好了不少。

姜榆还在想事。

恒元帝悄声走到她身后,举起手扮鬼脸,想要吓吓她。

“早发现您进来了。”

姜榆慢悠悠的转身,拱手行礼:“属下参见皇上。”

恒元帝悻悻地放下手,觉得没意思:“什么时候才能吓到你?”

“大概没这个时候。”姜榆笑道,“原来陛下也跟烨王一样爱玩。”

恒元帝随意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再不自己找点有意思的事,朕怕是快被堆积如山的政务烦死了。”

“锟爍一部的事?”

“聪明。”恒元帝注意到房间里的绳子,“这是什么?”

姜榆拿飞刀把窗子上的风筝线割下来:“还原凶手杀人方法。”

“你有发现了?”

“有,也没有。”姜榆慢条斯理收好线,“再等等吧,不好说。”

恒元帝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呢?”

“就是找到凶手还需要些日子。”

所有想到的可能被推翻,就代表着全部都需要重新来。

必须得找到充足的证据证明一切才行。

“好吧,那你加油。”恒元帝笑笑,“朕等你的好消息。”

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姜榆往外走,闻言摆了摆手:“心烦就去练功吧,出身汗就什么都好了。”

这种时候,身为一国之君,怕是更不容易吧。

——

从皇宫出来的时候是晌午。

不知不觉,在使臣住的别院待了两个多时辰。

街道上,人声鼎沸。

姜榆脑子一团浆糊,烦的不行,随便找了家人少的面摊吃面。

加了满满的辣椒,一碗吃完,舒服了很多。

“麻烦给我来一碗面。”

面摊前,响起木轮划过地面的声音。

姜榆把钱留在桌上,拿剑准备走。

“姑娘请留步。”

木轮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姜榆回身。

是个坐轮椅的少年。

有点眼熟。

她想了想,记起是之前在巷子里救过的那位。

少年被身后管家模样的人推着,穿着一身黑色锦织衣衫,淡淡微笑,双腿不便,拱手行礼:“姑娘可还记得我?”

姜“记得,我救过你。”

主要是,记得他长的挺好看的。

半张脸就特别好看的残疾美少年。

少年轻轻点头:“正是在下,姑娘也来此吃面?”

“对。”

“上次还未来得及好好谢谢姑娘,在下略备薄酒,不知能否邀姑娘到寒舍吃一顿便饭?”

“我还有事,吃饭就不用了。”姜榆摇头,“举手之劳不必挂心。”

少年颔首:“如此,是在下唐突了。”

“无妨。”

姜榆没再多谈,转身离开。

而少年待在原地,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渊王府。

萧景渊这两日总觉很是疲累。

吃过药膳,便在院中的摇椅上晒太阳。

程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程泰擦了把脸上的汗,不知道该不该把人叫醒。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萧景渊慢慢睁了眼。

阳光有些刺眼,他抬起手,挡在眼前。

声音带着刚睡醒的鼻音,很轻:“查到什么?”

“似乎……”程泰低声道,“是他派人做的,但他把人藏得很好,找起来费些时间。”

修长的手挡着桃花眼,摇椅一摇一摇:“其他的呢?”

“零零碎碎找到一些,不完整,他这次做的很隐秘,很难发现遗漏。”

“不隐密,就不是他了。”萧景渊慢慢站起来,缓了下,有点不适。

程泰赶忙扶着。

“找到的,想办法暗中告诉她。”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