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二天下午,李思源经过反复思考,最终决定将自己的发现和推论告诉了林思怡。

心理辅导本身就是一个艰苦的过程,需要双方共同努力,自然也需要将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林思怡。

当李思源将自己的推论告诉林思怡之后,林思怡的反应很激烈,态度坚定地否定了李思源说出的每一句话。

“你说我害怕进入新环境,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我怎么可能会贬低自己呢?简直无稽之谈。”

“那你怎么解释你对你闺蜜的态度?为什么昨天我们在讨论自己遇到的奇葩人士的时候,你第一反应想到的是她而不是别人?仔细想想,你心里对她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林思怡听到这有点动摇,但是还是对李思源的结论半信半疑。

李思源见此接着说道:“不说别的,还记得我们有一天晚上在讨论化妆的事情吗?”

林思怡点了点头,她对这件事情的印象十分深刻。

“那我来猜一下,‘化妆提高自信心’应该是你的好朋友告诉你的吧?”

“你怎么知道。”林思怡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这也不难猜啊,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从网上听到的就是从好朋友那里听到的。”

“哈哈,我可不是靠这个猜的。还记得我之前说的通过贬低自己来融入新环境的策略吗?这本身就是你这一策略的体现,仔细想想那天晚上的讨论,你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

林思怡皱起了眉头,她实在不知道少了什么。

李思源也没有在此过多纠缠,直接说出了答案。“那场讨论缺少依据。你没有用任何依据去证明自己的观点,也没有用任何事实去反驳我的观点。从头到尾你都是在胡搅蛮缠,对我的理由视而不见。从头到尾,你相信自己观点是正确的理由只有一个:这是他们说的。你不觉得这种讨论方式很可笑吗?还是说你平时也是这样跟别人讨论问题的?”

林思怡也不是什么傻子,自然能够理解李思源的意思。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自己的表现确实十分反常。

“难道真的像老师说的那样吗?”想到这,林思怡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了李思源身上。

在最开始,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什么心理问题,她认为这只是发挥失常而已,甚至要不是校长执意让她来,她根本不会来这里参加心理辅导。时间久了,她来这里也只是想散心而已。

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心理辅导老师真的帮她找到了问题,虽然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不过李思源可没有注意到林思怡的目光,接着说道:“在你的潜意识中,你将自己的地位降得很低,你会下意识地去维护你的朋友,甚至于对于她们的观点有着病态般的坚持。”

“在和我下棋的时候次次都输给我,明明自己的实力比我还强。你也许不知道,我和那些老人下棋也只能做到五五开。”

“而且你在那场讨论中坚持自己朋友的观点,不就是因为在你的心中,我的地位比你的朋友低吗?”

李思源说完将目光投向林思怡,想要看看她的反应,结果正好看到林思怡正盯着自己。

李思源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盯着过,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林思怡看到李思源的异样,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过李思源的话确实让林思怡对自己的现状产生怀疑。“既然老师已经发现了我的问题,之后该如何补救呢?”

“补救的方法因人而异,而且我也没有把握自己的方法能够起作用。不过我们还有接近一年的时间,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让我们试错。”

“老师现在有想到什么办法吗?”

“现在你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新环境的恐惧以及严重的自我贬低倾向,我个人认为可以尝试脱敏练习,让自己慢慢适应融入新环境。不过具体方案我还需要再思考一下。”

“真是麻烦老师了。”

“也谈不上麻烦不麻烦的,帮助学生本来就是我分内的事情。”

李思源把林思怡送出办公室之后,又把自己的记事本拿了出来。

林思怡的事情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不过接下来的治疗过程还需要好好确定一下。

与之相比,魏帅的情况就要复杂得多,好不容易取得的一丝进展竟然还呈现出了倒退的趋势。

李思源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还真是一刻都不能闲着啊。”

第二天一大早,李思源就开始设计林思怡的脱敏治疗方案。在众多预设方案中,李思源最终选择了“孤儿院副本”。

一方面是因为小孩子比较天真,容易相处,另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李思源能够联系到的也只有孤儿院了。

而且李思源计划的是周六周日都去,毕竟一周只去一天的话,时间还是太少了。

当天晚上,李思源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林思怡,林思怡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

“周六也去孤儿院当义工,会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啊?”

“没事的,就像老师说的那样,复习时间的多少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了。不过,这样做真的有效果吗?”

“额,有没有效果我也拿不准,这种事情没有人能够打包票。”

“这样子的吗?我知道了。”

看着林思怡露出失望的表情,李思源连忙在一旁劝道:“虽然不能保证一定会有什么效果,但是这件事情本身也很有意义啊。而且我们的时间也很多,心急反而更容易出错。”

“老师,学校那边会同意吗?”

“学校那边我会搞定的,今天晚上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

二人约定周六早上在孤儿院门口碰头,随后便结束了今天的会谈。

周六一早,李思源就赶到了孤儿院门口,离会合时间还有十分钟。

就在李思源打算拿出手机打发一下这无聊的等待时间的时候,林思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李思源把手机收了起来,“你来得还真早啊。”

“其实我也是刚到。”

李思源知道这只是客套话,所以并没有怎么在意。“既然都已经到了,那我们提前进去吧。”

李思源领着林思怡进入了孤儿院。

刚走进孤儿院,便看到一个老人正领着几个孩子在那玩耍。

李思源来之前看过这家孤儿院的资料,这个老人便是这件孤儿院的院长。

老人也注意到了二人,走过来一把握住了李思源的手,“您就是李思源先生吧,非常感谢您能够过来帮忙。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董院长。”

“董院长叫我名字就好。这位是林思怡,以后每周周末我们都会过来帮忙。”

“真的是帮大忙了,别在这站着了,进去坐坐吧。”说完,董院长便领着二人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真是抱歉啊,办公室里只有白开水,还请见谅。”

李思源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院长,我们是来帮忙的,没必要这么客气。您还是先说说看我们要干什么吧。”

“平时你们帮忙带带孩子就好,偶尔帮孩子补习一下功课。这些孩子都很乖的,不会太麻烦的。”说着说着,董院长好像想到了什么,“需要我给你们开志愿服务证明吗?”

“志愿服务证明?那是什么鬼东西?”

“不需要吗?那就当我没说。”

听到这李思源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最讨厌别人说话说一半了。“董院长,能不能麻烦你具体给我们讲一讲这个证明的事情,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挺好奇的。”

“哎,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每隔几年都有一些人来我们孤儿院做志愿活动,结束之后就给他们开一下证明。”

“开证明的话整个活动的味道就变了。”

“谁说不是呢?要证明不就是想证明给谁看吗?就这还说自己是志愿服务!”董院长越讲越气,忍不住跟李思源抱怨道,“这还算好的了,记得有一次一个大老板的女儿来我这里做志愿服务,明明只来了三天,却要我开一个月的证明。”

“这就有点太过了吧,怎么能这么干?”

“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第二天那老板就找上门来了。说什么女儿要去国外留学啊,国外大学很重视这方面啊之类的话。”

“再重视也不是在这方面造假的理由啊。”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后来那老板给孤儿院捐了十万块钱,我也就答应下来了。哎,别说了,现在我都觉得窝囊。但是没办法,对于孤儿院来说那十万块钱太重要了。不过那老板是真的有钱,竟然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

“其实据我了解,在美国常春藤联盟中,最便宜的学费一年都要二十万人民币。给孤儿院讲的钱甚至都不够一年的学费。”

听到这个数字,董院长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又摇了摇头,“难怪他当时答应的那么快,早知道就让他多捐一点了。”

“董院长,您可知足吧。随便动动手就有十万块,这种好事十年都不知道能不能遇上一次。”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带你们去院里面参观参观吧。”

熟悉了一下环境之后,李思源和林思怡便开始了今天的志愿服务。林思怡跟着孤儿院的护工王婶去照看小孩,而李思源则留下来辅导高年级孩子的功课。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人在给孩子辅导功课,孩子们都叫他辉哥。

辉哥注意到了李思源,站起身来说道:“你好,我叫董家辉,谢谢你能到这里来帮忙。”

“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按照李思源原本的计划,自己应该会在这里给孩子辅导一天的功课,或者带孩子们一起玩。

不过这里的小孩实在是太怕生了,不管李思源怎么搭话,孩子们都对他爱答不理的。而且这里也就只有三个孩子需要辅导,董家辉一个人完全应付的过来。

时间长了,李思源也坐不住了,他决定还是去林思怡那边看看,毕竟这边真的是太无聊了。

李思源向着孩子们的休息室走去,刚走到休息室门口,就看到林思怡在那默默地哭泣。

李思源赶紧走上前去,担心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老师,他们真的是太可怜了。”

李思源递给了林思怡一包纸巾,“把眼泪擦一下吧,别让孩子们看见。”

林思怡拿过纸巾,对着李思源点了点头。

“我先进去了,你整理好情绪再进来。”

李思源推门走进了房间,进入房间之后,李思源才体会到林思怡的心情。这里的所有小孩都是残疾儿童,而且还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

很难想象这么小的孩子就需要承受如此强的病痛,而且这种病痛还会跟随他们一辈子,甚至影响他们的一生。

李思源注意到有几个小孩对着他傻笑,那种笑容十分不正常,不难猜测这些孩子应该有智力缺陷。

李思源终于能够明白林思怡的心情,命运对这些孩子真的是太不公了。

董院长看到李思源那副表情,走到李思源身边,低声说道:“出去谈谈?”

李思源点了点头,跟着董院长来到了休息室外面的阳台。

“每个走进这个房间的人都跟你露出一样的表情。”虽然董院长的语气很轻松,但是能够感觉得出来他的内心也同样沉重。

“这些孩子以后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呆在孤儿院里面吗?”

“如果没人领养的话,十八岁的时候就会被送到社会养老院里面。别那么看着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哎,李思源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这种时候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董院长也看到了李思源的失落,站在一边安慰道:“现在已经好多了,每年新增的孤儿数量一直在减少,说不定我还能看到孤儿院闭馆的一天。”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要到场。”

“到时候我会提醒你的,不过现在,孩子们更需要你的陪伴。”说完董院长拍了拍李思源的背,带着他回到了休息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