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萧无耻还是萧无耻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27字
  • 2022-06-27 12:14:05

两位大人与皇上说了半个时辰。

姜榆一直在门口站着,也听了个大概。

说的都是如何去补偿受害的官员和百姓。

恒元帝不是说着玩,谈话的最后,他加了一句“即刻去办”。

言辞认真,处处为百姓着想。

民间百姓都夸赞他是明君,现在看来是对的。

韩大人离开时,瞧见她,对她行了一礼。

边上那位大人也一样。

虽然不认识,但姜榆也如对韩大人一样给他还礼,表示尊敬。

人走了,她才上前,拱手行礼道:“参见陛下。”

恒元帝按了按太阳穴,头有些痛,听见声音笑了笑,直起身子,打趣道:“你这师弟还真是直言不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敢说朕体虚。”

说男人体虚,不是好的词汇。

更何况还是皇上。

“残阳年幼,还请皇上赎罪。”

“无妨,朕倒是喜欢他这个性子,太医院的太医每次来给朕请脉说的都是些难懂的话,烦都烦死了,还不如他说的直接了当。”恒元帝并不生气,感觉也不似刚才那般阴沉,“这次又立了大功,想好要什么奖赏了吗?”

姜榆认真的想了想,道:“钱。”

其实钱她也不想要。

因为之前已经赏了很多了。

但谁又会嫌钱多呢?

“哈哈哈哈哈,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爽。好,朕就再赐你们二人黄金白银各千两,金银珠宝十箱。”恒元帝顿了一下,“另外,还要升你的职。”

“升什么?”

“做朕的老师,教朕功夫。”

姜榆反应了一阵:“陛下让我教您功夫?”

恒元帝理所当然的点头。

她不理解,“御林军统领,禁卫军统领,朝堂上带兵打仗的将军们各个都武功高强,陛下为何要我来教您?而且,这皇宫守卫森严,陛下学也没有必要。”

“朕体虚,朕得多锻炼,强身健体,不然早完得被气死。”

恒元帝换了个姿势靠着,漫不经心道:“至于为什么让你教,朕是皇上,朕乐意,你有意见?”

姜榆:“……”

这理直气壮的语气……

没意见。

完全没有。

——

恒元帝又说了些事,倦了,让两人回去。

出门时,姜榆差点撞到人。

她说了声抱歉,那人福神行了礼,没有看她,很着急的往里走。

只留了一个背影。

是个女子。

姜榆扫了一眼,没在意,走了。

残阳要回烨王府,姜榆要回渊王府,两人是一个方向,但残阳要还远些。

目送残阳走远,姜榆才进府。

刚进去,林管家就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像幽灵一样的,叫她:“王爷醒了,指名要吃姑娘做的鸡丝粥。”

“孙师傅做的不行吗?”

鸡丝粥怎么做不都一个味儿?

为什么偏偏要她做?

林管家摇头,重复,“指名要姑娘做。”

“……行吧。”

做就做,还怕他不成!

姜榆去厨房,占了个灶台,一顿操作猛如虎。

切菜切的咣咣咣。

拿碗拿的叮当响。

仿佛是要拆房。

打杂的伙计们都不敢说话。

放佐料的时候,姜榆想了想,加了点特别的东西。

端着做好的粥,她微微一笑,心情好了不少。

偏殿。

萧景渊刚沐浴更衣完,半倚在榻上,整个人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属下参见王爷。”

听见有人进来,眼睛睁开一点。

姜榆把粥放在他面前的案上:“这是鸡丝粥,请王爷品尝。”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

内心疯狂喊叫。

吃吧!

吃吧!

赶紧吃!

萧景渊正过身子,看了眼粥,咳嗽几声,淡淡道:“本王不是很饿,反倒是姜侍卫一大早就四处奔波,辛苦的很,这碗粥本王赏给你。”

姜榆:“……”

这粥里她多加了两勺盐。

不为别的,就为之前他在皇上面前一脸委屈的告状害她走不了这事出口恶气。

做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人喝了粥之后各种痛苦表情。

越想越开心。

然而……

怎么没想到这人还有这种操作!

让她做了不吃,还赏给她?!

我用你赏!!

内心挣扎,面上不露,她道:“属下奔波是应该的,且在来的路上已经吃过饭了,王爷尚未病愈,要多吃些补补才好。”

萧景渊又靠了回去,道:“本王赏的,你收着便是,不必客气。”

“但……”

“姜侍卫这般推辞,莫非这粥里有何不妥?”

姜榆:“……自是没有的。”

“那姜侍卫喝了吧。”

姜榆咬牙:“是……”

妈蛋!

萧无耻还是萧无耻!

她严重怀疑这人是猜到这粥里多加料了!

萧景渊靠在软枕上,眼睛半眯着,在看手里拿着的书。

余光扫到女孩纠结的表情。

嘴角不可见的扬了下。

当真以为他不知道这粥不对?

一进来就让他赶紧喝,那个期待的表情。

就差把“我在粥里加了东西”几个字摆在脸上了。

傻不傻。

姜榆端起碗,无比烦躁。

喝还是不喝?

她加了好多盐…

很咸……

巨咸那种……

喝了会不会被齁死?

这种时候骂自己八百遍干嘛加那么多盐!

烦!

面前卖相极好的鸡丝粥,此刻就像一碗冒着泡泡的毒药。

张牙舞爪,仿佛在说:“来啊,来啊,快来喝我啊!”

姜榆闭了闭眼,咬牙。

算了!

喝就喝!

刚盛一勺放到嘴边,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是林管家。

林管家行礼,道:“启禀王爷,丞相夫人来了,想要见姜姑娘。”

姜榆一下放了碗:“王爷,属下告退。”

说完,一溜烟似的跑了。

林管家瞧她的背影,又看了看桌上撒出一些的粥,不解。

发生了什么?

跑那么快,跟逃命似的。

而榻上那位,并没什么表情,修长的手指翻了页书,仔仔细细的在看着。

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笑了笑。

真是只有意思的小刺猬。

——

后院。

姜榆跑出来,松了口气。

第N次骂一句萧无耻。

烦人!

走着走着才想起林管家说什么人找她。

丞相夫人。

冯海的妻子?

不说已经离开多年不知所踪吗,怎么会突然找她?

她四处找了找,下人见她在找人,带她到了凉亭处。

果真有人在等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