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李思源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他已经没有时间休息了,他总感觉魏帅那边绝对要出事。所以趁现在还有时间,赶紧把林思怡的事情先处理一下。

李思源来到了冯主任的办公室,这时候学生和老师都在上课,办公室里面就只有冯主任一个人。

“冯主任,我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你现在可是学校里面的红人,我还能拒绝你不成?”

“冯主任,瞧你这话说的,搞得我好像在逼你一样。”

“别给我在这贫嘴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李思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开口说道:“其实我这次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林思怡的事情。你也知道校长那边给我的压力很大,所以我只能来求冯主任帮忙了。”

“别跟我绕这些弯子,要我帮什么忙?”

“既然冯主任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让林思怡在晚自习的时候来我办公室进行心理辅导。别跟我说什么复习时间紧,抽不出时间,你也知道这点复习时间其实对林思怡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放心吧,我肯定会帮你的,毕竟学校方面给我的压力也很大。不过话说回来,林思怡的事情你有眉目了吗?”

“虽然不能保证解决问题,但是也算是有点眉目了。”

“那好,等会我就去跟她班主任说一声。”

“我也要回去准备晚上的心理辅导了,就不打扰了。”说完,李思源站起身子就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

“好好干,说不定你能再教出来一个高考状元,到时候你就真的出名了。”

“哈哈,到时候我一定让校长再给我涨点工资。”

“别说涨工资了,估计到时候整个学校都会把你当个宝供着。”

“哈哈,还当个宝供着,我现在都要被校长榨干了。别看就那么两个学生,那弄起事来真的是一套一套的。”

李思源又跟冯主任抱怨了两句,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为晚上的谈话做准备。

李思源吃完晚饭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而林思怡已经在办公室里面等候了。不得不说,高三的学生吃饭都比较快。

“复习的怎么样?晚自习来这里进行心理辅导有没有耽误你的复习进程?”

“我已经读了两年高三了,已经没有什么好复习的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巴不得现在就去高考。”

“没耽误就好,不过你现在真的有把握通过高考吗?”

面对李思源的问题,林思怡没有回答,或者说她已经默认了自己没有把握通过高考。

李思源将林思怡的神情看在眼中,又接着说道:“应该很紧张吧,毕竟已经复读一年了。话说,如果这一次还没考好你还打算复读吗?”

“继续复读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考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吧。”

林思怡的语气虽然很轻松,但是李思源感还是感觉到了她内心的焦虑。越是复读,心中的压力就越大,特别是这一次她真的是背水一战了。

“你这种心态去高考可是很危险的,人一紧张反而容易出错。”

“这我也知道,他们说化妆可以提高女生的自信心,我在想高考那几天要不要试试看。”

李思源摆了摆手,“你别听他们瞎说,事实上化妆和自信心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怎么会?很多女生化完妆之后都感觉更自信了。”

“化完妆之后女生就敢发自己的素颜照了?如果不敢的话你这个结论从何谈起?”

林思怡被怼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老师,能说出这种话的估计就只有你这种直男了。”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反例而已。当然我也没说化妆不能提高自信,我只是想说这一观点并不能适用所有情况。”

林思怡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如果说化妆能为问题的解决提供帮助的话,那么化妆确实可以提高你的自信。如果化妆不能提供任何帮助,提高自信心也就无从谈起。所以说能否帮助解决问题才是提升自信心的关键。”

“可是这要怎么解释那些高一和高二的学生,他们根本就没有高考过,但是还是对高考充满着信心。”

“人活在意义的世界里。我们所经历的并非世界本身,而是世界对人的意义。我们并不感受世界,而是感受从中解读出来的意义。从大大小小的考试中,学生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简单的认识,而这一认识便是他们自信心的来源,这便是他们对自己经历的解读。当然这个自信心也不是永恒的,几次考试失利同样可以把这个自信摧毁。”

“可是,不管怎么说化妆确实可以提高自信心啊?”

“我没说化妆不能提高人的自信心,我只是说在化妆和自信心之间还有一个媒介,事实上还有很多事情能够通过这个媒介来提高人的自信心。”

“既然这样子的话那个观点也不是错的啊。”

“我并没有说你的观点是错的,我只是想说化妆和自信心之前还有一个媒介,那个媒介才是关键。”

“可是这跟化妆有什么关系?”

李思源有些无语了,难道自己讲得还不够清楚吗?“首先,我们先想确认一下什么是自信。有把握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才能说是有自信,是不是?没有把握通过高考怎么能说自己对高考充满自信呢?至少这一点你能够认同吧。”

李思源看到林思怡点头示意,于是接着说道:“不管那人的实力能不能够解决问题,只要他主观上认为自己能行,那就能说他在这件事情上很有自信。”

李思源说完停顿了几秒钟,见林思怡没有反驳,继续说道:“所谓的化妆提高自信,实际上就是增加了人解决某些问题的把握,尽管有的时候只是主观层面的,但是这就已经够了。”

“可是很多人都说化妆能够提高女生的自信心啊?”

“我刚才也说了,自信心是主观层面的事物。而十分现实的是,这个社会被男权思想浸润了几千年,女性的容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成为了其核心竞争力之一。尽管嘴上说着男女平等,内在比外在重要,但是还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既然这样的话,化妆提高女生自信不就是对的了吗?”

李思源叹了口气,林思怡还是在钻牛角尖。“如果化妆不能为问题的解决提供帮助,那么它所带来的自信也就不堪一击。在失败的那一刻,自信也会崩解,因为这个自信是你主观臆想出来的。真正稳固的自信来源于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当然,有些时候颜值也能为解决问题提供帮助,也算是能力的一部分。能力是稳定的,它带来的自信自然也是稳定的。将这两种自信放在你面前,你会选择哪一种?”

“可是不管怎么说化妆还是提高了自信啊。”

李思源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有的时候,人总是会自我欺骗。相较于欺骗他人,自欺欺人真的简单得多。今天的心理辅导就到这里吧,回去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些。”

林思怡离开办公室之后,李思源又做了几个深呼吸。

“看来自己还不够成熟啊,竟然在和学生对话的时候乱了心性。”李思源站在窗边,清凉的晚风让李思源冷静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