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先皇祭日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54字
  • 2022-06-27 12:42:28

“属下无能,探查的人回来报,依旧查无所获。”

萧景渊翻书的手指一顿,微微蹙眉。

一个人的身世,怎么可能两次都没查到?

萧景渊合书,放到桌上,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敲击桌面,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眼神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道:“先缩小范围,从红城附近查起。”

广撒网的查法不行,那就一点点的来。

“是!”

说完事,没听到脚步声,萧景渊抬头看了眼程泰:“还有别的事?”

程泰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声音挺小:“主子,都过去了,您别难过。”

每年这时候,主子的心情都不好。

他一个男人,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瞧着主子那么难受心里不舒服,想着好歹劝一劝。

萧景渊再次翻开书,很平静的“嗯”了一声。

握书的手指紧绷,指甲泛白。

程泰叹了口气,不知该怎么说了。

每年都这样,嘴上说着没事,实际比谁都难受。

亲身经历了那种事,又怎么会好过。

“王爷。”

姜榆从外面端着木案进来,放到桌上:“该吃饭了。”

她今天穿了身新做的灰色骑装,衣摆不长,刚过膝盖,做的有点像裙子。颜色浅,很衬她的肤色。

萧景渊本有些沉重的心情在看到她时轻松了不少。

他拿起木案上的粥碗,另外一个玉盘推给姜榆:“本赏你。”

姜榆低头看了看,拿起就吃。

盘子里是汉堡。

她前几天没事的时候在厨房试着做了几个。

因为缺东西,味道跟现代肯定比不了,但也差不太多,至少她觉得口感上还可以。

做好分给孙师傅他们吃的时候,让这位祖宗看见了。

然后就说今早要吃。

现在……做好了又不吃!

姜榆这段时间被折磨的已然麻木,让干什么干什么。

不吃白不吃。

咬了口牛肉,心里第无数次骂他萧无耻,讨厌鬼。

程泰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刚提前那个日子,王爷虽说没什么,可明显瞧着脸色沉了些。

姜榆姑娘一进来,阴霾一扫而空,好几次还在笑。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王爷近来故意在欺负姜榆姑娘,且乐此不疲。

看来他们猜的没错,王爷肯定是……

程泰得意的摩挲下巴。

但之前为什么要一直否认呢?

真让人搞不懂。

——

五月十四,天晴。

伺候完渊王午睡,又看着萧景烨站了半个时辰马步,姜榆总算有了点能自己支配的时间。

摇摇晃晃的走到常待的休息房间,倒头就睡。

沈婆子在库房收拾大半天,回来找个东西,看姜榆在睡,一巴掌拍她屁股:“还睡还睡,还不赶紧起来整理行囊!”

姜榆平日警惕性非常高,在这个房间睡觉的时候就完全没了。正睡的好好的,让这一巴掌吓的一激灵,双眼通红。看清来人,脾气发不出来,气的踹被:“刚睡没一会儿啊沈姨!!”

她都要困死了!

沈婆子白她一眼:“大家都忙的热火朝天,程泰和红荛姑娘也收拾自己行囊去了,就你在这呼呼睡,你好意思?”

姜榆抹了把脸,烦:“这回又要去哪儿?”

“再过五日是先皇祭日,按祖制皇上跟王爷要去皇陵祭拜。你是御前带刀侍卫,也是王爷的侍卫,自然要跟着一块去。”

姜榆叹气,又倒回床上,被子蒙过头:“不急,还有五日呢。”

先睡一觉再说。

“嘿,你个死丫头!”

沈婆子放下东西,一把掀开被子:“我干活忙不过来,你来帮忙。”

说完,拉着人就往出走。

困的两眼通红的某人欲哭无泪。

五月十八。

渊王府。

清晨,下人们开始忙碌,将准备好祭拜的东西搬上车。

林管家和程泰红荛在看着下人们来回搬运。

最后的马车边,姜榆双手环胸,靠着车架在睡。

这几日白天在王府伺候祖宗忙的脚不着地,回家还要去炼药房学习更多的毒药炼制。睡眠时间一减再减,困的不行。

“嘿,小美人儿!”

萧景烨从后面拍她肩膀,又蹦到她面前,举着两个热包子,笑的可开心。

姜榆睁开通红的眼,休息不好,反应有点慢,看人的时候动作也很慢,目光里透着凉:“你是好久没挨揍了是吧?”

萧景烨脊背冒凉风,举包子的手放下,连连摇头:“没,没有。”

姜榆站直,眉头皱的紧,扫了眼萧景烨,拿过一个他手里的包子,小口小口的吃。

萧景烨终于松了口气。

但这副红眼睛皱眉的样子,看着还是吓人。

他也没敢说话,站边上跟她一起吃。

一个包子啃完,姜榆得去前面了。

她拍了拍萧景烨:“不开心就别笑。”

父母的祭日,谁会不难过呢。

就这个傻子,傻乎乎的用笑掩饰他的真实心情。

何必呢。

萧景烨本还挂着笑的脸慢慢落下。

——

整理完毕,队伍出发。

三个侍卫骑马在前,王爷马车在后,最前和最后都由大量官兵跟随保护。

姜榆拽着缰绳,脊背挺拔,没睡够精神有些差,脸色不好。

皇陵在离春游围猎场六十里远的桃林中,僻静,景色美,先皇以及他的两位妃子都葬在那里。

路途较远,还有很多事需要准备,所以需要提早几日前去。

出城走了三四个时辰,队伍停下休整。

姜榆根本没打算休息睡觉,因为她知道某位“祖宗”根本不会放过她。

果不其然。

祖宗下了马车,指名要她做叫花鸡吃。

是的,必须要叫花鸡。

姜榆话都不想多说,说了个“是”字,转头就去早已准备好的食材堆里翻找。

渊王吃东西很挑,所以孙师傅提早为他准备了各种吃的,生的熟的都有。

鸡是用调料腌制好的,她去河边采了两片叶子包好,捆上,又用泥巴涂好,再用火烧。

从生到熟,过程有些漫长。姜榆坐一边无聊的看着。

眼皮又开始发沉。

萧景渊把水带扔给程泰:“去跟皇兄说一声,让队伍再多休整半个时辰。”

“是。”

恒元帝正在河边另一处看风景。

听程泰说完,看了看离他不远打瞌睡的女孩,淡淡一笑:“按渊王说的去做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