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房梁上的划痕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320字
  • 2022-06-27 12:56:45

仵作赶忙上前查看。

使臣头骨顶端果真有一呈十字状的洞。只是太小,并不容易被察觉。

“这个,和使臣死因没关系吧?”

一个洞能杀人?

仵作不相信。

尚大人冷哼一声,“姜侍卫,别发现什么没有用的东西都要大惊小怪,浪费大家的时间。”

年纪轻轻的敢看如此可怖的尸体,他还以为她会有什么发现。

没想到就是找到死尸头顶有个洞!

真是高看她了!

姜榆俯身动了下尸体的四肢,没理尚大人的话。

头顶有洞,皮肤被完整剥下。

这剧情怎么这么熟悉……

她看着尸体脖颈处,在回想。

韩大人在边上侯着,期待她能说出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发现。

半晌,女孩转身走出去。

他跟上,“姜姑娘可还有发现什么?”

“有。”

“是什么?”

姜榆慢慢悠悠摘了面纱手套,没说,开口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锟爍使臣的详细信息韩大人查了吗?”

韩大人:“……还没。”

“他来到陵城之后见过或接触过什么人,去过什么地方,宴会上吃了什么东西,喝的什么酒,宴会结束之后是直接回房间了还是去其他地方转了转,中途有跟什么人见面没有……这些问题查了吗?”

韩大人擦擦脸上的汗,摇头:“没有。”

他就派人去盘问了发现尸体的宫女太监,其他的都没办。

他最初真的没有想到。

就算想到了,也会觉得这些细枝末节跟案情毫无关系。

姜榆拿剑,看向韩大人,挺随意地笑了笑:“不查,等我查?”

韩大人莫名背后一凉。

尚大人自始至终都没瞧得上姜榆,此刻更看不起:“锟爍使臣来陵城已有几日,朝廷曾特地派人带他去城中各地转转,领略中土的风味人情。见过的人不计其数,若是细查,要查到什么时候?”

“那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

“我的?”尚大人冷笑,蔑视之态毫不掩藏,“姜榆姑娘不会以为你真的能够随意命令大理寺跟刑部做事吧?”

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子,来命令他?

简直可笑至极。

“咣——”

姜榆一脚踹开面前的凳子,转身往外走,笑道:“爱查查,不爱查就滚喽!”

她现在没心情跟尚大人吵架,连理都不想理。

“你!”

门口守卫的衙役都能感受到气氛的冰冷。

韩大人瞪了眼身后的尚大人,直接去追姜榆。

时间紧迫,不抓紧找凶手,反倒在这里纠结到底谁主要负责案子?

这尚大人着实病的不轻。

——

皇宫。

姜榆来锟爍使臣住的别院看看。

因着出了命案,这里被宫中侍卫严格看守,禁止任何人进入。

侍卫见过姜榆,知道她是做什么的,直接就让她进了。

院内,一切如常,没有丝毫打斗以及破坏的痕迹。

姜榆推开房门。

凶案发生了几日,屋内的血迹早已被清理干净,但仍有飘散的血腥之气。

姜榆问身后的侍卫:“这里还有别人进来过?”

“除了凶案发生当日大理寺跟刑部的人进来挪走尸体,其余时间没有。”

“东西有人动吗?”

侍卫摇头:“韩大人吩咐过,一定要将现场保持原状。”

呼……

总算有个靠谱的了。

姜榆心情好了点。

房间很大,是卧房——正厅——书房的设计,中间用帘子和屏风隔着,保密性很好。

正厅的房梁上还挂着一根带血的粗绳,正是吊着锟爍使臣的绳子。

姜榆先是去开着的窗户边看了看。

“这窗子是一直开着的?”

侍卫答:“是的。”

她探出头看,窗下是个圆形的小花池。

花土平整,没有人从这边进来。

一般杀人,都会选择从窗户进入。没有痕迹,难道是从其他地方?

姜榆缩回身子,抬头看窗棂。

突然眯了眯眼,伸手摸了下上方的那个。

指腹明显感觉到有凹陷。

她仔细一看,上边有一很小的倒三角形的缺口,右边窗棱最上方也是。

创面平滑,不像是偶然间用武器割的。

她默默记下了这一处,转头去看挂在正厅的绳子。

侍卫一直站在门口,安静的守着。

绳子的位置在正厅桌子上方,属于房梁的最中间的位置。如果不是剥了皮,很容易给人自杀上吊的错觉。

但是很奇怪,剥皮砍头死就死了,为什么还要把他挂在房梁上?

而且,头都掉了,是怎么把人挂上去的?

姜榆抬头看着那根绳子,双手环胸,陷入沉思。

侍卫盯着她的背后瞧,有些好奇她在想什么。

倏地,姜榆后退一步,踩着桌子飞身一跃,直接上了房梁。

侍卫被吓了一跳。

房梁很粗,站一个人并不是问题。

姜榆平衡感很好,走到挂绳子那处,蹲下看。

带血的绳子孤零零的挂在这儿,四周没有什么不对。

她掏出飞刀,把绳子割开。随即站起,左右四处看。

侍卫低头看了看掉地上的绳子,又抬头看着在房梁上如履平地的姜榆,嘴巴合不上。

这走的也太轻松了吧?

姜榆随意走到左侧,上下瞧了瞧,无意之中发现了不对。

房梁上方,也有一与窗棱上方同样的凹陷。再细看,最前方斜梁上也有。

两处凹陷正好是呈十字交叉。

姜榆皱眉。

怎么有些像有东西从这边穿过一样?

她从房梁上跳下,又去卧房里待了一阵。,约摸过了半个多时辰才出来。

相较来时,神色要更为凝重些。

侍卫们低着头,不说话。

走出一阵,姜榆回头:“从现在起,除了我以外。这里不准任何人再进来,谁都不行。”

“是——”

——

晚间,刮起了凉风。

姜榆从宫里出来,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着。

一天之间发现了太多事,姜榆思绪有些乱,需要时间整理一下。

亥时。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

姜榆慢悠悠的走着。

本是准备要回家的,路上想着事情,不知不觉走到了渊王府。

王府大门通常到子时才关,门口两侧站着两个守卫的护院。

姜榆抬头看着渊王府的匾额。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中间还经历了很多事。

穿越过来这么久,糊里糊涂成了渊王府的侍卫。

虽然有个爱折腾她的萧无耻,每天都让她干着干那,烦死人。可他是她的主子,在她被冤枉被欺负的时候保护过她。

还有萧君轩,残阳,恒元帝……

都是很善良很好的人。

姜榆舒了口气,忽然就觉得轻松了些。

“姑娘。”

门口的侍卫瞧见了她:“您怎么不进来?”

站在门口半天,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姜榆笑笑,“我……”

话还没说完,肩膀被一把搂住。

萧景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笑嘻嘻的:“这么晚不回家,在这儿等本王?”

姜榆翻白眼:“没……”

“不用解释,本王懂得。”萧景烨一副我明白的神情,“走,跟本王找四哥去。”

“不是,我……”

没有说话的机会,姜榆被拉着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