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皇上飞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24字
  • 2022-06-27 12:32:33

说到小时候做的那些事,恒元帝脸上微微泛红,踹了萧景烨一脚,笑骂:“再乱说信不信朕揍你!”

萧景烨撇撇嘴,一点不怕他,小声的跟姜榆说,“本王的皇嫂,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与皇兄是青梅竹马,自幼一同长大,感情可好呢。而且,皇兄没有纳妾,后宫只有皇嫂一人哦。”

这让姜榆很意外。。

无论是小说电视剧里还是过去的那些朝代中,帝王后宫妻妾成群是常态,除去满足自身需求,也是为了子嗣绵延,为皇室留下血脉。

历代新帝登基,后宫选秀都是头等大事。

面前这位,登基也有好几年,竟到现在还是只有一位皇后?

姜榆可以想象朝中大臣轮番上阵催促他为了子嗣考虑尽快纳妾的场面。

应该……挺难的。

对这位皇帝的印象不由得更好了。

恒元帝被姜榆看的不好意思,咳嗽一声,红着脸转移话题,“说正事呢,你到底是教朕不教?”

姜榆摇头。

“为什么?!”

恒元帝头一次见到不想做他老师的人。

“您九五之尊,身娇肉贵,属下怕给您打坏了。”

学武不是一朝一夕而成,过程艰难又枯燥,受伤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普通人还行,但这位是皇上,身上有一点点伤痕太医院都得倾巢出动。

她怕到时候一堆大臣噼里啪啦说什么她虐待皇上之类的。

麻烦。

恒元帝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一听松了口气,无所谓的开口,“没事,朕恕你无罪。”

姜榆还是摇头。

恒元帝咬牙。

这还请不动了是吗!

气死,转头看萧景渊。

对方正十分悠闲的站一边看热闹。

他悄咪咪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下一句他该怎么接?

萧景渊完全无视,转过脑袋吩咐下人去厨房拿些冰水送来。

恒元帝:“……”

他是真要学武吗?

当然不是!

还不是要帮他这个弟弟把人留下?

现在是闹哪样,弟弟都不说帮他说句话?

恒元帝气的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气结于胸,某皇帝愤愤地瞪姜榆,忽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很快平静,笑道:“不教?把朕之前给你的赏赐还来!”

姜榆:“???”

什么玩意儿?

“顺便,月俸也还,这个月的扣了。”

又是一道悠悠然的声音飘过来。

恒元帝看了看身边的渊王,才觉得他顺眼了点。

姜榆:“……”

知道她还不上,故意的!

从来都没这么无语过。

她放弃,“行,我教。”

——

练武不会一蹴而就。

学武更是。

传授技艺的开始,得先看看他们的身体素质。

姜榆让下人找了几个十斤的铁砂袋过来,指指,“绑上这个,绕整个练武场跑二十圈。”

她现在是老师的角色,就不太在意君臣礼仪。

说话声音又清又冷,很严肃。

恒元帝把沙袋在手里掂了掂,觉得还行。

绑在身上也没太大负担。

本来只打算绑一个,刚放下手,姜榆又在他腿上来了俩。

这重量瞬间就上来了。

“请吧,皇上。”

恒元帝活动了一下十分“沉重”的双腿,勉强一下,开始跑。

全程,姜榆都在看。

练武场占地非常大,她没让恒元帝饶最边缘的那圈跑,跑的是个小圈。

大概,也就和现代学校里四百米操场那么大。

总共是跑八公里。

对于一般人来说都很难

对于长期不锻炼的人就更难。

又负重三十斤,难上加难。

前五圈,恒元帝跑的还算可以。

速度虽然慢,但脸不红心不跳,状态很好。

第六圈也还看的过去。

第七圈,明显能够听见粗重的喘息声。

第八圈,速度直线下降。

第九圈,开始走,姜榆提醒了他一下,继续跑。

第十圈,跑不动了,还在坚持。

第十一圈,坚持不了,开始走。

第十二圈,不跑了。

第十三圈……

第十四圈……

第二十圈结束,恒元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嗓子里好像着了火,针扎似的刺痛,嘴巴发干,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热气,头重脚轻,特别难受。

萧景烨也跟着跑了,但情况比恒元帝要好一些。

侍卫赶忙上前给他们卸了沙袋。

沙袋一没,两人累的倒地就要休息,姜榆硬是逼着他们再走一圈。

萧景烨多少会点武功,身体素质还凑合。

恒元帝的情况即在姜榆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他的身体素质比她预想的好了那么一点。

就一点。

两人瘫软在地起不来,侍卫正按照姜榆交的方法给他们四肢按摩放松拉伸。

两人疼的龇牙咧嘴直叫。

姜榆掏了掏耳朵,十分耐心的等他们放松完。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叫疼的声音才停。

姜榆对还没缓过来的恒元帝勾勾手,面无表情地,“来,打一架。”

恒元帝的脸累的很红,满是汗水,闻言看了她一眼,幽幽地开口,“看朕不顺眼可以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要打朕。”

这女子一个人能打一群。

他,不会武,跟她打架?

找死呢?!

姜榆顿了下,似乎也觉得这么说不太好,就换了个说法,“皇上打我,我不还手。”

恒元帝眼睛亮了,“真的假的?”

“真的。”

“那朕得试试!”

侍卫把人扶起来,恒元帝活动了下手腕,跃跃欲试。

害他这么累,怎么说也得还回来点!

活动活动手腕,攥拳,直接挥出去。

姜榆依旧面无表情的站着。

甚至连看都没看他。

再怎么样,男人与女人之间存在天生的力量差距,这一拳过去不知道得有多疼。

侍卫们都为姜榆捏一把汗。

一直没反应的某女仍然没看人。

拳头快要碰到她的瞬间,姜榆后退一步,十分随意的抬了下腿。

随即,“嘭”的一声响。

侍卫们只觉身边划过什么东西。

恒元帝撞到树干,受冲击力又弹回地上。

他清晰的听见自己的骨头响

身后,哗啦啦掉了一堆树叶。

紧接着又是“啪”一声,落了两根好粗的树枝。

侍卫们:“……”

萧景烨:“……”

一直什么都没说的渊王:“……”

皇上,被打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