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回家睡觉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70字
  • 2022-06-27 12:00:19

回到渊王府时,萧景渊已陷入昏迷。

他出府除了身边的几人外再无人知道,回府时也是从偏门回的。

身份特殊,很多事情都不能说。

自然,受了伤一事就更加不能宣扬。

程泰秘密叫了府上的大夫来偏殿给萧景渊看伤。

姜榆没跟着他们回来,跟程泰说了一声,先回家。

程泰焦心萧景渊的伤,并没太在意她。

家里还有些备用的草药,姜榆翻了翻,够做次解药。

椿华炼制容易,炼制它的解药更容易。两个时辰后,姜榆就做好了。

中间一次失败都没有。

雨仍然未停。

姜榆带着解药回了渊王府,本是要从大门进去,看了眼黑漆漆的的天,又想到渊王受伤,觉得不妥。

于是,果断选择翻墙。

护院只听西面围墙那里有动静,跑过去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怕不是什么野猫之类的。

但下雨天也出来吗?

真奇怪。

偏殿。

程泰,红荛,蒋沈两个婆子,林管家和孙师傅都在。

林管家四人是府上的老人,有事从来都不避讳着他们。

此刻,一众人忧心忡忡地看着府上大夫给渊王看伤。

大夫姓何,在王府当差已有八年,平日里负责看管药房。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普通的杂役,实际上是为了以防万一养在府上的大夫。

何大夫早年间四处云游,为穷苦百姓治病,为人坦荡豪爽,嫉恶如仇。后来被乔装出行的恒元帝和萧君澈遇见,了解了兄弟二人的经历,自愿以杂役的身份入了渊王府。

医术虽不如卢老那般出神入化的高明,却也极是少见,尤其在疑难杂症方面颇有造诣。

何大夫把脉过后,又用剪刀剪开右臂伤处的衣服,观察伤口。

伤口创面较大,箭射入很深,在流血,应当是被处理过,没有化脓,只是皮肉隐隐泛黑。

是中毒无疑了。

他再细细地瞧,皮肉中的黑色很淡,且并未扩散,应是毒性被何物给压制住了。

若非如此,泛黑的颜色不会那么浅,而这条手臂,怕也是早就不能要了。

“何大夫,主子他怎么样了?”

“王爷本就体弱,风寒未愈,今夜怕是进行了剧烈的活动,过度劳累,又受了箭伤,这才会晕倒。”何大夫将纱布放回药箱,瞧着伤处叹了口气,“主要原因还是箭上的毒,可这毒为何,老夫无能为力。”

解毒,一向不是大夫们擅长的。

“解药在这。”

一道清冷的女声从后面传来,跟着来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程泰下意识伸手接过。

是个白色的药瓶。

他回头看,是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姜榆。

女孩还是刚才的那身衣服,没来的及换,被雨淋的湿透,上面还有大片的血,头发也乱糟糟的,却也丝毫不影响她的好看。

不似打架似的恣意张狂,傲气凛然。此刻的她很安静,双眸平淡,面无表情的,很冷,周身气压不太高。

又是平时那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姜榆没看床上的人,话对着程泰红荛说的,也是对着何大夫:“一次两粒,一日三次,药吃光为止。可能会有不适,不必在意,毒清了就好了。”

椿华是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毒,但是副作用还挺多。

比如……

姜榆刚才斟酌了半天,到底也没说。

程泰知道她会解毒,信得过她,将药瓶收好:“多谢姑娘。”

“不必。”

姜榆见没什么事,转身要走。

还没等迈开步,一把被抓住袖子扯到一边。

两个婆子打看见她就想问,蒋婆子先照着她后背拍了一巴掌:“死丫头片子,有没有哪受伤?”

这一身血,知道的是别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受了多重的伤!

姜榆被拍的疼,皱眉,敢怒不敢言:“没有没有,这是别人的血,不是我的。”

两个婆子明显不信,上下打量了她半天,又让她转了几个圈,确认没啥严重的伤这才放心。

打架嘛,你一招我一式受点轻伤难免,不像之前那么吓人她们觉得就行。

姜榆以为没啥事了,要走。

又被一把拉回来。

沈婆子又拍了她一巴掌,气冲冲的:“听程侍卫说你又单枪匹马的闯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了?你咋那么厉害呢?回来说一声带人去能累死你?一个姑娘家天天不要命似的,哪有坏人往哪儿跑,还一个人跑!你是厉害,你万一打不过出点啥事怎么办?没听老话说嘛众人拾柴火焰高,一群人总比一个人好……%¥!&$”

以下省略万字。

好不容易沈婆子说完了,蒋婆子又来:“能不能长点记性,下次出去抓人的时候报备一下,带着点人。你说你这个年纪再能打又能打多少,到头来自己不还是得受点伤?带人去又能怎么的了呢,不还能帮你忙……吧啦吧啦……&$%!¥……”

再次省略一万字……

姜榆瞧着在她面前喋喋不休的俩人,感觉有无数只苍蝇在她耳边飞。

啊啊啊啊啊啊烦!

——

从渊王府翻墙出来,姜榆的耳边的嗡嗡声还没停。

两个长辈是心疼她,关心她,才会这么……

说的多了一些。

在偏殿听两个婆子说话的时候,姜榆一直在心里默念上边的话。

不然她容易控制不住,一拳打过去。

天边透了点光。

绵绵细雨慢慢成了零星的雨滴。

姜榆回家,烧好水,又洗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澡。

把自己从头到脚洗的发光那种。

又是被雨淋,又是沾上血的,脏死了。

她受不了。

打了这一架,大伤口没有,小伤口倒是不少,其中也不乏被那两个毒人划伤的地方。姜榆去炼药房拿解毒和消炎止血的药膏,一一包扎处理好。

再把自己那身脏兮兮潮乎乎的衣服和鞋子洗好晾上,姜榆总算是收拾好了。

伸了个懒腰,身体觉得很累。

男女之间,速度力量本就有差异。饶是姜榆再能打,一对多,终是会消耗大量的体力。

打架的时候她会兴奋,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事情都解决了,那种疲累之感一下就涌上来。

差了这么久的案子,总算是结束了。

姜榆回房间,掀开被子上床。

人她抓到了,剩下的她可不管了。

打了个哈欠,眼皮合上。

睡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