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烦人的萧无耻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13字
  • 2022-01-16 14:21:14

那日服了解药,他又开始发高热。

昏昏沉沉,大多数时间都不太清醒。

好不容易烧退了,身子又觉得不舒服。上吐下泻,什么都吃不下。

折腾了好几日,今天才算好些,勉强有点精神能下床与皇上闲聊。

可那脸色着实是差,整个人瞧着虚弱极了,连带看人的眼神都没什么力气。

此刻,瞧姜榆的目光有些冷硬。

姜榆忽视,扫了眼他那张白的像鬼的脸,有点想笑。

椿华虽然是小毒,但副作用挺多。

每一种还都挺狗。

比如发高热……

比如全身无力……

比如……

接连不断的拉肚子。

别的她不知道,反正拉肚子是真的很折磨人。

就这位病美人的小身板,怕是没少遭罪。

脸白成这样,也不奇怪。

恒元帝脸上笑容没了,倒不是生气,就是很奇怪,“为何不想做侍卫了?嫌朕让你做事多俸禄少还是渊王府亏待你?”

论品阶,御前带刀侍卫虽然不及文武百官高,但胜在可随意活动,不太受规矩的约束。

论俸禄,他给的也不少啊!

正常每月的月俸,再加上她办案有功,来来回回的赏赐,都快够很多朝中大臣两年的俸禄了。

古往今来,向来没有女子做御前带刀侍卫。

更没有这么年轻的女子做御前带刀侍卫。

但姜榆不仅做了,还好几次被封了钦差大臣,拿着御赐的令牌办案行事,多少年岁长她数倍的官员见她都得礼让三分。

至于到渊王府,分明就是个拿钱不做事的美差啊。

外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为何这女子突然不想要了?

姜榆想了半天,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回答,干脆来了一句,“没有,就是不想做了。”

恒元帝:“……”

这话让他怎么接?

他一时语塞。

脑子里却是在想怎么才能把人留下。

且不说这姑娘邪门的厉害,单是为他这个弟弟,他也不能让人走。

姜榆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气氛凝固了很久。

“呵呵……”

半晌,响起一声轻笑。

姜榆抬眸看。

桌边的白衣美人儿调整了下坐姿,单手撑着脸,似笑非笑地,“在本王的府上白白待了这么久,本王又为了救你再次身陷险境,姜侍卫却说不想做便不愿做,这未免太不公平。”

姜榆皱眉想了想,以为这人是说她领月俸不干活。

那大不了把钱还你。

刚要开口说,只见这美人转过脑袋继续道,“那你之前在红城扒光了本王的衣服将本王看了个干净又该怎么算?”

“噗——”

恒元帝一口茶喷了。

看看姜榆,又看看萧君澈,双眼瞪大。

这什么情况!

那美人儿还未说完,看向恒元帝,声音还挺委屈,“臣弟被人看光了身子不要紧,万一传了出去可有损皇家颜面。皇兄得为臣弟做主。”

姜榆依旧面无表情。

握剑的那只手缩紧。

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呼啸奔腾。

这人当时不是晕了吗?

怎么可能知道衣服被她扒了?!

而且,这事还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明明是为了给他处理伤口包扎上药,搞得好像她图谋不轨对这人做了什么似的。

救你你咋不说呢?

烦人!

烦人!!

恒元帝放下茶盏,整理了一下,听萧君澈这么一说,他倒是想到了个方法,道:“四弟是南国尊贵的王爷,也是朕最疼爱的弟弟,向来不喜人近身,故而朕曾下令不许闲杂人等靠近渊王。你这女子竟是看了四弟的身子,实属大不敬。但看在你此次办案有功的份上,朕便不予追究,辞去侍卫一事也休要再提。”

哪有什么命令,什么不喜近身?

全是假的。

不过是顺着话编个理由罢了。

但扒光衣服这事,待会儿他可得好好问问。

姜榆:“……”

皇上您演技略拙。

不让近身?

天天林管家伺候谁起床穿衣,程泰红荛保护谁呢?

理由能不能再烂一点!

姜榆思索了一下,准备找找别的方法。

恒元帝像是猜到她要张嘴说话,直接摆摆手,“此事不必再议,过几日朕会另给你封赏。朕跟渊王还有事要谈,你先出去。”

语速之快,生怕她插一句嘴。

姜榆这个气。

偏偏暂时还想不出来什么话去应对。

“是,属下告退。”

临走,还不忘偷偷瞪那人一眼。

从今天开始,他不叫萧君澈,不是病美人儿,也不是渊王。

是萧无耻。

对,萧无耻!

一幅自己瘦了莫大委屈的口吻跟皇帝告状,这回是真走不了了!

烦!

——

辞去侍卫一职的事儿被拒绝,且再无回旋的余地,姜榆整个人看上去很烦躁。

周围气压低的,身边没人敢靠近。

刚走出正殿没多远,她撞到了个人。

是韩大人。

姜榆拱手,“韩大人。”

韩大人正了正乌纱帽,还礼,“见过姜姑娘。”

“大人怎来了渊王府?”

“自是为冯顺一事而来,本是打算进宫面圣,但听闻皇上来了渊王府,故而到此打扰。”

文武百官都知道,渊王不喜欢有官员到他府上。

他虽是不参与政事的闲散王爷,但却是皇上最疼爱的弟弟,皇上对他向来照顾,有求必应。

曾经有官员为了仕途顺利,特备厚礼来渊王府拜见。

名为拜见,实为求见。

大概就是想求渊王在皇帝面前为其美言几句,能让其加官进爵什么的。

渊王自是不会同意,通通连人带东西赶了出去。

但上门拜见者依旧络绎不绝。

后来还是皇帝下了命令才了事。

同时,渊王府也换了一批身手不凡的护院。

若见官员前来,必然要说明目的,否则便一律不准进。

擅闯者,轻则“请”走,重则打走。

韩大人今日来,也是十分的小心。

姜榆皱眉,“冯顺的事,现在还未解决?”

抓住了该杀杀该斩斩呗。

都七天了还没好?

韩大人叹了口气,“这事涉及颇多,本官一时无法做决断,所以得来请示皇上。”

姜榆没再问,给韩大人让了路。

大概是朝中政党关系的问题。

太复杂,她不想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