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头骨有个洞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814字
  • 2022-06-27 12:53:09

人都走后,程泰悄声从殿后走出:“主子。”

“查到了什么?”

“不是边关那位做的,其余……暂且不知。”

纤细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翘着桌子,萧景渊眯了眯眼。

不是边关那位……估计就是他了。

也就他有这本事。

但杀了个外邦使臣,做法不太理智。万一引起不必要的战争,处理起来挺麻烦的。

现在他倒是蛮好奇,那人最后会如何收场。

萧景渊撑桌子站起,双手覆于背后,往外走:查的细致些,找到的线索想办法暗中告知于她。”

“属下遵命。”

刑部殓房。

仵作验完尸,摘掉手套,拱手行礼道:“回禀两位大人,尸体身上除脖颈一处外,其他地方无任何伤口,至于如何将皮囊完整剥下,属下不知。”

“致命伤是脖颈可是脖颈这里?”

仵作摇头,“属下不知。”

韩大人捂着口鼻,无声叹气。

仵作在他手下任职多年,有丰富的验尸经验,若是连具体的死因都查不出来,到时在皇上面前可就麻烦了。

他看向站在另一边的尚大人,“大人有何高见?”

“本官已派人去现场看过,没发现一丝痕迹,就像是从未有人进去过。”

“这怎么可能?不进去怎么杀人?就算是用暗器也会有迹可循啊!”韩大人怀疑间不觉放下了双手,闻到尸臭味儿呛得又立马捂上,“这都什么都查不到,到时候怎么向皇上交代?”

“这案子,的确难查,但也得抓紧!”尚大人皱眉转身,“使臣被杀的消息,估计很快就瞒不住了。”

锟爍虽然是个小部落,却也诚心向南国求和。求和使臣在皇宫被杀,消息一旦传出,必然会引起众议。

倘若要是被其他盟国知晓,认定南国不愿接受任何部落地区的求和,有违背盟约之意。再因此发动战争,到时就更加无法收场了。

三日后。

皇宫,金銮殿。

即便再三下令命众人三缄其口,但锟爍使臣被杀之事仍然不到一日就被传了出去。

锟爍首领大怒,认为南国皇帝不讲仁义,杀了前来求和的使臣是为了侮辱他们。得到消息的当晚立即集结所有兵马,濒临边关城下,直言若是不交出凶手,就算拼尽全族人的性命也要冲进南国杀光百姓。

锟爍经过上一次的战役,元气大伤,但他们有优良的武器,且储备丰盈,实力仍然不可小觑。

边关将士思虑之下,连夜快马加鞭派人送信回来。

恒元帝看完,头疼不已。

“两位爱卿已查了三日,可有查出什么?”

韩、尚两位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头齐声道:“微臣无能。”

“啪——”

恒元帝摔了奏折,“前几日还当着朕的面保证说很快找到凶手,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什么都找不到!!”

百官齐齐跪下:“陛下息怒——”

“息什么怒?凶手找不到锟爍就要带兵打进边关城池,你们要朕如何息怒?!”

一想到百姓可能会因此事遭难,恒元帝又急又气,头都要炸了。

在龙椅前来回踱步,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姜榆呢?姜榆没跟你们一块查吗?”

那个丫头在,还能什么都找不到?

不可能吧!

尚大人跪着,听到那女子的名字,皱眉。

好端端说那女子干什么。

这分明就不是她该干的事!

他顿了顿,拱手刚要开口,韩大人抢了他的话头,“回陛下,姜榆侍卫还未来的及参与此案,因有我等二人在,可能……会觉得不太放便,施展不开。”

韩大人是亲眼见识过姜榆的本事的,他也很清楚尚大人的为人和心思。

此案这般复杂,又急需找到凶手,没有姜榆在,定然是不行。

他得想个办法让姜榆主管这案子,这样尚大人没话说,他们也能轻松些。

恒元帝何其聪慧,很快就懂了韩大人的意思,坐回龙椅,“这样,让姜榆主要负责此事,大理寺跟刑部随时听她吩咐。”

此言一出,百官颇具言辞。

尚大人心中大大不快,高声道:“陛下,姜榆侍卫乃一介女流之辈,此案事关重大,怎能由她负责?”

“是啊,她之前固然是厉害,可锟爍使臣一事可不比往常,万一要是做不好……”

“她做不好,你们就能做好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众臣看了一眼就不敢再出声。

百官位前,平台之下,站着一身着黑色鎏金官袍的长者。

头发斑白,一丝不苟地束起,胡须花白,但面无老态,身躯挺拔,温文儒雅,又颇具雷厉风行之势。

此人,乃是新上任的丞相——梁询。

梁询是恒元帝的老师,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又上过战场杀敌,在其登基三年后不愿再留于朝中,便辞官归乡。

如今冯海已死,朝中无人能担任丞相一职,恒元帝三顾茅庐,将其请回,命其为帝师及丞相,统领百官。

梁帝师睨了身后众人一眼,嗤笑开口,“能力不及一年轻姑娘还要开口诬蔑人家不行,各位这书真是白读了。”

他转过身,拱手道:“老臣以为,这事须由姜榆侍卫负责。”

梁帝师一开口,身后无人再敢说不。

他还是太傅之时,脾气就是出了命的不好。

上过战场的,身上自是有喋血之气。现在又是帝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无人敢惹。

恒元帝点点头,抬手捏了捏眉心,“就按帝师所说去办吧。”

眼下,抓住凶手才是关键。

越快越好!

“微臣遵旨——”

——

姜榆这边,该忙什么忙什么,压根没把韩大人说的事放在心上,转头就忘了。

她能看得出来,那个尚大人不喜欢她插手。

不对,应该是看不起她,就差脸上写着“案子是我的,你滚远点”几个字了。

行吧,那她就不管了。

你厉害你自己搞。

正好她还没休息够,趁这时间忙点自己的事。好不容易之前那个毒药有点进展,再放下去查案……

大可不必!

中午。

姜榆在孙师傅那儿吃了一堆好吃的,心情不错,眉眼看着都柔和了些。摸着鼓起的肚子,准备出门转转消食。

脚还没迈出去,她就察觉到边上有人。

一转头,韩大人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姜榆:“……”

要不是她心脏好,可能现在已经吓死了。

“大人有事?”

“有有有!”韩大人连着点头,从衣袖里掏出圣旨,“皇上给姑娘你的。”

本来颁圣旨是有专门的太监宣读的,但到了她这直接免了。

姜榆不想接。

肯定没好事。

韩大人递圣旨的手僵在半空,看她不接,直接塞她手里。

姜榆慢悠悠的展开。

看到“命姜榆不日内查清此案”这句话,她愣了一瞬,下意识想把这破玩意扔了!

明明之前还让她参与就行,现在怎么就成她查了!

幽怨地看向韩大人。

韩大人笑的眯眯眼,非常开心,“圣上特命姑娘主管此案,大理寺和刑部随时听候姑娘的调遣。”

姜榆觉得这事儿跟他肯定脱不了关系。

吃饱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忽然有些烦躁。

她闭了闭眼,压抑住想打人的的冲动,“这案子很急?”

“对,万分火急。若再找不到凶手,锟爍一部就将带兵攻入边塞城池。”

姜榆卷了圣旨,“尸体在哪儿?”

“大理寺殓房。”

“去看看。”

韩大人侧身,“好。”

——

大理寺。

姜榆含住姜片,带了面纱和手套,进了殓房。

锟爍使臣的尸体单独存放在一间屋子。

近几日天气炎热,尸体一直在这儿放着,屋子里却没有尸臭的味道,甚至连腐烂都没。

姜榆顿觉奇怪。

她走近,先看了看尸体。

因着没有了皮肤,只留下血肉,筋脉纹络看的很是清楚。血液已然流尽,看着很是恶心。

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仔细看了看,转头去看放在另一张塌上的头颅。

只有一具头骨,面部表情正常。

她想了想,拿起头骨仔细瞧。

一边等着看笑话的尚大人此时表情怔愣。

为了保留证据的完整性,尸体还是之前的状态。未经擦洗,鲜血淋漓。

就……

就这么轻松的拿了?

要是一般女子早就吓跑了。

这一点感觉都没有?!

韩大人早已见怪不怪,安静的待在远处看。

半晌,姜榆慢慢开口。

“头骨有个洞。”

身后的仵作一愣。

怎么可能?

他明明仔细验过尸,不可能发现不了头骨的异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