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再遇白衣美人儿的丈夫
  • 榆君传
  • 秦之寒
  • 3684字
  • 2022-06-20 22:06:31

与其说是商议,倒不如说是姜榆在陈述。

烨王只会说“那该怎么办?”“小美人儿有何高见?”“全听小美人儿的”,其余一句话都没有。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姜榆查,烨王配合。

烨王的理由很简单,只有她见过那群人也跟踪过,没有人比她更熟悉,把事情交给她他很放心。

姜榆被他这神逻辑气到无语。

要不是看在他跟残阳年纪相仿,长的白白嫩嫩是个小孩子,她早就揍他了。

为了烨王的安全考虑,姜榆没在正厅多待,事情说完就告辞走了。

出门吹吹风,她垂眸沉思该如何去查尸体的下落。

徐昌已疯,自是不能从他那儿得到什么线索,唯一的办法就是照着那天她跟踪的路线再去看看。

但是,那群人在小竹林前面就消失了,又该怎么找?

四面没有躲藏的地方,他们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走掉的?

一系列问题在姜榆脑中萦绕,她想的太过入迷,没注意看路,以至于差一点走到了城主府的鱼塘里。

残阳想要来找她吃饭,正好瞧见她要往鱼塘里走。吓的飞快跑过去,一把拉住她,“师姐,你想什么呢?干嘛往鱼塘里走啊?”

姜榆看看他,又看看脚下仅距掉进鱼塘仅一步之遥,才回神,自己都被吓到:“谢谢,不然我就掉下去了。”

虽然她会游泳,但不代表她想把自己新穿的衣服弄湿。

“想什么呢想这么入迷?”

“想我该怎么去找那些偷尸体的人。”姜榆双手环胸,“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在和那个二货王爷说话吗?”

“他总让我给他讲故事,我都讲了一上午了,很累的。”残阳抱怨,“不想跟他玩了,就出来找师姐了。”

“那你想师姐陪你玩什么呢?”姜榆伸手捏残阳脸上的肉往两边扯,软软的手感好到不行。

有个又可爱又肉乎乎的师弟,姜榆一看见他总是忍不住去捏他的脸。

残阳也不在乎,跟她撒娇,“师姐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吃完饭我跟你一起去查好不好。”

“好,听你的。”姜榆最受不了可爱的男孩子撒娇,跟他往饭堂方向走去。

——

为了确保调查的路上不发生一些不必要的意外,吃过饭后姜榆让残阳去拿红城内外地形图来给她讲一讲。

说了半天,姜榆还是一脸懵,但至少明白了一件事。

以红城外的地形,并不适合搞什么机关暗道。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挑了偏僻小路走,扰乱了车辙印,隐藏了行踪。

这样看的话,只能一条路一条路的试了。

下午,众人来到姜榆之前跟踪到的竹林前。姜榆让他们分头行动,各自带人去一条路打探,若是发现有人便以响箭为号。残阳想跟着她,被她拒绝了。

“我们不能错过任何一条路。万一你去的是偷尸人聚集之地而我这儿却没有那怎么办?”姜榆捏捏他的脸,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残阳乖,师姐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受伤。等事情结束了,师姐跟你去吃鸡腿好不好?”

“好吧。”残阳不情愿的点头,伸出小手指,“跟我拉钩我就相信。”

姜榆无奈,同样伸出小指与他拉钩盖章,“这下总可以了吧?”

“嗯,我走了师姐。”残阳这才放心,拿好缰绳,骑马带人离去。

姜榆选的路是那日她躲雨走的那条路,隔得时日不长,她还能勉强记得些。一路骑马前行并未发现异常,瞧见那所破庙时,姜榆停了下来。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那个白衣美人儿。

有着倾世容颜,仙子和妖孽的结合体,美的不可方物。

怕是这世间再也找不出拥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也不知,“她”的伤怎么样了。

罢了,人家有丈夫陪伴左右,你在这里乱想什么。

姜榆晃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晃出去。她抬腿夹了夹马肚子,勒紧缰绳,继续向前走。

日头西沉,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接连走了几个时辰都无所发现,人马皆是疲惫不堪。姜榆便带他们找了处阴凉地,让众人在此歇息。

随行官兵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互相依偎着小憩,姜榆把马栓好,心中烦躁,便随意的四处走动。

那些人,能藏在什么地方呢?

正沉思间,姜榆忽觉不远处有动静。还未等细细察看,只见一黑影飞速跑远。

那人轻功极好,不过刹那便跑了很远。姜榆来不及思考,同样用轻功去追。

直觉告诉她,这人必与偷尸之人有关。

好在姜榆本身轻功也不差,追上那人毫不费力。但她有意拉开了与他之间的距离,不想被发现。

不知追了多久,穿过一片树林,那人停在了一片峭壁前。他左右看了看,见无人跟踪便按下一旁岩石上的一块凸起,随即原本平整倾斜的峭壁缓缓分开,出现了一个入口。他快步跑进去,入口随之关闭。

难怪找不到,竟藏得如此隐蔽。

姜榆走到峭壁前,按下那块凸起。左手在腰间响箭上摸索半天,没有拿出来。

现在把响箭放了,很容易打草惊蛇。

还是她先去看看吧。

姜榆把响箭放好,往入口里走去。

“轰——”

巨石合上,姜榆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一边四处观察。

隧道很长,两边有石灯照亮,看起来并没什么异常。

她怕这其中暗藏机关,所以走的很慢。

走了一半,她发现这路出乎意料的平静。

连一个机关都没有。

不应该啊,这偷尸人都不怕有外人闯入的吗?

走到尽头,峭壁后的全景才出现在眼前。

入目是错落有致的村庄,村庄很大,每隔几步路就会有户人家。房屋全部由石头砌成,手艺很粗糙,不像是能够住人的地方。

粗略数来,至少有三十多个石屋,但一直没见到有人出现,在昏暗的夕阳下显得格外瘆人。

这怎么像走到了个闹鬼的地方似的?

姜榆来到离她最近的石屋前。石屋没有门,只留了普通门长宽的缝隙供人出入。

她点了个火折子照亮,慢慢的走进去。屋内有很多杂草凌乱的铺在地上,中间放着四具用白布盖着的不知名物体。

看样子,应是尸体。

姜榆蹲下,两指掀开白布一角,是一具男尸。

四肢僵硬冰冷,毫无血色,早已死亡多时。

面部有发紫溃烂之处,是红城因中毒而死的百姓。

姜榆把整块白布掀开,一一查验,确认四具尸体都是红城百姓无疑。

估计其他石屋里应也都是红城百姓尸体。

看来,她还真是找对地方了。

只不过,他们的唇色怎么如此奇怪?

姜榆拿着火折子靠近其中一人的唇部观察。

他们因中毒而死,唇色应是深紫,现在却是纯黑色。

这是又有人给他们下毒?

百日僵能让尸体成为任人操控的毒人,而他们又被二次下了毒药。若是她猜的不错,这二次所下毒药定能使这些尸体威力大增。

这样看的话,西域人秘密潜入南国境内是想用这里的百姓来为他们打造一支无所畏惧的毒人军团。

可惜了,碰见她算西域人倒霉。

别的地方她不知道,但这一处藏尸点怕是要毁了。

姜榆把白布重新给尸体盖好,走出屋外,将腰间响箭放出,通知烨王带人赶来。

至于这些尸体,一会儿等人来了让他们放火烧了,省得他们再造人摆布,死后都不得安宁。

“竟然敢孤身闯入此地,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身后传来一男子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数个嘈杂的脚步声。多位带刀黑衣人人将她团团围住,姜榆回头,一身材魁梧男子手握刀柄站于离她几步远处。

虽是蒙着面戴着斗笠,但看这身形,腰间的长刀以及刀柄上的纹路。姜榆可以肯定,他们就是那日城外跟官兵接收尸体之人。

“你们西域人意图利用南国百姓制造毒人军团,你们就不怕死吗?”她冷言回敬。

“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子,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为首男子抽刀出鞘,高声命令道:“给我杀——”

话音一落,黑衣人齐齐冲上来。面对他们的攻击,姜榆镇定自若,利落躲闪,抓住时机出手,一击毙命,毫不拖沓。

片刻间,黑衣人已死伤大半。但只要人一少,为首男子挥挥手,又有不少黑衣人冲上前来。

姜榆是能打,可也架不住这样源源不断的人。半个时辰后,所有冲上来的黑衣人尽数死亡,她也同样体力不止,用剑撑着身体,跪在地上。

“你若是个男子,生在我西域,必将受到大王重用。”为首男子走到她面前,用刀指着她,“你们中原女子大多娇艳柔美,像你这种武功高强的美人儿实在少见。”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废话怎么这么多?”姜榆低头吐了口血,装作受伤起不来的样子,转移他的注意力,偷偷将随身携带的飞刀退到袖口。

男子笑了一声:“还是个有脾气的。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他缓缓举起弯刀,嘴角勾起,重重将其落下。

与此同时,姜榆眼神一冽,对准他心脏的位置将飞刀掷出。

“咣——”

黑衣男子的弯刀掉落在地,他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

同样的位置,插着一枚飞刀,还有从背后插入的长剑。

男子倒地死亡,身后之人将剑抽回,跑来将姜榆扶起。

“姑娘,你没事吧?”

姜榆摇摇头,这才看清来人。

是白衣美人儿的丈夫。

“你怎么在这里?”

“我只是碰巧经过。”他向姜榆拱手行礼道,“见此处有一通道,进来时瞧见这人要对姑娘不利,便动手解决了他。”

姜榆看了眼入口,岩石确已打开。

再看这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头发用冠束起,手拿长剑,与那日的打扮并无太大区别。

只是……这剑是不是不太对?

许是被她的目光盯的不适,男子下意识把剑往身后藏了藏。

姜榆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

但一想到白衣美人儿,她就自动把他归为好人一类。再加上人家又救了她的命,姜榆便不再多想,认真的向他行礼:“多谢搭救。”

男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举手之劳,无需在意。”

“此处十分危险,还是赶紧离开吧。”

一个无辜之人,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这里究竟是何地吧。

“好,在下护送姑娘出去。”

——

又过了半个时辰,烨王带人赶到。见石屋内的尸体大怒不已,直骂西域人丧心病狂,本想将尸体带回陵城向皇帝禀报。但经由姜榆提议,出于对逝去百姓的尊重,烨王吩咐官兵将他们抬出,分批烧掉。

白衣美人儿的丈夫在送她出来后便告辞离开,姜榆一直靠着石壁休息。残阳一来见她受伤,免不了又是一阵念叨。

入夜天黑,尸体焚烧的火光照亮了峭壁前的空地。姜榆在残阳的搀扶下站起身,对着那些死去之人鞠了一躬。

愿你们早登极乐,来生不再受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