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城东丛林与迷雾森林
  • 榆君传
  • 秦之寒
  • 2749字
  • 2021-11-27 08:22:06

姜榆径直回了家。

晚上残阳回来的有些晚,一进院子就闻到了勾人馋虫的香味,跑到正厅一看,原来是师姐做了好吃的。

他下午与烨王去渊王府的时候,听府中下人说了上午发生之事。心里猜测师姐大概是心情不好,也没问,只是吃饭时说了一嘴,渊王又发高热病倒了。

姜榆只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往他碗里加菜。

翌日。

刚放晴不到两日的天又阴了下来,刮着大风,冷的叫人发颤。

姜榆起得早,做完早饭,残阳刚好沐浴更衣完出来。一起吃完,她又进屋里,给他拿了件很厚实的风氅披上。

“天冷多穿些,跟在烨王身边不要乱跑。”

残阳很乖的点头,一脸天然呆:“师姐不和我一起走吗?”

姜榆给他风氅扣子系好,又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领,“不走,我困,我要睡觉。”

残阳:“……好吧。”

把人送走,姜榆把桌上的碗盘洗好放回厨房原位,关好院门,回房间床上接着躺。

外面冷,姜滚滚不想在窝里趴。小爪子三下两下就挠开了门,身子挤进去,颠颠跑到姜榆床边,“嗷呜”一声,水润润的大眼就那么看着她。

姜榆本来快睡着了,被顺着门缝钻进来的风冻醒。下床把里外的门都关严,瞧了眼地上的一坨,单手捞起,一块儿进了被窝。

被子里舒服的很,姜滚滚满足了,在她的胳膊上找了一个很舒适的位置躺着睡。

外面的风吹的呜呜作响,很像狼哭鬼嚎的声音。姜榆缩在被里,眼皮磕呀磕,困得不行,很快就睡着了。

再醒来已是下午。

这一觉睡得很好,起身时还是让被窝内外的温差搞得打个冷战。姜榆把睡的可香那坨一块儿弄起来,跟着她去洗漱。

沐浴更衣收拾完,姜榆要去一趟大理寺。

临走前,她把姜滚滚的窝拿到了正厅里,又给它铺了层垫子。把小肉滚子塞进去,拍拍它的头,“在这儿好好睡,别捣乱,我很快回来。”

姜滚滚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又美美地到里面睡觉去了。

——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

姜榆沿路往大理寺走。

因着是阴雨天,街道上没有多少人,但众多商户现都已开门迎客。无论是点心铺子,布庄,钱庄,亦或是铁匠铺与客栈,里面都能看见正在选购商品或是吃饭歇息的百姓身影。

看来,她和韩大人的计划是有用的。

就是不知道那幕后真凶会何时忍不住出现。

“大人。”

“大人。”

“钦差大人请等等!”

姜榆往前走,最开始没在意,以为是在叫别人。听见钦差大人四字时好奇的转了身,只见一店小二打扮的男子,手里拿着东西朝她跑过来。

“你叫我?”

店小二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是,是的,正是叫大人您。”

“你有何事?”

“我家掌柜的见大人雨天未打伞,特意叫我来送把伞给大人您。”

姜榆侧头朝店小二身后瞧,不远处的客栈门口,正有一手拿账簿的中年男子在往她这边看。与她视线对上,朝她行了一礼。

她接过,“替我多谢你家掌柜,这伞我会还回来的。”

店小二摆摆手,道:“不用不用,一把伞而已。我家掌柜说了,钦差大人为百姓所做之事,是我们如何都报答不完的,您无需客气。”

“我现在已经不是钦差大人。只是个普通的御前侍卫,叫我姜榆便好。”

“那怎么敢?在我等百姓心中,你永远都是救过我们的钦差大人,这点尊敬还是要有的。”

姜榆不再多说,朝着店小二与远处的掌柜行礼致谢。

大理寺。

韩人这几日的公务丝毫未减轻。

他已按照姜榆所说将草药分发给各家各户,并对他们进行安抚。还在每户人家派了一到两个个大理寺官兵进行保护,若有异常,立即禀报。

百姓本就对姜榆无比信任,再加上大理寺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慌恐不安的心终于放下,这几日陵城已经在逐渐恢复之中。

私下里,他秘密派高琅召集大理寺武功高强的捕快在丞相府四周暗中监视,以防冯顺再有什么动作。

百姓好了,上头自然是高兴。这不,他做的事很快就让皇上知道了。皇帝在重新选派陵城各地方的镇守官员同时,还让韩大人把此法教给他们,让其学了回去安抚不在市集四周居住的百姓。

官员指派的圣旨下达的很快,这几日天天都有新上任的官员找上门,向他请教安抚百姓之法,弄得韩大人头痛不已。

这不,一见姜榆来了,韩大人仿佛是看到了救星:“姑娘总算是来了!”

姜榆在大理寺出入自如,已是习惯,随意在椅子上坐下,瞧韩大人这样子觉得好笑:“大人何故愁眉苦脸的,是计划进展的不顺利?”

“不不不不,一切皆如姑娘所想。”韩大人叹了口气,“只是这计划进展的太顺利,让本官有些忙不过来。”

于是他把这几日发生的事都与姜榆说了一遍。

姜榆一想到一群新上任的官员七嘴八舌找韩大人讨论就想笑:“这有何不好?恢复正常生活的百姓越多,幕后真凶才会越乱,对我们是百利而无一害。”

“可这几日登门拜访的人越来越多,本官是真的吃不消了。”

姜榆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道:“在其位谋其政。韩大人身为大理寺少卿,又负责此次的案件调查,自是要将能安抚百姓之法告于新上任的官员。这是大人的职责,大人要好好努力哟!”

韩大人:“……”

他突然不想当官了是怎么回事?

聊了一阵,又说回了正题,韩大人道:“负责监察的捕快回来报,冯顺这几日都待在府上,并无任何异常。反倒是姑娘,这几日未来,是有了什么新发现?”

“发现倒是有,只是暂时不能与大人明言。”姜榆突然问起了另外一件事,“大人可知城东丛林尽头是通向何处?”

韩大人思考了一下,道:“这城东丛林位处陵城边缘,自先帝时期起便被列为禁地封着,有重兵把守。若非上次姑娘闯进去,本官怕是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进去,对这不是很了解。姑娘为何突然问起这件事?”

“没什么,好奇而已。”姜榆无所谓的伸了个懒腰,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眼中却有别有深意。

上次进城东丛林,越走越是发觉此处与李大人府上所通的迷雾森林很是相似。

于是,她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两处是否有什么联系?

御史府因上次之事已被查封许久。虽然说是赏给了姜榆,她也一直没时间没去看,周围更是无人看守。

若是一直未被抓捕归案的嫌犯和幕后真凶抓住了这个机会进到其中躲藏,可谓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地方之选。

看来,她得去走一趟了。

——

入夜,雨势渐大。

在丞相府周围暗中蹲守的捕快们为了不耽误事情,选择轮班看守。这一班的人刚守了没一会儿,就见上一班去歇着的一个兄弟跑了过来,手里拎着几个碗和一个茶壶:“天冷,我这特地去买的热茶,兄弟们赶紧喝一碗吧。”

他们看守的地方是离丞相府不远很不起眼的一个小茅屋。虽然是能遮雨,可着实也冷。

“哟,还是你小子够意思啊,来,给我来一碗。”

“我也要,我也要。”

“来,这边儿也要,快点儿。”

暗中监守,所有人的动静都不敢大,压着声音,大部分只敢手上招呼着。

热茶下肚,身子都暖和了不少。

送茶的那位见喝的差不多了,便推说自己要赶着回去休息,和众人告辞走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忽然有人觉得头晕眼花。

“哎,怎么回事儿?我怎么这么晕啊?”

“我也是,头好晕呀。”

“不行了,不行了,真的太晕了。”

一个聪明的发觉事情不对,拿起刚才喝茶的碗,“这茶里……有……”

话还没说完,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陆陆续续的,所有人都晕了过去。

此时,大门紧闭的丞相府开了一个缝儿,一身影从其中走出。

很快,又消失在了雨夜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