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按照李思源之前的计划,这周周末他要带着林思怡一起去少年宫,跟那帮老头切磋一下棋艺。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只是结果有点让人想不通。

下了那么长时间的象棋,林思怡只输了两三把,要知道李思源也只能做到胜负参半。

这就成了整件事情最大的疑点。按照林思怡表现出来的实力,她根本就没有道理把把输给李思源,而且有几次李思源都故意放水了。

李思源反复思考这个疑点,终于想到了一些思路。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任何问题都能在过去找到一些影子。顺着这个思路,李思源重新翻开了林思怡的档案。

果然,林思怡小学和初中的成绩都十分优秀,但是升学考试的成绩却很令人失望,这简直就是现在的翻版。

如果推测的没有错的话,整件事情的关键应该就在林思怡的小学时期。

至少从林思怡的档案来看,唯一能够引起人注意的应该就是五年级转学事件。

虽然整件事情在档案中一笔带过,但是李思源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突破口。

周一晚上,李思源和林思怡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面进行心理辅导。

打从一开始,李思源就不断地引诱林思怡回忆过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林思怡提起了自己小学转学的事情。

“为什么要在五年级转学,再等一年不行吗?”

“我爸爸被公司调到这里上班,所以我们家也就跟着搬到这里来了。”

“怎么样?转过去之后能适应吗?”

“学习方面没什么问题,就是一开始总感觉格格不入。”

李思源听后表示赞同,“我也转过一次学,一开始是真的不好受。那时候同学间的圈子差不多已经固定了下来,主动融入别人的圈子总是感觉怪怪的。”

“就是嘛,特别是还要自己主动开口,感觉像在求别人一样。”

李思源深有同感,绝大部分人不会主动邀请你加入自己的圈子,而自己主动开口的话就显得有点掉价,而且还可能还吃力不讨好。

“那你初中和高中呢?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了吗?”

林思怡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初中和高中还好,毕竟那时候大家都不认识,相处起来还比较顺利,不过也还是会遇到很多奇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谁说不是呢,我之前有一个闺蜜,每次出门必须化妆,真的是不化妆不出门的那种。”

听到这句话,李思源十分疑惑。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现在讨论的是自己遇到的奇葩人士,甚至还带有一丝贬义。为什么林思怡会在这时候以自己的闺蜜为例呢?

李思源将这件事情默默记在心中,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个还好吧,女生学会化妆之后,就很少素颜出门了。说不定你以后也会这样。”

“这不是化妆的问题,关键是她什么地方都想把别人比下去。有一次寝室的室友想让她传授一下化妆技巧,你知道她说什么,‘你这么漂亮还需要化妆吗'。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李思源摇了摇头,这样做确实不太合适。但是李思源也很奇怪,怎么她开始贬低自己的闺蜜了呢?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林思怡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既然你觉得她那么不好,为什么还要跟她做朋友呢?”

“我也没觉得她有那么不好,其实她也是有很多优点的。”

这句话李思源根本不信,在最初刚提到奇葩的时候明显带有一丝贬义,这种时候第一反应是自己之前的闺蜜而不是别人,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你现在在复读班里面有没有交到什么新朋友?”

“有啊。老师你不知道,她们都很羡慕我能不上晚自习,每天还能提前回宿舍。”

“我就说吧,来这里心理辅导的福利可是很不错的。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到的哦。”

“老师现在还给其他人进行心理辅导吗?”

“老实说只有两个人在我这里接受心理辅导。”

“哦,我还以为老师很忙呢?”

“你这话说的,别小看只有两个人,想要辅导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以为一两个月就能解决问题?”

“那老师你会催眠吗?电视里面不经常都有催眠的情景吗?”林思怡好奇地问道。

李思源很能够理解林思怡的好奇,在自己刚接触心理学的时候,也很关心这个问题。而且还特地去查了很多资料。

“其实,广义上的催眠含有心理暗示的意义在里面。但是我想你问的是狭义上的催眠,也就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想要做到那种催眠几乎是不可能的,实际上绝大部分人都不能被催眠,不管催眠师的技巧多么高超。”

“啊?我还以为每个人都能被催眠呢?”

“要是真的那么厉害的话,就没有人敢找心理医生了。说不定那时候心理医生会被拉出去处死呢。”

“像中世纪烧死女巫那样?”

“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毕竟也有很多人说心理学就是现代巫术。”

林思怡听了很惊讶,“为什么把它叫做现代巫术,现在很多学校都开设这个专业了啊。”

“这主要是他的教学方式跟其他专业的差距有点大。我们已经习惯用眼睛去观察事物的变化,用自己的双手去进行操作,这就使得大多数人都对这种‘谈话治病’的方式感到怀疑。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对精神障碍纯粹来于想象深信不疑,这是很矛盾的事情。而且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固有倾向,总是想用数理化知识去解释某件事情,都希望用公式去描述某件事情,其中也包括心理障碍。但是至少从现阶段来看,这件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

“那老师你是怎么看心理学的?”

李思源想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怎么说呢,人的意识确实是主观的,但是其物质载体是客观的。大脑作为人体的一个器官,肯定有它的运行规律的,我觉得心理学就是去研究这个规律,但是跟生物学上面的那种研究又相区别。”

“听老师这么说,我都想要去学心理学了。老师,你能给我讲讲大学里面的心理学课程吗?”

李思源面露为难之色,“其实我在大学里面学的专业不是心理学,所以也不知道大学里面是怎么教授心理学的?”

其实从李思源接任这个工作以来,自己并非心理学出身就一直是他的痛点。虽然李思源现在做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成绩,但是他自己知道,这只是一时运气而已。缺少专业知识进行支撑,崩塌只是迟早的事情。

林思怡听到这个回答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尴尬的问题,对着李思源尴尬地笑了笑。

二人又尬聊了几句,随后便结束了今天的心理辅导。

林思怡走后,李思源赶紧把自己的记事本拿了出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是真的抓到大鱼了。

首先,林思怡的象棋实力很强,但是每次都输给自己。

其次,历次升学考试,林思怡的成绩都不是很理想。

最后,明明对自己的朋友抱有很深的敌意,但是却还是跟她做朋友。

这三件事情疑点重重,而且也没有什么明显的联系。

李思源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开始进一步推演。

如果对一个人抱有如此深的敌意,应该不会跟她成为朋友,或者说应该不会把她说成是自己的闺蜜。

既然林思怡把她当成闺蜜,那么在这背后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朋友?友谊?”李思源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在记事本上写下了自己的思路。

这三件事情中包含着三组关系:林思怡和自己、她和升学考试、她和闺蜜。如果将升学考试换成学校,或者是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那么情况就很明了了。

在每一组关系中,她总是在示弱。故意输给自己、升学考试成绩不理想、不喜欢闺蜜却选择默默忍受。在结合她在之前谈话中提到“转学之后难以适应新环境”,李思源感觉自己找到了问题。

五年级的转学事件对林思怡的影响远比她本人所意识到的深的多。

升学考试失利是对进入新环境的抵触。虽然这种抵抗方法毫无逻辑可言,甚至有些不可理喻,但是在正常人看来,心理障碍同样也难以理解。

如果这里没有想错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两个疑点就能解释的通了。如果说考试失利是对进入新环境的抵触,那么下棋连输、忍耐闺蜜就是其为了适应新环境所采取的过激策略。

这种自我贬低的策略是寻求安全感的一种方式,基本逻辑就是“我这么弱怎么能伤害我”、“我这么弱怎么能不关心我”。

这些行为都是其下意识的做法,甚至她本人都不清楚自己的行为。也正是如此,想要从根源解决这个问题十分困难。

李思源合上了自己的记事本,看来明天要跟林思怡好好谈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