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坐轮椅的面具少年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75字
  • 2021-11-25 21:28:25

那碗面萧君澈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

好几日未进食,他胃口不是很好,能吃些已然不错。

从祠堂出来时,萧君澈走路身子打晃。

外面还在下雨,姜榆一手扶着他,一手拿剑,还要打伞,拿的挺费劲。

她个子高,萧君澈更高,伞倒是能打,就是要举的挺高,有点累。

萧君澈扭头看了眼,不做声的从她手里把伞接过,默默朝她这边倾斜。

回到房间,他湿了半边身子。

姜榆把人送到准备离开,还没等说告辞的话,萧君澈就让她在这儿侯着。

她以为有什么事要吩咐,十分好脾气的等。

等到那人沐浴更衣回来,自顾自的上床躺下,对她挥挥手。

姜榆过去。

“放下帷幔,站着,挡风。”

某女:“……”

回头看了看关着的窗子,深呼吸,再深呼吸。

姜榆咬牙把帷幔放下挡好。

她真是脑子抽了才会觉得这人可怜!

萧无耻就是萧无耻,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烦人!

——

翌日,雨势见小。

队伍一大早启程返回陵城。

萧君澈精神不怎么好,像是没睡够,上了马车一直在睡。

没人吩咐着做各种事,姜榆清闲的很,一路安静着回了城。

一连几日,皇上没再来渊王府。

去皇陵祭拜不过两日时间,朝中政务已堆积成山。

萧君轩倒是来过一次,待的时间不长,说了两句话就走了,急着回去处理事情。

至于渊王,姜榆也没怎么见到他。据林管家说是在房间休息,不爱出来。

姜榆对他的事不好奇。

这几日都没找她做这做那,时间很多,她除了练功就是去炼药,又恢复了刚来王府时候的日子。

这天中午,姜榆趴在后院的石桌上晒太阳,眼眸垂着,眼下一片黑青。

最新学的毒药炼制过程遇到了瓶颈,怎么都攻克不下。她一直在研究,连着几夜都没睡好。

四周的长廊,不时会有下人经过。

即便离着老远,他们也会下意识的让自己和姜榆保持更远的距离。

红荛遛弯到这儿,瞧见趴着的人儿,走过来拍了拍她,“你在这儿呢,可叫我好找。”

姜榆抬了下眼皮,声音带着鼻音,“有事?”

“王爷要去宫中赴宴,我们得陪着,过来告诉你一声。”

“王爷不是不参与宫中之事吗?”

红荛解释道:“这个是国宴,皇室子弟以及各王公贵族都要参加,据说是要招待外邦来的使臣。”

姜榆“哦”了一声,站起来,没什么表情,“不去,我有事。”

“可……”

还没等红荛说完,姜榆已然走远。

下午,她去了趟城南荒山。

上次事情结束,荒山便没再封禁,暂时离开的百姓也纷纷返回,与之前并无差别。

因着炼药遇到了困难,姜榆连着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药材都被耗光。

草药难寻,一般药房买不到,她便到这荒山来找。

找齐药材下山,日头已经西沉。

回来时不着急,姜榆骑马走的慢。

去了一趟之前救助的爷孙俩的家,留下了几个金锭子,又跟他们说了会儿话才离开。

爷孙俩的家跟渊王府不是一个方向,离得稍有些远,老爷爷特意为她指了条近路。

姜榆道谢,牵马走了。

没走出多远,路过小巷,听见了打斗声。

她扶额,有点无奈。

上次也是在小巷里救的人。

这回……

在原地停了停,姜榆还是牵马进去。

天还没完全黑,仍有光亮。

小巷里,四五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对躺在地上都的人拳打脚踢。

“这么明目张胆在这打人,过分了吧?”

男人闻声停下,转身,露出满脸横肉,本是瞪眼吓唬人的表情,却在看清人时笑了,上下打量,“呦,这是哪来的美人儿?”

姜榆笑了下,眼角爬上红色,目光骤冷,“马上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们滚,听见了吗他她让我们滚,”几个男子笑的张狂,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小妹妹,怕是你没有这个本……”

事字还没说出口,其中一男子顿觉腹下巨痛。

随后……

姜榆拍了拍身上的灰,扫了眼地上疼的四处翻滚的男人,“滚!”

几个人男人逃命似的跑了。

刚才,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看见一道残影朝这边冲过来。

然后就感觉自己在“飞”,“砰砰砰”的四处飞。

等反应过来,人已经倒在地上,身上疼的钻心。

姜榆转身,朝被打的人伸出手,“还好吗?”

好半天,有只手握住了她,“我……我站不起来。”

姜榆皱眉,以为是腿被打伤。顺着这人手指的放向看,注意到边上倒着木制的轮椅,这才意识到可能是腿部有残疾。

她把轮椅扶起放好,再回去把人扶上来。

这人下半身使不上力气,姜榆把他手臂搭到肩膀,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人扶到轮椅上。

也是这时才看见,这人是个男子。

长发被羊脂玉簪子绾着,半束半披,左半面脸带着面具,看不见全貌。

露出的脸轮廓完美,秀气的眉毛之下是漆黑清澈的眸子,眼尾上挑,朱唇轻抿,带着淡淡的笑,肤色白皙,似是散发着莹白的微光。

面部有不少青紫的擦伤,却丝毫不显狼狈,安静的坐着,反倒让人觉得别有美感。

又是个俊美的公子。

好看的人,连受伤都是好看的。

半面脸就这么英俊,要是全脸得帅成什么样?

不过,这人看着年纪也不大,为何头发白了一大半?

而且……

他这双眼,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姜榆正有些疑惑间,男子轻声开口道:“多谢姑娘相救。”

“无事。”

姜榆没再多想,走到他身后,握着轮椅的扶手,“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就在隔街不远,在下自行回去便可,怎好麻烦姑娘?”

姜榆没应声,推着轮椅走了。

亲自把人送到家人手中,她想了想,拿了瓶林管家送的金疮药给他,“治伤好用,拿着吧。”

男子接过,点头,“多谢。”

姜榆扫了眼边上这座不小的府邸,猜测这位应当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待人走后,男子身后的管家开口,“公子,这姑娘……”

男子神色平淡,“不必多问,回去吧。”

“是……”

——

这边。

皇宫。

边关战役接连告捷,入侵外族为自保,特派使臣前来议和。

今日就是招待使臣的宴会。

萧君澈说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在默默的喝茶。

休息间看了眼身后,眯了眯眼。

程泰懂他的意思,俯身小声道:“姜姑娘没跟着来,有事出去了。”

萧君澈放下手中的筷子,依旧是眉目如画的好看样子,不紧不慢地,“本王问了?”

程泰:“……”

红荛:“……”

对,您没问。

我们主动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