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二天晚上,李思源和林思怡再次在办公室里面碰面。

“昨天的事情真的是很抱歉,明明自己还是一个心理辅导老师,却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没事的李老师。”

李思源给林思怡倒了一杯水,“怎么样,能不能理解我昨天说的那些东西?”

“能理解一些了,但是这跟我一开始讲的化妆有什么关系?”

李思源原本以为林思怡那么聪明的人应该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是没想到她还没有想明白。不过李思源也不打算纠结这个问题了,继续争论下去也毫无意义。

“算了,不说这些了。最近你复习得怎么样?”

“还好。”

“复读一年的人我见过很多,但是像你这种复读两年的学生确实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很好奇,你的父母难道就没有劝过你不要复读吗?”

“我父母那边还好,他们都很支持我的决定。不过我的老师确实劝过我,让我不要复读,他说上完大学之后还可以考研,到时候也能去到自己想去的学校。”

“你别听他瞎说,我告诉你,第一学历可是很重要的,就算是考研,那些学校也是很在意你的毕业学校的。而且学校之间存在差距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好的大学不仅师资力量雄厚,还能提供给你更好的资源,不管怎么样,进更好的大学总没有什么坏处。”

“这我也知道,不过有时候我也在想,花费那么长的时间就为了进入一个更好的大学,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你这句话就说错了,你花费这些时间不是为了进入更好的大学,而是为了进入你应该进入的大学。少有人能够接受与自己付出不对等的回报,相信我,就算你现在放弃复读,选择进入其他大学,你还是一样会抱怨的。那些高考发挥失常且没有选择复读的人大多都是这样子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暗地里却在不停抱怨。真的,这种事情我见得太多了。”

听了李思源的话,林思怡打开了自己的心结。是啊,换做自己,肯定也会忍不住抱怨吧。“老师,你能够我讲讲大学是什么样子的吗?”

李思源听了这个问题迟疑了一小会儿。倒不是因为这个问题有什么难度,而是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牵扯到了很多方面。

其实绝大部分高中生对大学都不是很了解,对大学的认知也仅仅只是排名和名字而已,对大学的内部情况一无所知,不说别的,少有高中生走进过大学课堂。不过这也怪不了他们,毕竟从老师到家长,甚至整个社会,关心的只是最后的分数罢了,这也使得绝大部分学生对高考之后的种种事情缺少规划,基本上可以说是走一步算一步。

不过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绝大部分老师为了让学生能够坚持下去,都在学生面前画了一个大饼,把大学描绘成了一个美好的乐园,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李思源此时就在考虑是继续这种谎言还是告诉林思怡真相。

李思源思考了一会儿,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其实呢,大学也没你想的那么好。虽然学业上的压力没有高三那么大,但是总是有一堆破事等着你去处理。动不动要求参加什么活动啊,交什么截图啊,反正就是一大推破事。学生会和社团也就那个样子,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还是蛮大的。当然,我说的这些都是我的经历,好一点的大学说不定会好点。”

“哦,是这样子的吗。不过还好,我进大学也没想过弄这些事,我只想好好学习。”

“你这样想就对了。虽然大学里面学习压力不大,但是想要学好学精还是很难的。老师在课上讲的那些内容是远远不够的,丰富的课外阅读才是脱颖而出的关键。”

“老师那么厉害,一定在大学里面读了很多书吧。”

李思源听完老脸一红,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怎么说呢,其实我在大学里面没读过什么书,反而是我毕业之后读的书比较多。”

听到这个答案林思怡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逐渐变得尴尬起来。

这可不是李思源想要的结果,所以李思源赶紧转移了话题。“话说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之前是有的,现在没有了。现在我只想赶快考上大学。”

“再急你也要等到下次高考开始才行,你现在有着大把的时间思考一下未来。规划自己的人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的想法是很危险的。不说别的,你以后想读什么专业啊?”

“没有想好。”

“那你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专业?”

林思怡摇了摇头,“以前确实有一些感兴趣的专业,但是被李老师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对那些专业都不怎么了解。”

“这样子吗?”虽然李思源很高兴林思怡能够理解自己刚刚说的话,但是这个问题李思源也不好解决,他只了解自己之前就读的专业。“那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未来的就业方向?”

“我对那些职业的情况也没有什么了解,也不清楚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工作。”

李思源没想到自己会被自己说的话怼的哑口无言,不过确实,对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抱有情感是一种很幼稚的行为。

每个小孩都纠结过以后去读北大还是清华,但是他们真的了解这两所高校吗?他们真的能够明白想要实现这一目标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吗?

仔细想想,那些刚进入大学,意气风发的学生,跟这些小孩真的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

很多进入名牌大学的学生都曾经幻想过自己出人头地的场面,但是绝大部分学生在大学四年里面都没有一份高光时刻。他们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四年,最初的梦想也都化为云烟。

“这样子吧,等到大学开学的时候,我带你进去听几门课怎么样?”

“这样子真的好吗?”

“放心吧,大学课堂其实是很开放的。而且你不说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林思怡听后只是点了点头,但是李思源还是看出了她的不情愿。

李思源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心理辅导这种东西需要双方的配合才行。既然林思怡不情愿,还是不要强求比较好。

“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宿舍休息吧。每天能早点回宿舍休息,这也算是来这里心理辅导的一个福利哦。”

“如果其他学生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有很多学生来这里接受辅导。”

“饶了我吧,辅导两个学生就已经够累的了,再加那么几个我怕我会累死在这。”

这样子的夜晚一直持续到周末,直到一通电话打乱了李思源的安排。

“李老师,我觉得你应该再给魏帅进行一下心理辅导。”

是理事长打来的电话,李思源光听他那急切的语气就知道魏帅的情况应该很严重。

这一点李思源早在几天前就已经预料到了,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既然这样的话,让他明天早上来我这接受心理辅导吧。”

在一开始李思源就已经知道这次任务困难重重,毕竟光说几句话就能让一个孩子好好学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

第二天,李思源像往常一样来到了自己办公室。不出李思源所料,魏帅已经在办公室里面等候,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在玩手游。

李思源瞟了一眼魏帅的手机屏幕,原来在玩农药啊。李思源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他结束这把游戏。

李思源也是一个游戏爱好者,自然知道玩网游被人打断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李思源还是懂的。

魏帅结束了游戏,收起手机等待着李思源的下文。

“明明第一周做得还挺不错的,怎么这几天坚持不下来了呢?是哪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这几天朋友一起开黑,不好拒绝。”

“一玩就是一整天吗?”

“不是,玩了一会儿之后就不想看书了。”

这小鬼还真是难缠啊。李思源叹了一口气,“你答应了自己朋友的邀请,但是却忘记了你和我之间的约定。这样子真的好吗?”

魏帅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自己理亏。

李思源看到魏帅那个样子,也知道没有必要抓着这一点不放。

“哎,你这样子不说话,我这边也很为难的。说什么都可以,你也可以给我讲讲这几天你遇到的趣事。”

魏帅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们班第一名向第二名表白了,关键是还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这个还好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呆的时间久了,日久生情嘛。”

“是啊,不过成绩这么好的学生竟然会也谈恋爱。”

李思源笑了笑,“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些清华北大的学生就一直单身喽。”

“我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他们会那么早谈恋爱,毕竟成绩那么好。”

“你这话说的,谈恋爱和成绩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你看看我····”

“老师也早恋吗?”

“听我把话说完。”李思源没好气地说道,“这种事情跟玩游戏是一个道理,我玩的游戏那么多,成绩还不是没有落下。”

“那你为什么还管我玩游戏?”

“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学的时候认真学,玩的时候认真玩,你能做到吗?”

“我学习也很认真啊。”魏帅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底气明显不足。李思源也没有拆穿他,毕竟拆穿了也没什么用。

“学习和玩游戏其实差不多。玩游戏获得胜利会让人觉得高兴,学习也是一样的。玩游戏一直输会让人失去游戏的乐趣,学习同样如此。”

魏帅挠了挠头,“确实,每次我后面那几名超过我都会得瑟好一阵子,明明下次还是考不过我。”

李思源听后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你对自己的成绩应该很失望吧。”

魏帅听后吓了一跳,“怎么会,我觉得我自己的成绩挺好的。”

“你真的那么觉得吗?我觉得你对名次其实挺在意的。”

“哪个学生不希望自己考得好一点啊。”

“其中也包括你喽?”

“这不是废话吗。”

李思源笑了笑,“你不是对自己的成绩挺满意的吗?”

“满意是一回事,但是谁不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既然这样,你怎么不去做呢,光想就能让成绩变好?你这并不是对自己的成绩感到满意,准确来说,这只是一种自我放弃罢了。再看看另一个例子。为什么你举的例子是成绩比你差的学生呢?为什么不举你和前几名的例子呢?”

魏帅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你这是在玩文字游戏!”

“这可不是什么文字游戏,这些不起眼的举动恰恰反应的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会给我举成绩比你好的那个例子吗?你会告诉我超过那个成绩比你好的人会让你很开心,但是下次考试还是考得比他差?”

魏帅没有说话,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你已经陷入了自卑的泥潭,虽然自己感觉不到,但是你的行为却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可是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啊。”魏帅反驳了李思源的结论,尽管他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丝动摇。

“那种沉迷游戏,不求上进的人难道不是很可悲的存在吗?虽然学习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那些人努力去寻找过其他的出路吗?你真的愿意为这种人进行辩护吗?”

这一个个问题像一把把利刃一样刺入魏帅的心脏,虽然很痛,但是却让人万分清醒。魏帅活成了自己都讨厌的样子。

“被困难击倒不可怕,可怕的是逃避困难,自欺欺人。你可以找很多臭味相投的朋友,寻找虚假的安全感,你也可以沉迷于游戏,让游戏带给你快感逃避现实。但是高考还在那里,成绩问题你还是没有解决,你也没有找到一条新的道路。”

“如果这个困难你选择了逃避,那么之后呢,会有新的困难摆在你的面前。因为你之前的不作为,这个困难更加难以解决,你同样也会选择逃避,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虽然你家很富有,你的起点甚至高于很多人的终点,但是这种犹如逃兵一样的人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吗?当逃避成为你默认的选择的时候,自卑便会成为你人生的底色。”

“别说了,我已经听明白你的意思了。”魏帅的语气很焦虑,神情也很不自然。

李思源给魏帅倒了一杯水,示意魏帅喝口水冷静一下。就在这时,魏帅的手机响了。

李思源听得出来那是QQ消息的提示音,于是便说道:“好像有人给你发消息了,你不看一下吗?”

“不了,等辅导结束再看。”

“没事的,看一个消息又要不了多长时间。万一有什么急事呢。”

魏帅看了一眼信息,随后又将自己的手机放了回去。

李思源看到这一幕,笑着说道:“怎么,你的朋友找你一起开黑吗?”

魏帅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你觉得他们算是你的朋友吗?或者说你把他们当作过朋友吗?”

“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肯定把他们当作朋友啊。”

“那你觉得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友谊?”

魏帅听后皱起了眉头,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两个词下定义。

李思源忽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怎么样,要不要我们做个实验,看看你口中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种事情可没有什么好实验的。”

“好吧好吧,那我们就不实验了。”看大魏帅如此抵触,李思源知道自己应该循序渐进,“这样吧,你跟你的朋友说,这几天你要好好学习,不能跟他们一起玩了。当然,你也可以顺便劝劝他好好学习,或者说找点其他的事情做。这样子总行了吧。”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孔子曾经说过‘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既然你这么看重你和朋友之间的友谊,那你为什么不当一个益友呢?来,让我看看你这个朋友到底是怎么当的。”

李思源的话让魏帅十分不爽,但是魏帅还找不到什么反驳的地方。

“作为他的好朋友,难道你不该跟他说这些吗?还是说你们只是普通的酒肉朋友。”

魏帅虽然知道这是李思源的激将法,但是他也知道按照李思源的话行动才是打脸的唯一方法,而且他也想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魏帅按照李思源的意思回复了消息,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复。

李思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回复的内容是什么,“三周时间,在这之后的三周你都像现在一样回答他。三周过后,你就会对友谊有更深的认识。”

魏帅迟疑了,他没想到李思源张口就是三周的时间,他还以为仅仅是这一次。“李老师,你难道不知道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吗?”

“这可不是在考验什么人性哦。每天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不再沉迷游戏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劝朋友不再虚度光阴难道不是朋友该做的事情吗?你是想成为一名益友还是一个损友?”

话说到这份上,二人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李思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要到中午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的心理辅导就到这里吧。”

魏帅听后直接起身,准备离开办公室。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李思源叫住了他,“魏帅,记得我们之间的承诺哦,可别像这次一样中途爽约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李思源将自己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喃喃道:“希望自己不是在浪费口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