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情景重现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40字
  • 2021-08-04 12:24:21

姜榆被萧君轩拉着听他和渊王聊了一个多时辰。

几乎都是他在说,渊王在听。

她就不懂,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多话?

之后因着天色已晚,渊王便命她留宿府上。

姜榆认床,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天还没怎么亮就醒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穿衣服出门练功。

时辰尚早,府上的人几乎都没醒,只有护院们交接的脚步声。

姜榆打着哈欠来到练武场,随便找了个地方开始扎马步,脑中还在想着昨天的事。

没过多久,残阳也来了。

昨日他跟石恒与烨王一同来的,烨王宿在这里,他们自然也跟着住下。

“师姐~”

残阳揉揉眼,撩开衣摆,在姜榆边上扎马步,没什么精神。

“没睡好?”

残阳嘟嘴点头,“唔,没有我们家里舒服。”

小屁孩也认床。

姜榆笑笑,伸手掐了掐他的脸。

天还未亮,风有些大,湿气重,很凉,两人马步扎得很稳。

过了半个时辰,马步换成了对打。

此番出招,姜榆速度更快,下手更重,刚觉得能接她几招的残阳又被打了一顿。

“师姐,”残阳坐地上,捂着被打红的胳膊委屈,“你打的太疼了,我不跟你打了呜……”

姜榆甩甩胳膊,脸上还有汗珠,蹲下摸摸头,“不好意思,没控制住。”

刚才想事情想得入迷,一时间没控制手上的力道。

孩子脸都紫了。

残阳委屈的要哭,眼睛都红了,“我是你亲师弟,你这么打我呜呜呜……”

说着说着,真哭了。

两个拳头堵着眼睛,呆呆的,可伤心。

姜榆被他这幅可爱模样逗笑,拿金疮药给他涂上,难得有耐心哄人,“对不起,师姐不是故意的。”

“那,那师姐让我打一次,不还手的。”

“行啊,你随意,决不还手。”

姜榆把药放回他口袋,欣然答应。

残阳一下子站起来,眼泪还挂在脸上,瞬间破涕为笑,“嘿嘿,师姐真好。”

不远处房顶上,程泰跟红荛并排坐着。

看着练武场上打斗的两个身影,不约而同的点头。

“虽说不是第一回见识到她的功夫,但这进步也太快了!”

速度,力量,技巧,相较于他们之前见过的姜榆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

上次见是什么时候?

半月前教皇上练武。

才半个月就到这个程度,那要是再练练……

红荛想象不到她得多厉害。

程泰伸手合上她的下巴,面无表情,“羡慕吗?”

红荛疯狂点头。

“多练吧,想想她的功夫,再想想你的。”程泰毫不掩饰的鄙视。

红荛微笑,举拳头,咬牙切齿,“有本事再说一……”

“咣——”

“遍”字还没说,突然就听一声响。

齐刷刷的低头。

两人座位中间,插着一把银色的飞刀,碎了三片瓦。

程泰红荛对视一眼,转头往练武场的方向看。

姜榆和残阳正微笑对着他们两人挥手。

气氛有点尴尬。

一瞬间,程泰忽然反应过来。

会不会,姜榆早就发现了他们?

而刚刚那些,也只是两人演给他们看的。

这么一想……

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此女不是一般的可怕!

——

早上演了场戏,效果不错。,反正姜榆和残阳玩的挺开心。

回去沐浴收拾,到厨房拿了个包子,姜榆先去了趟大理寺。

尚大人被骂,一气之下进宫找皇上理论去了。

韩大人不想理他,第一时间忙着派人去查姜榆说的事。

锟爍使臣接触的人多,排查起来很是复杂,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查出来的人连半数都不到。

韩大人看着书案上捕快送回来的本簿,头疼。

这怎么跟姜侍卫交代?

“大人这边进展如何?”

姜榆进来时,就看见书案后的人愁眉不展。

韩大人身子一抖,吓了一跳,叹气,行礼道:“本官无能,一晚也只查到了部分。”

姜榆拿起本簿,随意地翻了翻,上面详细记载了锟爍使臣接触过人的姓名年龄住址等信息。

“很厉害,仅仅一个晚上就查到了这么多!”

“可这些信息,是否真的有用?”

他已经看过了,上面的人要么是普通的百姓商贩,要么就是宫里的太监婢女,没有任何的杀人理由。

姜榆放下本簿,面色平静,清冷如常,“有用,留着,大人可以慢慢查,不着急,查全就行。”

韩大人实在跟不上她的想法,“姑娘有何发现能否告知本官,本官也好配合姑娘作进一步的行动。”

“再等等,我要确认一下,等确认好了自会告诉大人。”

听这意思,是有进展了?

韩大人顿时一喜,“姑……”

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人已经走了。

皇宫,刚下了早朝没多久。

姜榆手里拿着一团线和一个布偶,自顾自的往别苑走。

正好碰见了从御书房出来的尚大人。

她点头示意。

尚大人满面怒色,一甩衣袖,冷哼而去。

本是想找皇上评理,而皇上却以案件为主,先找凶手,其他而后再谈搪塞过去。

被一个小辈骂,还是一个自己看不上的小辈骂,这等羞辱让他怎能不气不恼?

姜榆也不在意,继续往前走。

别院内一切如常。

昨天看见的几处划痕,还有尸体的死相,让她想到了曾经看见过的古代一种酷刑。

但不能完全确定,因为其中还有一些疑点跟说不通的地方,所以得亲自试试才行。

她把布偶放在桌边的椅子上,展开手中的线团。之后按照脑中构思的样貌,一点一点把线挂上。

守在大门的侍卫又过来瞧。

从窗户外开始挂绳子,一直穿过卧房到正厅。

这是在做什么?

他们接着看。

在布偶的脖颈上缠好绳子后,她走到窗户外面,抬手,一拉窗棱上的绳结。

屋内的布偶瞬间被吊起。

紧接着,只听轻微的一声响,布偶的头和身子分离。

“这、这是……”侍卫们瞪大眼,“这是……”

“嘘!”

姜榆手指抵在唇边,有点不耐烦,皱着眉,“安静。”

侍卫们噤声,还是忍不住偷偷往里看。

这是找到使臣如何被杀的了吗?

姜榆抬头看着吊起的布偶头,陷入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