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活祖宗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67字
  • 2022-06-27 12:25:19

冯海一案闹得很大。

从最初立案到结案,中间过了一月时间

因涉案官员太多,光是他们的斩首,亲属流放以及家产清点充公就处理了半个月。

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又一次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天德客栈。

时值晌午,来来往往的人们不少都在休息吃饭。

“哎,听说了吗,街角那两家首饰铺子被官府带人封了!”

“何止那两家铺子,连带着好几家钱庄都封了!”

其中一男子小声问,“街角的铺子……那不是工部侍郎赵大人的产业吗?赵大人位高权重,为人又蛮横无理,还有人敢封他家的产业?”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工部侍郎是冯海一派的,冯海这回完了,还查出不少官员与他勾结的证据,工部侍郎就是其中之一。朝廷现在严查贪官污吏,任命贤德有才能之人为官。新任的工部侍郎孙大人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官,上任第一天就下令彻查赵大人名下那些不正当的产业,全部查封。一部分充公,一部分补偿给曾受过迫害的百姓们。”

桌角的男子抱怨道:“那两家首饰铺子价格贵的要命,我上次带我家娘子去看,一个破木簪要十辆银子。还强买强卖,碰了就要买,不买就要挨打。”

“还有那钱庄,也黑的要命呢!”

“这回好啊,不止是工部侍郎,与冯海有关的贪官污吏都被斩首,新任命的官员们都是清廉的好官。经过朝廷的考察,现已到各地上任,为百姓谋福祉去了。”

“是啊是啊,我们普通老百姓有好日子过了!”

“朝廷英明,皇上英明啊!”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皇上英明!”

客栈的百姓们纷纷的称赞起当今圣上。

二楼雅间。

靠窗的位置,一道清瘦的身影不紧不慢的倒了杯茶。

朝堂之上,一派党羽的覆灭,再在其原来的位置上任命新的官员,势必会撼动到一些官员的利益。

偌大的朝廷,不会只有冯海一个党派。

再加上既要与其他官员无任何关系,又要学府五车,为人坦荡正直,新任官员的选拔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不过好在恒元帝做事雷厉风行,心系百姓。最近出了这么多事,官员换任无可避免。

就算再多人阻止,怕也是不行的。

现在听百姓们这么一说,估计已经成了。

窗外,是熙熙攘攘的街市。

沉寂一月,陵城又恢复了原来的繁华。

没有了高官的压迫,百姓们脸上都洋溢着轻松的笑容。

“咚咚!”

红荛买完糕点回来,心情很好,敲敲桌子:“看什么呢,走啦!”

姜榆看了看她,点头起身。

眼角微垂,情绪不高。

自从抓到冯顺,她回渊王府之后,她的日子就越过越糟。

因为府上的祖宗又开始“折磨”她。

以前是在王府想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管。

现在不行。

“祖宗”早上醒来睁眼时第一件事必须得看见她,沐浴更衣束发必须得她来,别人不行。吃东西也得她做的,一会儿咸了,一会儿淡了,一会儿不合胃口,极其难伺候。

她好几次差点忍不住把碗扣他脸上。

好不容易吃完饭,“祖宗”又开始“花式整活”。

看书她得在一边守着,练字画丹青她得在边上研墨,得把宣纸铺平,把毛笔送到手上,热了扇风,渴了递水。

最离谱的是在院子里躺摇椅上晒太阳午睡,她也得站旁边。

站旁边挡阳光!

因为“太晒”!

太晒!

嫌晒你晒什么太阳?!

姜榆面无表情,心里捶死他千万次。

每次稍微有一点点不耐烦,“祖宗”就会用十分委屈的声音说:“本王身子被你看光没找你负责,在王府白待了这么久还想走也没追究你。身为本王的侍卫,做这么点事,你为何还要一脸这样的表情?”

再加上那双眼,水汽氤氲,雾蒙蒙,人又长得好看,瞧人时那副娇弱无力的样子,仿佛他受了天大的委屈。

姜榆:“……”

抬头望青天。

忍。

谁能理解她的无语!

要不是他是王爷,要不是他长得那么好看,她一定打到他连妈都不认识!

糟心的日子这么过了一个月,她感觉自己又瘦了好多。

绝对不是因为干活。

实打实的心累!

这不,今日红荛叫她陪着一块出来买些东西,才有点休息时间。

“钦差大人留步——”

两人刚走下楼梯,店小二紧跟着下来。

姜榆回头,见是叫她:“有事?”

店小二把她刚放桌子上的碎银子给她:“我们掌柜的说了,不收您的钱。”

姜榆没接:“钱不够?”

“不是不是不是,”店小二忙摆手,“我们掌柜的说了,您多次救了陵城百姓,这次又定了冯海的罪,连带着那么多迫害百姓的贪官污吏都受到惩治,是我们的大恩人。上次您又救了他,所以怎么都不会收您钱的。”

救了这儿的掌柜?

姜榆回想了一下。

哦,之前说看见她杀人的那个。

她还是没接:“吃饭花钱天经地义,留着吧。”

“可……”

“你们掌柜不要就自己留着。”

姜榆没再多说,转身走了。

店小二看着手上的碎银子,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办。

——

冯海一事了,时间也到了春末夏初。

天气越来越热,姑娘们纷纷着手开始做夏装。

这日一早,姜榆刚忙完那位祖宗的事,就被蒋婆子跟沈婆子拉着去布庄。

布庄掌柜跟她们很熟,热情接待了她们。

姜榆知道又要给她做衣服,没别的要求,做骑装,不要裙子。

打死不要裙子!

两个婆子允了。

量尺寸时,姜榆又被骂了一顿。

胳膊那么细,腿那么细,腰那么细,瘦的就那么一点点,吃的东西都吃哪儿去了!

她默默的听着,很想争辩一句。

那是她想瘦的吗?

府上有个天天折腾她的活“祖宗”,她能胖就怪了。

但看了看两个婆子怒气冲冲的脸,她不敢说。

怕挨打。

自己挑完布料,姜榆又给残阳选了一些,按照之前的做衣服的尺寸定做了好几套衣服。

又陪着两个婆子在街上逛了会儿才回府。

刚到门口,就看见了皇宫的侍卫。

皇上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