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寒假过完之后每个高三学生心中都有一种紧迫感,可以说寒假过后整个学校正是进入紧张状态。

虽然还没有到百日誓师的时候,但是高三学生已经迎来了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幸福生活。

在李思源看来这种高频率的考试是非常有必要的,先不说能够帮学生查漏补缺,积累考试经验,更能让学生逐渐调整心态,认清自己的实力。

很多时候人都会对自己的实力过于乐观,这也使得很多学生看到自己最后高考的成绩的时候都不怎么满意。这时候就需要通过大量的考试让他们找到自己的位置,甚至经过三次诊断性考试之后,学校那边对你能上什么大学也有了一个预估。

这所高中代表着这个省最高的教育水平,每年的诊断性考试都是联合省内其他几所知名高校一起出题,一起改卷,最后一起排名,毕竟高考是跟全省的学生一起竞争。可以说这是高考前的三次模拟竞争,通过将现在的排名和之前的数据进行比较,学校这边就能大致推断你能上什么样的大学。而这份数据每年填志愿的时候还会交给学生进行参考。

虽然这一幕让高一和高二的学生看得心惊胆战的,但是相比于高考,他们更关心今年去哪里春游。

不过这座城市并不是什么旅游城市,旅游资源并不是很丰富,唯一拿得出手的应该就只有游乐园了。虽然这个游乐场在全国都很有名气,但是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每年都去,去了那么长时间换成谁也会腻的。

不过这并不关李思源什么事,毕竟春游在李思源眼中也就只是一天假期而已。

当然,虽然李思源不关心但是也有人关心这件事。楚玉峰听到春游的消息之后就立马找到了李思源。

“李哥,听说我们学校下周要去春游,地点选好了吗?”

“你也就只有求我的时候才这样叫。学校那边还没定下来,不过十有八九就是去游乐园。话说你现在不是被调到高三和那些人一起备战高考了吗,你怎么还关心这个?”

“我虽然跟高三的人一起复习备考,但是我还是高一的学生好不好。而且这几次考试每次都拿第一,高三的那群老师基本上已经不管我了。”

“合着你过去就是去打击高三学生自信去了?”

“你以为我想过去啊,要不是校长这么说你觉得我会没事找事吗?”

李思源仔细一想,这还真是校长的行事风格。

楚玉峰接着说道:“先不说这个,那个林思怡是不是也在你这接受心理辅导。”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听说这是她第二次复读了。”

李思源点了点头。

“这可能会成为我们计划中的变数,要是她考好了还好说,要是没考好的话就麻烦了。”

“确实,学校那边挺看重她的。”李思源回答道。

楚玉峰听后连忙摆手,“我不是说这个,你还记得我们最开始的那个计划吗?”

“当然记得,将群众的目光从成绩转向心理辅导。”

“你觉得林思怡如果考砸了的话我们的计划还行得通吗?”

李思源仔细思考了一下,凭借林思怡的实力完全可以考入顶尖的大学,如果她这次依然发挥失常,不就表明自己的心理辅导没有效果吗?虽然心理辅导本身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群众可不会在乎这些,他们在乎的只有摆在他们面前的结果。

不过李思源想了一会儿也就想通了,“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如果林思怡的情况确实没有好转,那就只能证明我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实力,再呆在这个位子上也只是误人误己。”

“想不到你还想的挺开的,不过再怎么样也会把合同期呆满吧。”

李思源瞥了楚玉峰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还指望着在这呆几年把你的那套房子买下来呢,不过贷款估计够让自己还几年的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别买我的那套房子。你大可以拿着这几年节约下来的积蓄到小一点的城市安家。全款买房总比身上背着债好。而且听你之前的描述,你的情况找工作也挺不容易的,这种情况下贸然负债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就像古话中说的,‘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既无出类拔萃之才,宜急流勇退。’”

楚玉峰说的很有道理,李思源最终能够在这座城市立足,运气可是占了不小的成分。这些年来李思源已经充分认识到了大城市生活的艰辛,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急流勇退说不定会是一个好主意。

“话说林思怡的成绩怎么样?有没有把握考上顶尖大学啊?”

楚玉峰听后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我还以为你不关心这件事呢?实话说吧,她的成绩就在我后面,而且就跟我相差没几分。当然,这主要是题太简单了拉不开差距,要不然我能甩她一大截。”

李思源听后没有丝毫放松,毕竟林思怡的问题在于高考容易出岔子,平时考试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李思源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也很无聊,有一个人过来和自己聊天还是挺不错的。所以李思源就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玉峰。

“你知道吗,最近我那个邻居生小宝宝了,他妈过来给他带孩子。你也知道小宝宝作息不规律,经常大半夜在那哭。其实如果只是小孩哭的话我还能理解,但是他妈竟然把孩子抱到楼道里面哄。你也知道楼道本来就窄,声音一大自然会有回音。再加上我租的那房子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好几次半夜都被吵醒。不过我又不好意思出去说,真的是烦死了。”

“没办法,我们的社会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很深。其实她把孩子抱出来也不难理解,无非就是家里有人第二天要工作需要好好休息,但是却没有考虑到别人同样如此。正如费孝通先生提出的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差序格局一样。以自己为中心,像水的波纹一样推出去,愈推愈远,愈推愈薄且能放能收,能伸能缩的社会格局。老乡之间可以说是一家人,同姓之间可以说是一家人,有的时候是三口之家,有的时候还要算上上面的老人,有的时候家又指整个家族,可以说家这个概念在不同的条件下有不同的解释。我还记得孟子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舜的父亲杀了人,舜就应该放弃王位,背着自己的父亲隐居起来。可以说这个故事便是整个传统社会的写照。在差序格局中自然可以向外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这个也可以向内推,为了自身利益当然可以牺牲别人的利益,站在任何一圈波纹当中,向内看便是公,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小团体。这就是为什么她会把孩子抱出来哄的原因,她自己也很清楚这样做会影响到自己的邻居,但是她还是这样做了,因为站在她家庭的角度她是对的,但是从圈外的角度来看,她肯定不对。这种差序格局的伸缩性导致了道德上的精神分裂。为什么很多公共厕所里面没有厕纸?难道真的是他们买不起厕纸吗?主要是其中的浪费实在是太严重了,大家都认为这是公家的财产,自然很少有人会珍惜,这就是向内推的表现。我记得电影《刮痧》里面有这样一幕,男主想让自己的美国老板兼好友向法官证明刮痧是一种治疗手段,但是被老板拒绝了。虽然二人的关系很好,但是老板并没有到法庭上去作伪证,当然也说不上是伪证,主要是他也不相信刮痧是治疗方法。这就是费孝通提出的团体格局概念。每个团体都有着明确的规定,按照规定享有责任和义务,这一点从英文中就能窥知一二,sister in law,法律上的姐妹,在中国叫嫂子或者弟媳。一般情况下英文中都会用这种说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团体格局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状态。”

李思源听后叹了口气,“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告诉我该怎么做?”

“其实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在这个差序格局中,你的得失在她看来根本无足轻重。事实上她也很清楚自己这样做绝对是有问题的,你去跟她单纯讲理是讲不通的。我建议你还是去买一个耳塞吧,这样做绝对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

“问你也是白问。”李思源没好气地说道。

“话可不能那么说,我都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你就算去说也没有用。她会告诉你她这么做的原因,然后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然后让你也体谅一下。就算你不体谅她也不会改,你拿她根本没有办法。”

虽然楚玉峰说的这些李思源都听得明白,但是李思源就是不信这个邪,今天晚上就打算去说道说道。

果不其然,半夜十一点的时候那个小孩又哭闹了起来,嘹亮的哭声在楼道中回荡。

李思源穿着一身睡衣来到了楼道上,开始对那位阿姨的行为进行劝阻。

结果果然不出楚玉峰所料,她听后直接向李思源倒苦水,将自己的行为说得义正言辞,总结下来一句话,我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希望你体谅一下。

就像楚玉峰说的那样,站到任意一个圈当中,向内看都是公,都是自己所属的团体。为自己所属的团体谋利益,在她眼中这就是一件品德高尚的事情,但是在邻居眼中就不是这样了。

最后李思源也没办法,只能回去躺在床上,默默地带上了耳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