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幕
  • 榆君传
  • 秦之寒
  • 1494字
  • 2021-11-27 18:30:38

嘉珉四十三年,禛国覆灭,安阳王称帝,创立南国,改年号为鸿元。

鸿元十八年,宫中突发大火,懿嘉皇后为救年幼的二皇子而葬身火海。皇帝悲痛,举国哀悼。

鸿元二十五年,皇帝因操劳过度而身染重疾,于四月十八日驾崩,留有遗诏,遂立三皇子为新帝,改年号为裕丰,史称恒元帝。

——

A 市,大雨。

某地下赌场。

门口保安正像往常一样站岗,余光瞥见一抹高挑的身影往这边走来。

是个女人。

走近瞧,一身黑衣,撑着黑色的雨伞,头上扣着卫衣帽子,看不见脸,细长的双腿让他们眼前一亮。

两个保安对视一眼,目光闪过,心里想法不言而喻。

这个女人,势必到手。

正想着,女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请柬递给他们,声音不大:“我是你们孙老板邀请来的客人,带我去见他。”

保安接过一看,立马变的恭敬:“您请跟我来。”

女人将伞收起,跟在他的身后。

将女人送到老板办公室门前,保安便离开返回自己工作的位置,脑中还是刚刚女人的细腰长腿,忍不住想,若是那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该有多快活。

半小时后,女人走出,较之前比衣服略有些凌乱,沾了不少的灰尘,步履如常,并无异样。

两个保安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觉得有些可惜。

夜晚,保安照常下班,正在休息室换衣服,赌场突然拉响了警报,队长神色慌张,进来只说了一句话。

“老板死了。”

众人皆是一愣。

安保这样严密的赌场,老板怎么可能这样悄无声息的被杀?

门口的两个保安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

他们突然想到一件事。

刚才的那个女人,伞上好像有血。

——

郊外陵园。

值班室的老刘新泡了一壶热茶,抬头看了眼时间,是晚上八点。

他捧着茶杯下床,来到窗前,眯眼向外瞧。

夜黑,雨下的很大,半天才看到那人。

还在啊…

都站五个小时了。

他喝了口茶,无奈的摇摇头,转身,没继续看下去。

老刘是记得这个姑娘的,A市公安局禁毒大队一队队长,年纪轻轻,破过很多大案子,上过电视,是个很厉害的缉毒警察。

下午来的时候双眼通红,一脸惨白,脸上和身上都有血,像是遇见了什么事,站在那个墓碑前,一动不动。

他只是下午出去的时候远远看了一眼,没敢上前。

这怕也是个可怜人。

墓碑上是个年轻男孩的照片,模样很英俊,浓眉大眼,穿着一件纯白衬衫,笑的灿烂又阳光。

可这样的笑容,永远停留在了这张黑白照片上。

姜榆望着照片,眼睛再一度赤红。

这是她哥哥姜宸,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半月前一次缉毒任务,姜宸为保护战友不幸被俘。等她从外省学习回来再见到的,是一具伤痕累累,四肢尽断的尸体。

说好的等她回来一起买材料做火锅。

说好的今年一起休年假出去旅游。

怎么能,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姜榆慢慢蹲下身,抚上照片,将额头抵在墓碑上,颤抖着,颤抖着,痛哭出声。

“哥,我替你报仇了。”

“不怕,我很快就来找你…”

晚上十点,市中心居民区。

各家灯火通明,忙碌的人们早已回到家中休息,狂乱的暴雨之下凸显出这份难得的安静祥和。

姜榆回到家,像平时一样泡了个热水澡,吹干头发,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又做了简单的打扫。最后关闭所有门窗,打开煤气阀门,回到房间。

她在窗前向外看了一会儿,神情淡淡,不知是在想些什么。随后躺回自己床上,抱着哥哥的照片,呆楞楞看着天花板,平静等待。

煤气四处蔓延,很快便充满了房间。

意识在不断的消散,曾经和哥哥在一起的画面像放电影般在脑海中闪过。

一起做饭,一起打游戏,一起去迪士尼,一起拍好看的照片……

以前并未留意的这些,如今却是这样的珍贵。

弥留之时,她恍惚看见哥哥在远处,穿着他最爱的白衬衫,伸出手,对她笑着:“走啊阿榆,我们回家了。”

好,我们回家。

良久,双眼缓慢合上,握住照片的双手无力垂下,一滴泪从眼角划过。自此,再无声息。

暴雨滂沱,似乎也在诉说这世间的悲哀。

——

三日后

老刘整理新到陵园的尸体名册,第一页第一行赫然写着两个大字,

“姜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