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蠢哭了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206字
  • 2021-11-27 18:44:28

萧君澈将人牢牢护在怀里,偏头看了眼射进右臂的箭,直接拔掉。

姜榆清楚感受到了这人压抑的痛哼。

还未等她开口说些什么,手又让那人拉住,温温热热,被带着跑。

还是现代人的时候,姜榆就常年手脚冰凉。死了穿越到这个地方,这具身体也有一样的毛病,还比她原来严重的多。两只手泡热水都暖不了,又总是戴手套,冷的像个冰块。

现在手被牵着,露出的手指感受到对方掌中的热意,让姜榆觉得怪怪的。

怎么怪,她也不知道。

追杀姜榆的黑袍人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萧君澈而停止追杀,反倒是追的越来越紧。

二人跑的快,利箭不断擦肩而过。

以前看小说,姜榆觉得很迷。为什么每次书中主角被坏人拿着箭追杀,坏人次次都射不中他们。

现在懂了,不是坏人射不准,而是只要留心,跑的够快,的确能躲开。

当然,这种可能仅存在于古代。

姜榆会轻功,一个人飞檐走壁跑的快,但萧君澈不会。她便跟着在地上跑,不时挥剑挡下黑衣人射出的箭。

前方,大雾弥漫。

后方,敌人穷追不舍。

不知何处有路,何处有阻,只顾一门心思的往前跑。

兜兜转转的,竟来到那次找到失踪妇女儿童的山崖。

没有犹豫,姜榆拉住萧君澈的手,用轻功下去。

她记得清楚,不远处有个石洞。

用最快的速度跑进去,两人躲在大石后,喘气都不敢大声。

这个石洞很隐秘,在一块巨石之后,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外面很快传来脚步声,在这四周来回环绕,应是在找他们。

伴随着的还有交谈之声。

说的不是中原话,姜榆听不懂。

过了很久,声音才彻底消失。

唯恐有诈,姜榆小心的出去查看,确认那群人的确是走了,才放下心。

回到山洞,那人已瘫软坐在地上。

姜榆蹲下给他看伤。

箭射进了他的右臂,又被他直接拔掉,带出了血肉,一片模糊。

总之,很狰狞。

古代的箭头设计成三角形,其实是有道理的。

三角形下面的两个角异常尖锐,从身体里拔出来时会勾出你的皮肉,其疼痛程度难以言表。

起到的也是个折磨的作用。

可想而知,拔箭的时候有多痛。

姜榆拿出残阳之前给的金疮药,正要倒在萧君澈伤口之上,眼神忽然一凌。

伤口泛黑,箭上有毒!

妈的!

姜榆暗骂一句,眉头紧锁,从衣摆撕了块布下来,又把布撕成两条,分别绑在伤口上下两处。

她用的力气大,绑的紧,为的是不让毒素继续扩散。

刚才看过,跑了这么久,毒素扩散的并不快,没什么危险。

许是力气大痛了,一直在低头喘息的那人抬头了。

还是那张好看的脸,肤色与他的白衣几乎无异,布满汗水,一滴一滴顺着刚毅流畅的下颚线滑落。

跑的久了,桃花眼略微有些失神,长长的睫毛也被汗水浸湿。胸腔随着喘息起伏,再配上他的脸,活脱脱的美男图。

而此刻,某美男正看着她。

姜榆正在看他的伤口。

毒血得吸出来,但怎么吸?

她用嘴?

不科学,大概率自己也会中毒。

怎么办呢?

姜榆歪头想了想,有了办法。

人不行,动物总是行的。

她掏出了个小木管,拔掉塞子,把它倒在了伤口上。

萧君澈只觉伤口有种软趴趴的的触感,看清手臂上是什么东西之后,恨不得马上甩掉。

蚂蟥。

是蚂蟥。

蚂蟥吸血,这些毒血对它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姜榆抓着萧君澈的胳膊,不让他动,“有点疼,忍着。”

萧君澈几乎不可闻的叹气,“嗯。”

蚂蟥见了血,疯狂的蠕动。

不过片刻,身子便涨了几倍大。

这蚂蟥是姜榆昨天抓来入药的,忘了放回炼药房。

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看血吸的差不多,姜榆用木棍把蚂蟥挑开。

随后抽出匕首,划开火折子炙烤刀身,要割掉腐肉。

蚂蟥吸了血,四周的肉也留不得。

“得罪了王爷。”

刀划肉的瞬间,姜榆听到了那人压制不住的痛哼还有身体的颤抖。

“呃啊——”

没有麻药,没有止痛剂,生割肉是很痛的。

没办法,忍忍吧。

姜榆尽可能加快手上的动作,割去腐肉,再拿出自己炼制的解毒药水涂上,又让萧君澈遭了会儿罪。

这药水能抑制毒性,具体解毒,还得回去说。

等姜榆帮他把伤口包扎好,萧君澈仿佛像是从水里出来的人儿。

是了,生着病,跑了这么久,又受了伤,着实不易。

姜榆才有功夫问,“王爷怎么在这儿?”

萧君澈声音微哑,汗水止不住的流,“侍卫丢了,本王亲自找。”

这是在暗指她几日不去王府?

老实说,不想去也的确因着这个人。

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她给那个老匹夫道歉,看着心烦。

但她不能说。

“程泰和红荛呢?”

“随后就到。”

姜榆笑了,“王爷这幅身子,不带护卫就敢只身闯进这危险冲冲之地,莫非是疯了不成?”

在这种情况下,姜榆不想跟他讲什么主仆之礼。

饶是她不喜欢这个王爷,她也不愿意有无辜之人在这里丧命。

况且,宽敞舒服的王府不待,跑这儿来干什么?

脑子烧坏了??

萧君澈也笑了,很淡那种,“几日不见,胆子大了,敢这么跟本王说话。”

现在是纠结怎么说话的时候?

姜榆揉揉眉心,很烦。

自己倒还是能闯闯,有了这么个尊贵的王爷,怎么都是不行了。

万一出了事,她付不起这个责任。

姜榆出去看了眼,没有人,回来扶起萧君澈,“属下送您回去。”

萧君澈起身不稳,握着她的手有些用力,“回不去了。”

姜榆不解。

桃花眼与她对视,深沉镇静,“你带本王来了他的老巢。”

姜榆:“!!!”

话音刚落,拍手鼓掌的声音从暗中传出。

紧接着,大片的光亮笼罩了他们俩人的微微火光。

姜榆也看清了来人。

一群变异的百姓举着火把,前面走着一个黑袍人。

黑袍人摘了兜帽,露出无比苍老的脸。

是冯顺。

冯顺不像那日所见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满是得意,“本是要抓一个,没想到抓了两个。”

狭长的眼眯着,看姜榆,笑,“你好啊,钦差大人。”

姜榆没动。

她不是被吓着或是惊讶住,而是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山洞,不特么是之前救出失踪妇女儿童的地方吗。

也是那群毒人的老巢。

她带着渊王自动进了狼窝?!

姜榆突然对自己很是无语。

被蠢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