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突然出现的他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49字
  • 2022-05-30 21:47:53

姜榆没直接去迷雾森林,反而先在家待着。

这几日她不去王府,天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早上起来给残阳做早饭,把人送走后回去继续睡,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了之后就练练功,收拾屋子,再不就去炼药房炼个新药什么的。到了晚上,约摸残阳快回来,进厨房做饭。

一连几天花样不变,残阳吃的可开心。心里虽然疑惑,但着实也不敢问为啥。

就这么过了四天。

陵城百姓已经恢复正常生活,那些家中死了人或是被抢劫的人家在官府的帮助下也慢慢开始好转。

百姓们纵然还是害怕,毕竟真凶尚未浮出水面。可每当出门时就能看见穿着铠甲,持刀在街上巡逻的禁军,还有每家每户负责保护的大理寺官兵,心就被稳稳揣回肚子里。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陵城的天气多变,忽冷忽热,这段日子一直都是阴雨连绵。

这日晚上,残阳跟着烨王出城去了,家中只有姜榆一人。

酉时,从未时就开始睡觉的某女才醒。

起床,整理床铺,洗漱,沐浴更衣,去厨房拿了块糕点塞嘴里,顺带给姜滚滚弄了点吃的。姜榆又喝了杯热茶,拿剑出门。

都过了好几天了,应该得有点动静了。

留在家哪儿都不去,不是她懒的动。

是刻意为之。

一来为了验验冯顺真假,二来她需要时间好好想想所有的事。

最初,她对冯顺的疑心没有太强。

但那日冯顺拱手行礼告辞时,无意中露出手背上的伤疤被她看见,当下便肯定就算幕后真凶不是冯顺,也必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姜榆不是原来的“姜榆”,但脑中有原主人的记忆,这记忆中就不乏有很多重要的东西。

看到冯顺的伤疤时,她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话。

炼毒过程中,若是一味追求药性猛烈邪性而忽略步骤操作,极其容易失败,从而被毒所伤。

轻则四肢身体受损,重则魂归西天。

冯顺手上的伤,明显是让毒腐蚀了。

壳为解药难炼,毒同样不好做。炼毒所需之物单看每一个毒性都不弱,可要是稍微处理的不好,弄到手上一点点,皮肤当即就会感到剧烈的灼痛感,随即留下一大片乌青的疤痕。

冯顺的手就是这样。

再加上他的面容如此之苍老,面色隐隐发青,应也是与炼毒不当有关。

在家待着的另一个目的,当然是给冯顺留点准备“大招”的时间。

古代小说不都这么写嘛,坏人一旦察觉自己要暴露,肯定会想尽办法聚齐自己各方势力,让自己不处于劣势地位。

美其名曰“正邪对抗”,实际在现代就是“垂死挣扎”。

姜榆想着呢,幕后真凶要的确是冯顺,这几日就让他准备着。再炼毒也好,聚集那些在逃的变异嫌犯也罢,只能更加证明他是凶手的事实,顺带也能让她带人一锅端了,省的再费时间。

要不是冯顺……

那就不是呗。

百姓没出事,大理寺没耗费人力物力,她也没动武,还在家歇了好几天,不亏。

但这种可能性不太大。

御史府。

一道身影从墙上利落翻过。

李大人的事过去好长时间,这宅子虽说赏给了姜榆,她也一直没时间看。一把大锁锁了门,就这么放着了几个月。

钥匙她都忘了扔哪儿。

为了不打草惊蛇,不扰民,姜榆没砸锁,翻墙过。

细雨蒙蒙的夜,夹杂着迎面袭来的风,很凉。

皎月被乌云遮蔽,只留下小小的一个角,透出微微光亮。

久不清扫,院中已长出许多杂草。

隐隐的,流露一种破败之感。

与其他官员的府邸相比,李大人家本就朴素,再加上堆堆杂草,仿佛像是个荒废许久的孤院。

等这次事结束,高低得叫人来打扫一下。

姜榆对这里的印象比较深,记得路,直接到了之前姜滚滚带她来的空屋。

一切都还保持着之前她带人进去时的样子。

推开石门,还是那条漆黑的密道。

姜榆放了伞,擦亮火折子,往里走。

之前来过,很熟,她走的快,丝毫不担心冯顺会在此处设下陷阱埋伏。

这条路又黑又长,眼瞧着快要走到尽头,姜榆停了。

前面有光,也有人。

是那些未被抓住的变异百姓。

人数不少,举着火把站在出口,应该等她很久了。

火把的光将这四周映的亮如白昼,姜榆摇摇手,灭了火折子。

她眯了眯眼,双手环胸,笑了下:“还真都在这儿。”

对面众人神情阴狠,双目赤红,连瞳孔都已是血一样的颜色。他们衣衫褴褛,却身强体壮,一个一个虎视眈眈的盯着姜榆。

看这样,中毒已深。

壳为不致命,可若连续用毒,虽能将人的力量与速度发挥极致,但容易失去控制,最后筋脉爆裂而亡。

这些人,怕是没法救了。

为首一人上前一步,摊开一只手,“东西交出来,可不死。”

姜榆叹了口气。

这都数不清是第多少个来找她要《青石杂技》的人了。

冯海为了它,不仅赔了儿子,还赔了官位和朝中人脉,落得个免官养老的下场。

主子得不到就仆人来要,也倒是怪能坚持的。

她摇头,“没有。”

有也不给你!

为首之人冷了脸,拳头嘎吱嘎吱的响:“那钦差大人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哦,这老套的台词。

姜榆似笑不笑,涅槃握在手里:“好啊,别客气。”

有一阵子没动手,今天就拿你们来伸伸筋骨。

——

外面细雨绵绵,迷雾森林却丝毫不见雨滴,只有潮湿的空气和阻碍视线的大雾。

密道里,地上躺了一堆人,捂着伤处,痛苦哀嚎。

出口的女孩背对着他们,正低头用布擦飞刀。

火把落在地上,亮光渐弱,却也能瞧得女孩的轮廓。

额边的碎发,低垂的眸子,高挺的鼻梁,还有嘴角的那抹笑。

姜榆没打够。

还以为中毒已深者有多厉害,该不行还不行。

她连涅槃都没用上,就抽了把飞刀。没一会儿,全倒了。

跟那些黑袍人比差远了。

真不知道冯顺要这些百姓干什么。

以为她会手下留情?

想多了。

扔了带血的布,姜榆把飞刀放回原位,继续往前走。

好久没动手,这一下打的又不过瘾。

真烦!

但愿一会儿还能再遇见点抗打的。

迷雾森林还是和之前一样,大雾弥漫,除了树高以外什么都看不清。

姜榆这回有了找路的办法。

那些中毒的百姓既然待在这里,肯定会有来回走动的脚印,顺着脚印走就能找到他们藏匿的位置了。

她微微低下身,拿着火把照亮,果真瞧见了男子的脚印。

没有怀疑,沿着脚印走。

四周,寂静。

连呼吸声都格外清晰。

以至于突然响起一声巨吼之时,姜榆瞬间防备。

这不是人的声音。

难不成……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迷茫的雾气中渐渐浮现出了人影。

姜榆定睛一看。

呵,还真不禁念叨。

正是那群黑袍人。

黑袍人手持弓,背着的箭篓里满满的箭矢,一言不发,对准她,搭弓射箭。

姜榆有一瞬间的懵。

人多欺负人少就算了,一堆人,不,到现在是两堆人打她一个也算了,现在是不动手直接拿箭射了是吗!!

太欺负人了!!

不再犹豫,姜榆挥剑挡过箭矢,找准时机拔腿就跑。

这个时候就很感激身体原主人自幼练武,功夫好,不然肯定死的快。

一前一后,一少一多,数不清的身影在林间飞速穿梭。

逃跑间,姜榆还看见了两个巨大的身影也在跟着她。

那不是……毒人!

不都死绝了吗?

怎么还有!!

打一堆黑袍人她都够勉强了,又来毒人!

她好想收回之前说中毒百姓不抗打的话。

姜榆得用轻功跑,还得时刻躲避着身后的箭,精神高度紧张。

时间短还好,跑了这么久,注意力有些飘。

以至于后面有人偷偷放暗箭,她丝毫未察觉。

其中一黑衣人站在树上,看着即将射入姜榆后背的箭,不由得一笑。

姜榆正在大雾中努力辨认方向跑,身子忽然被突然出现的力量抱住。

紧接着天旋地转,视线被阻。

只听得一声闷哼。

姜榆微微怔愣,抬头一看。

“王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