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恩人不一定是好人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999字
  • 2022-06-27 11:47:48

姜榆还在懊恼,注意力飘飞,走神了。

萧景渊看她一眼,微微眉头,慢吞吞的站起来,走到她身前。

姜榆个子高,萧君澈更高,直接就把她挡住。

是把人护在身后的姿态。

冯顺眯了眯眼。

萧景渊是整个南国都出了名的好看。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勾魂摄魄,那张脸更是让无数女子都自愧不如,男人看了心动不已。

相貌虽极为出众,长的精致,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娘气。一颦一笑温柔隽雅,有着属于男子的刚毅与果决。

饶是被一群极具危险性的人物围着,也是淡然自若的模样,只是声音冷了些:毒害百姓,妄图霍乱一城,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冯顺鼓掌,冷笑道:“原来渊王殿下还真并非如外界所说,只是个每天喝药度日的废物王爷。”

萧景渊并未作答,只道:“理由?”

做这一切事情的理由。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瞒着的,冯顺抬手,手指方向对着萧景渊,话语里是咬牙切齿的恨意,“自是因为这个贱人!”

贱人不是骂萧景渊。

手指也不是指萧景渊。

对准的是他身后的姜榆。

姜榆走到边上,双手环胸,被骂了也不生气,面无表情:“冯海被罢官免职,你觉得是因为我,所以要下毒害人?”

她之前想过很多种冯顺害人的理由。

最靠点边的也就这一条。

但她搞不懂,下毒害人,中毒的百姓去杀人抢劫,跟她有什么关系?

能害到她?

当然不可能。

“老爷是两朝元老,官至丞相,为南国鞠躬尽瘁。若非因你,世子怎会断腿?老爷又怎会接连触怒圣上,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姜榆听完他这话,深深明白了一件事。

三观不正的人现代有,古代更有。

她简直想笑:“冯泽身为丞相府世子,不发奋读书练武为国做贡献也就罢了,反倒为祸乡里,好色成性,我废了他腿是轻的。至于冯海,几次栽赃陷害,想置我于死地。皇上明鉴,也只是免了他的官,让他在丞相府颐养天年。这些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你却把事情赖到我头上?”

老头脑子有毛病吧?

冯顺怒道:“若非你这女子几次三番加害世子,又怎会发生后来之事?”

姜榆:“……”

她不想跟脑子有病的人说话。

萧景渊道:“你以为,冯海被罢官,真的只是因着他春游围猎时所做之事吗?”

冯顺拧眉:“什么意思?”

“冯海位列百官之首,表面清正廉洁,私下结党营私,买官卖官,私吞赋税,强抢民财,派人暗中杀害与他政见不合以及违背他意愿的官员,不知害死多少无辜之人。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灭九族的大罪,如今只是免官就让你如此,冯顺,值吗?”

冯顺愣了一瞬,仅一瞬,便哈哈大笑,随即冷冷道:“渊王殿下以为我会信这些?”

萧景渊轻笑:“冯海与你有大恩,你自然不会相信他是恶人。”

“你十八岁入丞相府为奴,因长的瘦弱,处处遭人欺负。轻则干活,重则拳打脚踢,多次差点被打死。是冯海出面严惩那些辱你之人,见你做事机灵,便留在了身边。”

“你的确是丞相府的奴隶,但不是被卖,而是自愿为奴。”

姜榆看向他。

为何这些她不知道?

“你的母亲本是大家闺秀,出城游玩时被山贼掳走凌辱后怀有身孕。几次堕胎不成,只得将你生下,同时也恨毒了你。你自幼便不得喜爱,常被打骂,饥不果腹,住在狗笼里。一直到了十八岁,你母亲瞧你越发的不顺眼,打了你一顿之后叫了人伢子来,要把你卖到低等的窑子中去。那里的客人都有特殊癖好,专爱折磨人。你怕的很,便趁着无人偷偷溜出家门。跑了很久,最后晕倒在了丞相府。”

“那日恰巧冯海上朝,瞧见你晕倒,便吩咐府上的人将你留下养伤。你无以为报,自愿入丞相府为奴。”

“在丞相府待了半年,已是府上的小总管,刚过的好些便被你的母亲找到。不仅日日在丞相府闹事要你回家,甚至还在你出府采办之时找人跟踪你,将你打晕卖到窑中去。”

“窑中日子暗无天日,你受尽折磨。本以为一个无名下人丢了也不会被发现,却不想三日后官府带兵来查,把你救下,同时也查封了那处。”

“后来才知,是冯海第一个发现你不见,询问无果后派人去查。查明全部的真相后,欺辱你的所有人,包括你的母亲,都死了。”

“冯海于你恩同再造,你感激他,留在了丞相府,成了他的管家,跟了他一辈子。”

萧景渊的声音非常有磁性,低沉醇厚,温雅如沐风。

说了好长一段话,有些咳嗽,嗓子略哑,说起话来还是让人耳朵怀孕,“他与你有恩,你信他,但他未必是你想的那样好。”

冯顺对于渊王知道他的底细没有感到奇怪,对他说的话也不信:“老爷对我的恩,我当牛做马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王爷莫不是以为我会相信老爷做过这些事?”

“若是冯海没做过,相国夫人又为何离府,多年不归?”

这一句话让冯顺无言以对。

关于相国夫人,姜榆听萧景烨说过一些。

家世显赫,出身于名门望族,绝对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又饱读诗书,容貌非凡,是南国第一才女。

与冯海是两情相悦,嫁入丞相府后贤良淑德,操持府内大小事务,把丞相府管理的井井有条,又与冯海夫妻恩爱,相敬如宾,是当时的一段佳话。

但后来不知为何,相国夫人突然进宫面圣,向皇帝请求去偏远贫苦之地开办学堂为孩子们教学,皇帝应允。

这一去,就是十五年,再未回来。

而冯海也纳过几房妾室,只是没有感情罢了。

相国夫人之所以离去的原因,至今无人知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