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最烦被威胁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000字
  • 2022-06-27 11:57:22

程泰和红荛半个时辰后带着大批人马匆匆赶来。

随行的自然少不了大理寺少卿韩大人。

他本来正在大理寺查卷宗,一见渊王府红荛侍卫来说是姜榆一人去找冯顺,腿一软,差点站不稳。

冯顺是幕后真凶,那些失踪的变异百姓必然为他所用。

以一敌多,这么危险的情况这姑娘单枪匹马的去?

万一有什么闪失他是真没法交代。

当即就召集了大理寺官兵跟着红荛要给姜榆帮忙。

只是他没想到,冯顺躲藏的地方竟是由前御史府进入的迷雾森林。

更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渊王。

遍地鲜血,着实让人心惊,程泰和红荛忙跑过去找渊王,拱手行礼:“主子。”

萧景渊背靠巨石而立,身上被雨淋湿,脸色很差,“嗯”了一声。

视线扫过地上的尸体,“处理好。”

姜榆下手狠,不少人手脚都被折断。再惨点的,一剑划破了肚子,肠子内脏什么的都跑出来,很恶心。

萧景渊看着头疼。

“是。”

程泰刚抬头,看主子脸色不好,想起他风寒未愈,身子可能撑不住,便上前去扶他。

手扶着他胳膊,程泰一愣。

主子……怎的在抖?

他上下打量,瞧见他右臂包着的白布上有血渗出,瞪大眼:“主子受伤了?!”

一句话,五个字,成功聚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忙去查看,血量渗出不少,白布被染红了大半,而且,血隐隐泛黑。

有毒!

主子受伤本就不该,怎的还中毒了?

早知就该拦着主子,或是换他来这里救姑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了我的毒还能撑如此之久,看来渊王殿下也并非如外人所说那般虚弱无比。”

冯顺被官兵控制住,双手反剪的姿势捆上,捆了个结实。此刻被压制着,正朝他们这边看,笑的张狂,眼中有得意之色。

程泰闻言,冷了脸,正声道:“敢对王爷下毒,你就算死万次都不够!”

“我年事已高,早就是半个身子埋进黄土的人了。我死了不要紧,但渊王殿下……”冯顺顿了顿,啧啧啧的摇头,“怕是不行哦。”

“你!”

程泰气结,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解药交出来!”

“解药我可以给,但是有条件。”

“说!”

“杀了那个贱人,让我家老爷官复原职。”

“真是痴人说梦!”

这两个哪个都不可能实现!

冯顺叹了口气,故作无奈状:“那就没办法了。过了六个时辰没有解药,毒就会扩散到全身,到时就算华佗在世也于事无补。”

程泰气的直咬牙,恨不得一刀杀了这老匹夫。

可他又不能。

“呵。”

后面传来一声嗤笑。

程泰回头,是站在渊王不远一直闭目不言语的姜榆。

女孩身上脸上有血,眉宇间燥意明显,眼角微红,周身低气压。走过来,蹲下,拍拍冯顺的脸,漫不经心的:“是不是以为只有你会炼‘椿华’?”

听到“椿华”这两个字,冯顺得意的神情跟目光就崩裂了,“你怎么知道?”

椿华属于微烈性毒药之一,中毒后会感觉自己全身的筋脉犹如被人生生折断一般,疼痛难忍。

若在限定时辰内未服下解药,中毒者将会七窍流血,筋脉爆裂而亡。

此毒少见,他花了很久才找到炼制成功。

这女子年轻轻轻,是如何知晓的?

姜榆笑了下:“你忘了我是谁?”

她是毒帝的徒弟,从小到大,虽然师父不让碰,可各种稀奇罕见的毒她见的太多了。

椿华虽然算个烈性毒药,但这种级别的,连《青石杂技》第一页都上不去。

一开始没时间想,刚刚人都收拾完了,她便取了点渊王伤处的血液做了个实验,证实箭上之毒为椿华无异。

程泰他们还没来的时候,姜榆一直在回想炼制解药的所需草药和步骤。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再加上她之前用特制的药水压制化毒性,渊王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冯顺此刻也想起了她的身份,想到这毒难不倒她,心中愤懑,挣扎着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又被官兵控制。两下不得,高声破口大骂:“贱人!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

姜榆毫不在乎,站起身,走到一个官兵的面前,指指他手里的长棍,伸出手。

官兵怕她,颤巍巍的把长棍给了她。

姜榆接过,“咔嚓”一声直接撅折。

长棍登时变成两根短棍。

姜榆把两根短棍一只手握住,觉得不错,走回来。棍子点了点冯顺后面的两个兵,又扬了下,意思是躲开。

两个兵慌忙闪到一边。

姜榆看着冯顺,面无表情的照着他脑袋抡了一棍子。

所有人都傻眼了。

似是觉得不够,她又补了一棍。

长棍打人疼,合在一起的两根短棍打人更疼。

冯顺倒地,一头血,晕的不能再晕。

姜榆扔了棍子,眼角的红慢慢褪去,杀意也减了不少,眼中只剩下蔑视,“最烦别人威胁。”

程泰看了眼她,又看了眼地上的冯顺,手动竖起大拇指。

——

因着渊王身体的关系,程泰和红荛他们得先带人回去。

临走前,程泰红荛看着韩大人,还有他的兵,笑着开口问道:“今晚看见什么了?”

韩大人没明白:“看见殿下和……”

两人又重复一遍,眯着眼,语速慢了些,一字一顿:“看,见,什,么?”

韩大人瞧着面色苍白如纸的渊王,懂了:“下官只看见姑娘孤军奋战,击败冯顺一行,随后你和红荛姑娘与下官一同带人来帮忙。”

全程没有提渊王。

官兵们也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此刻也纷纷附和。

程泰点头,算是满意,带人走了。

姜榆拍了拍韩大人的肩膀,示意他加油。

韩大人欲哭无泪。

一地尸体,还有个被两闷棍打晕的冯顺,处理起来麻烦的很。

怎么最难搞的后续问题都留给他?

还要被人眼神跟言语警告。

这一天天的,真是太不容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