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练起来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79字
  • 2022-06-27 12:37:58

所有人都呆住。

侍卫们嘴巴合不上。

脑身子比脑子反应快,赶紧跑过去扶皇上。

撞得哪都疼,恒元帝半天没爬起来。

他推开身边围着的侍卫,咬牙站起来,抹掉脸上的汗:“再来。”

“皇上请。”

脚在地上拈了拈,恒元帝加速朝姜榆跑过去。

因为飞的挺远,他现在离姜榆有挺长一段距离。

刚才只是下意识的挥拳,这次他不打算这么做。

准备用摔跤的方式把人撂倒。

虽然武功上面比不过,可好歹他母后是草原人,草原的勇士喜欢摔跤,他也是练过一点的。

姜榆这么瘦,摔她还不是轻轻松松?

思量一番,恒元帝心里有了底。

坐在树荫下乘凉的萧景渊轻声叹气。

何必呢。

姜榆看着冲过来的恒元帝,眯了眯眼。

恒元帝奔跑时低下身子,迅速伸出手,要去揪姜榆的衣服。

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猝不及防。

手还没碰到她,左腿膝盖突然被踹了一脚,腰间一紧,紧接着……

天旋地转。

“咣——”

再一次与地面来了亲密接触。

声音之大,响彻整个练武场。

在场众人:“……”

一侍卫拍拍旁边的人:“刚刚,刚刚我是看错了吗?皇上,皇上被揪着衣服扔出去了?!”

另一侍卫手动合上自己的下巴:“啊……对,还是十分轻松举起来扔出去的。”

皇上身形高大健硕,分量不轻,就那么……

那么随意的就举起来扔出去了!!

这还是个女人吗?!

姜榆拍了拍手,很无所谓:“还来吗?”

“来!”

恒元帝被侍卫扶着站起,不服输的劲头涌上,大喝一声再次朝她冲过来。

接下来的时间,练武场充满了各种惨叫以及“叮咣当当”的声音。

侍卫们不由自主的捂眼。

皇上被虐的太惨,没眼看。

半个时辰后。

姜榆伸了个懒腰。

活动活动,困意都没了。

低头看了眼呈大字状趴地上起不来的恒元帝,挺佩服的。

佩服他这种挨揍千万遍也不服输的精神。

蹲下,拍拍他肩膀:“皇上?”

恒元帝缓慢的抬头。

一张英俊的脸上,青青紫紫,肿成大包子。

姜榆挑眉,克制住抽搐的嘴角。

她发誓,她不是故意的。

真的已经很努力在控制自己的力道了。

但……莫名好笑。

“那个……还来吗皇上?”

一只手缓缓升起,指着她道:“等,等,等朕好、好了再……再打!”

脸肿的太厉害,说话不利索。

姜榆点头,对一边呆若木鸡的侍卫们挥挥手:“把皇上扶起来,叫大夫。”

“啊是,是。”

侍卫们这才蜂拥而上去看皇上。

坐地上看半天热闹的萧景烨回头,面无表情的问残阳:“小美人儿在家也这么教你?”

残阳嗤笑一声,耸耸肩:“这才哪儿到哪儿。”

他倒是巴不得师姐这么揍他。

师姐打他的比这狠太多太多了。

要是让烨王跟皇上试试每日他被打的那种力道,估计他们会觉得自己刚才受的简直就是在挠痒痒。

根本比不了。

——

偏殿。

恒元帝是被侍卫架着回来的。

倒不是因为伤疼,都是些擦伤,无关紧要。

来来回回的跑,又让人虐了好一阵,属实没什么力气。

府上的大夫为恒元帝处理了身上的伤,他拿着两个刚煮好的鸡蛋敷脸,目光相当幽怨地看着渊王:“朕付出这么大代价帮你把人留下,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萧景渊刚沐浴更衣完,面色红润了些,精神看着比之前好很多,悠哉悠哉的倒了杯茶,道:“她不会离开陵城。”

“为什么?”

“她在等人。”

恒元帝没听明白:“等什么人?”

萧景渊摇了摇头,没说话。

她从红城来到陵城绝非偶然。

买下宅子,安静的生活,一定有所目的。

直觉告诉他她是在等人。

具体是什么人,他不清楚。

还得再去查。

恒元帝见他不说话,扭头哼了一声。

很快反应过来不对。

看他弟弟这样,是早就知道人家姑娘不会走?

知道不告诉他,眼睁睁看他被打?!

他堂堂一国之君,让一个女子来回打到飞,他不要面子的啊!!

恒元帝呆滞一阵,越想越气,直接一个枕头飞过去。

——

姜榆以为恒元帝想学武就是随口一说。

毕竟被她虐的不轻,应该不会再有继续的心思。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恒元帝认真了。

平日里政务繁忙,恒元帝坚持日日抽时间去练体能,身上绑着沙袋绕御花园跑。得空来渊王府也会来找她请教。

他清楚练武首先要练自身的毅力和耐性,所以没有问武功招式,问的都是如何增强身体素质之法。

纵然姜榆之前再怎么觉得皇帝是闹着玩,时间一长见他这般认真的坚持,被他的态度打动,也就真的开始教他。

别的不说,光是锻炼这一块,姜榆可是很有办法的。

毕竟她在现代当过兵,又是警察,平常最不缺的就是体能训练。

除去体能,实战训练也很重要。

但考虑到恒元帝的综合情况,姜榆只教了最简单的几招。

于是乎,杜明每次跟着恒元帝来渊王府,就看人干干净净的进去,满脸满身是伤的出来。

跟姜榆对打的场面,回回都是人家小姑娘一动不动,啥事没有,就看皇上叮咣当的四处“飞”,四处撞。

他听着都疼。

替皇上疼。

皇上天天忙完政务就练这个,乐此不疲的,他一个做下人的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及时准备好各种治伤的药膏。

作为兄弟,肯定不能让皇上自己一个人“遭罪”,烨王也陪着练,渊王在旁边看着。

被虐了千百遍,皇上没叫苦叫疼过,反倒越练精神越好,干什么都特别有劲。

杜明瞧着,心里也高兴。

这日清晨。

偏殿。

萧景渊近来有了早起走走的习惯。

沐浴更衣完,他坐在桌前等姜榆做好吃的送来。

程泰敲门进来:“主子”

“查到了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