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冯海疯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83字
  • 2021-11-27 14:16:05

目送韩大人进了正殿,姜榆十分郁闷的去了厨房。

孙师傅像是早就知道她要来似的,准备了很多她爱吃的。

一想到自己还得在王府继续待着,又要面对该死的萧无耻,姜榆就燥的想打人。

烦还不能说,只能化愤怒为食欲。

满桌美食,都是她的!

林管家四人站在不远处,盯着这个狂吃狂吃毫无吃相的姑娘,四脸懵逼。

半天,孙师傅幽幽来了一句,“这孩子是受什么刺激了?”

之前吃东西一直都是可文明可优雅,特别赏心悦目的淑女样子。

今天吃的像饿狼。

就几天没见,孩子这是经历了点啥?

沈婆子摇摇头,对姜榆发生什么事都不感觉奇怪,“她爱怎么吃怎么吃,能吃还不好?瞧她瘦的那样,再不多吃点怕是遇见坏人要被打死。”

蒋婆子赞同的点头。

刚走到厨房门口的程泰正巧听见这句话。

无声笑了下。

她被打死?

开玩笑的吧。

一群坏人能挡住她一个就算不错不错的了!

还她被坏人打死。

你让那些死在她剑下,尸体论堆算的毒人黑袍人跟变异百姓怎么想?

——

风卷残云般扫光一桌美食,姜榆伸了个懒腰,满足地摸摸圆鼓鼓的肚子,美了。

本来要洗碗收拾桌子,孙师傅跟蒋婆子嫌弃她弄不干净,不让她干,愉快的将她赶出厨房。

于是,吃饱喝足的姜榆百般无聊的到院子里遛弯。

待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便准备出去转转然后回家。

王府门口,她遇见了同样要离开的韩大人。

韩大人的神情明显比来时要轻松许多,见她,便问要不要与他一起去丞相府看看。

姜榆欣然答应。

马车上,韩大人与她说起了案子的后续。

这几日她没来,发生的事情还不少。

一是关于百姓。

那日姜榆与渊王等人离开后,韩大人派人将迷雾森林可见安全范围内彻底搜查了一遍,找到了不少藏匿在此的嫌犯。

他们见冯顺被抓,不再反抗,都被带回了大理寺。

韩大人先让他们服下姜榆留的解药,解毒后审问,画押,收监。清算人数后与报官的案件数相对,正好一样。

他们虽中了毒,但触犯律法已成事实,会按照律法以及所犯之罪严格处理。

至于跟着冯顺作恶的那些,都被姜榆杀光,倒也是省了处置他们的力气。

二是关于冯顺。

冯顺被带入大理寺监牢连夜审问,交代了自己做的所有事,剩下什么都不说。

并且,着重强调,一切都是他一人所为,与任何人无关。

他不说还好,一说韩大人就想到了冯海。

故而带人去丞相府搜查冯顺的住所,除了些瓶瓶罐罐的毒药,还找出了大量的账册和书信。

上面清晰的记录了许多官员与冯顺的来往,有向其行贿的,订购罕见毒药的,还有密谋暗杀小地方官员的等等,数不胜数。

涉及官员之多,韩大人一时无法解决。

所以今日才会来渊王府请示皇上。

皇帝给的命令很明确,严格法办,一个不留。

韩大人这才敢放手去做,准备一个一个开始排查。

最先开始的必定是丞相府。

他来之前已经派兵过去了,估计现在正在彻底搜查中。

姜榆一直在闭目养神,听韩大人说完这些,随意地开口道:“大人之前派去守在丞相府周围的捕快中,有叛徒吧?”

韩大人一惊,“姑娘怎的知道?”

“若是没有叛徒,韩大人带兵来助我的时间会早些。我一直不见大人来,心中便有疑惑。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大人没收到消息,自然就是有人不想让大人知道冯顺偷偷出府了。”

她与韩大人制定的计划之一,就是要让冯顺自行露出马脚。

派人监视不是为了抓他,是为了让他出府去找那些消失的变异百姓,然后一举歼灭。

冯顺出府却无人将消息带回,自然是出了事。

韩大人叹了口气,“姑娘所言不差,那日本官久久不见有消息传回,便叫人去瞧,来人却回报说监视的捕快全都晕倒。将人带回待他们醒了一问才知,竟是他们其中一人在茶里下了蒙汗药。不过姑娘放心,人已被抓,本官自会处理。”

处不处理她倒是不关心。

只是好奇,会不会还有其他潜藏在大理寺捕快中的叛徒。

——

丞相府。

此刻门前站了许多官兵。

同样也有不少好信的百姓在门口聚堆瞧着,都被官兵拦住了。

本来还吵吵嚷嚷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事都的百姓们,见到姜榆跟韩大人来了,突然就消了声。

等姜榆走过去,他们才小声的开口。

“这就是钦差大人吧,年纪这么小,长得可真好看。”

“是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

“可她这么瘦,能杀了那么多坏人?”

百姓们的印象里,能杀坏人的都是人高马大的当兵的。

“瞎说什么呢?钦差大人这回又一次救了我们全城的百姓。我儿子就在大理寺当差,亲眼见到钦差大人杀光那些没良心的恶人,再乱说话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就是,说谁也不能说钦差大人!”

“你打不过还不允许人家打的过了?”

“小人之心,呸!”

一时间,百姓们对刚才说话那人群起而攻之。

姜榆自是听不见。

她跟着韩大人进了丞相府,高琅正在门口等。

高琅脸色似乎不太好,见到他们行了礼,带他们去见冯海。

姜榆观察了一下丞相府。

比起渊王府那种低调的奢华,这里的贵气就放在明面上了。

珍稀的花草树木,鱼池里各种品种罕见的鱼,还有站在秋千架上一看就不普通的鹦鹉。

最离谱的就是房檐下挂着的灯笼周边还用特别大的珍珠做了圈装饰。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家有钱。

渍,不免你的官免谁的?

虽然被贬为庶民,但皇帝还是给了冯海应有的体面,府上一切照旧如常。婢女,下人还是一样的多。

此刻都被官兵聚集在一起,瑟瑟发抖,谁都不敢说话。

高琅简单和他们说了下搜查的情况。

最后说了一句话。

冯海疯了。

姜榆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

疯了?

无缘无故怎么疯了?

高琅也说不清,只叫他们去看便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