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周日下午,李思源按照原定计划对魏帅进行家访。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世界还真的是恐怖啊。站在魏帅家的别墅面前,李思源才知道什么事真正的大房子。别墅前面有花园,后面甚至还有私人游泳池。

好吧,李思源不得不承认有钱人的快乐自己根本想象不到。

魏帅将李思源引入自己家中,理事长和理事长夫人早就在客厅等候。

“李老师,来来来,随便坐。”

这是李思源第一次到学生的家中家访,也是第一次到自己老板的家里面做客,难免有些紧张。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李思源连忙开始进行今天家访的内容。“理事长先生,不知道那本书你读得怎么样了?”

“说来惭愧,那本书我已经读完了。”

“读完了还有什么惭愧的?”

理事长尴尬地笑了两声,“一开始我还用时间不够当借口,可是真当我开始读书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有那么多空闲时间。”

李思源笑着点了点头,他对这种情况深有同感,在自己大二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慨。

随后李思源将目光投向了魏帅,魏帅见此连忙说道:“别看我,那本书我也看完了。”

听到这个回答,李思源放下心来,接下来可以按照原定的计划继续进行下去了。“你们看完这本书之后有什么疑惑吗?可以说出来讨论一下。”

魏帅和理事长都没有说话,屋里的气氛再次尴尬起来。

理事长夫人看不下去了,站起来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准备一些点心。”说完,理事长夫人便离开了客厅。

不过还好李思源对这种情况也有准备,既然大家都不想说,那就让李思源直接一个个问吧。

“理事长先生,看完这本书之后,你对自己的家庭教育有什么新的看法吗?”

理事长想了一会儿,暗自瞟了魏帅一眼,“以前确实没想过教育孩子有这么多的门道,只觉得把他好好管着就行了,没想过这些事情。”

“那魏帅,你觉得自己受到的家庭教育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我觉得我爸妈教育我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这些问题。”

理事长听后就有点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话,你爷爷大字不识一个还不是把我教育出来了。”

“时代不同了好吧,而且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好吧。别这样看着我,这是书上面说的。”

“说得好像其他家长知道这些一样,其他家长没看过这种书还不是把孩子教出来了。”

“那你怎么不想想你为什么没把我教出来。”

李思源就在一边看着魏帅父子二人激烈讨论,虽然有时候讨论过于激烈,但是李思源也没有阻止,因为他怕二人再次回到之前一言不发的状态。

理事长夫人端着茶点回到了客厅,但是魏帅父子却没有因此消停一点,边吃还边在讨论,而李思源则在旁边进行适当的引导,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四十分钟。

李思源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家访就到这了吧。理事长,我能和你单独说两句吗?”

“当然可以,李老师,到我书房去说吧。”

理事长带着李思源进入了书房。

李思源坐在沙发上,开门见山道:“理事长,不知道魏帅这几天有什么新的变化?”

“这个我白天在公司,也不是很清楚这个事情。不过我听我妻子说他这几天真的是在家里面看书。”

“这是好事,不过偶尔玩玩游戏放松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过度沉迷就好。对了,你们要读的下一本书的名字是《娱乐至死》,同样的,一周时间看完,下周的这个时候我再来家访。对了,可以的话理事长夫人也要读,毕竟良好的家庭环境对孩子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啊,还要读书吗?”

“人们常说二十一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你也不想魏帅的情况出现反弹吧。还有,如果有什么特别的情况记得联系我。”

“知道了,李老师,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已经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今天的家访到这就算是正式结束了。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李老师慢走,要不要我让魏帅送送你。”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就这样,李思源今天的任务算是完成了,终于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思源就早早地到达了学校。不过这一次李思源没有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校长办公室。这一次,李思源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校长商量。

“校长,那个林思怡的情况有些复杂,我希望你能批准我今天能够在校外活动。”

“这个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总要告诉我你要在校外干什么吧?”

“这个涉及到保护林思怡的个人隐私,不能说。”

校长听后也有些为难,虽然校长也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但是这种请假还不给理由的情况真的是让人很难办啊。

校长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当下的情况,就算李思源撒谎骗假期,自己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损失;但是如果李思源说的是真话,那么林思怡的事情得到解决的可能性就会高很多。至少站在校长的角度来看,这是一项稳赚不赔的买卖。

想到这,校长答应了李思源的请求,还用电话给门卫那里打了声招呼。

李思源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也没有必要呆在校长的办公室里面。当然,李思源请假绝对是有正事要做,绝不是为了偷懒。

李思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结果发现魏帅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看书了。

按照李思源自己事先制定的计划,魏帅只要保持现状就行了,已经不用每天都到办公室来了。所以李思源简单说了两句,直接将魏帅打发走了。

李思源将学校这边的事情简单处理了一下,随后便乘坐公交车前往当地的少年宫。

网上说少年宫里面有专门的象棋会馆,而且对市民免费开放,所以李思源便把这里当做自己计划实施的地方。

虽然李思源事前也想象过象棋馆里面的情景,但是李思源还是被眼前的情况震惊了。整个象棋馆里面全是老人,与其说是少年宫,还不如说是老年活动中心。

李思源的出现同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毕竟整个象棋馆里面就只有他一个年轻人,还是非常显眼的。

还好李思源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那么几年,靠着一张巧嘴,很快跟那些老人打成一片。

原来那些老人都是退休之后没什么事干,于是每天都约在这里下棋聊天。相对的,那些老人也对李思源十分好奇,从他们约在这里每天下棋开始,就没有见过一个年轻人来这,更别提今天还是工作日了。

最后,赵大爷还是忍不住了,问道:“小李啊,你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来?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赵大爷刚问出这句话,周围的环境明显安静了下来。没办法,八卦也算是人类的天性嘛。

虽然赵大爷问的很突然,但是还好,在李思源刚走进这门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理由了。

“这不是上了一年的班,终于放了这么几天年假嘛。”

“哦,那你在哪里工作啊?”

“我在学校里面当心理老师。”

这时候隔壁桌的一位大爷反应了过来,“哎呀,我说嘛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报纸上面说的那个连续两年教出状元的心理辅导老师吗?”

李思源脸红了一下,“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厉害,这都是其他任课老师教得好,我其实不负责教学的。”

“老赵之前还是大学教授呢,没听到他说自己教出来什么状元?”

坐在李思源对面的赵大爷听到其他老人揭他的老底,没好气地说道:“大学生又不高考,我怎么给你弄高考状元。”

被怼的老人也接着抬杠:“那你去中学教书啊,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教出状元来。”

“懒得跟你说这些,别打扰我下棋。”

赵大爷这句话刚说完就下了一步臭棋,李思源抓出机会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获得了胜利。

“老赵,说你不行你还不信,你看,这不是就输了吗。”

赵大爷被说的也来了脾气,“来来来,你这么厉害你来下啊。”

“来就来,虽然学问上面比不过你,但是下棋还是比你强一点的。”

就这样,李思源一边跟着这些老人聊天,一边跟着他们下棋。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李思源终于跟这里的所有人都下了一局,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

李思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都快要到下午一点了,没想到下棋竟然这么费时间。“都要下午一点了,大家都不吃饭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原本还比较安静的象棋室一下子躁动了起来。

“糟了糟了,这么晚回去又要被家里的老婆子说了。”

“我就说刚刚怎么心神不宁的,原来忘记这件事情了。”

“真是的,看看你们那熊样,那么大年纪的人了竟然还怕老婆。我就不一样了,我不回家那根本就不能开饭。”

李思源听到这语气就知道是那个爱抬杠的大爷,不过这一次真的是犯了众怒了。

“林老头,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就是,不知道是谁每天走得比谁都准时,拉都拉不住。”

被众人如此拆台,林老头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你们懂什么,我不回去就让我老婆在家饿着吗?”

“搞得像你在家做饭一样,你不会让你老伴先吃吗?欸——等一下,不会是你一直在家做饭吧。”

“嘿,我警告你,你别到处造谣啊。你这是在乱说话你知不知道。”

在一片欢笑声中,大家各自离去,李思源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李思源就回学校继续工作了,没办法,林思怡的事情目前还没有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需要回学校早做准备。

回到学校的李思源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面回复精力,长时间的脑力劳动让李思源整个人都萎了,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李思源的电话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李思源打来了电话。李思源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接通了电话。

“喂,是李老师吗?我是魏帅的妈妈。”

“哦,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今天魏帅又开始玩游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偶尔玩玩游戏是很正常的,只要不太过分就好,没什么好担心的。”

电话那边明显送了一口气,“麻烦李老师了。”

“没事,有什么其他的情况记得打电话给我。”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但愿魏帅那小子能够省点心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