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出租车司机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枯燥的工作,可以说每天都在车上度过。他们在工作的时候会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可以说和乘客交谈是他们唯一的放松方式。

林晓可听完后说道:“应该没有司机师傅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小姑娘还是太年轻了,这种老好人心中没有一把尺,根本捋不清是非曲直。凡事都让双方各退一步,根本说不出什么公道话。这种人就是两边都想讨好,两边都不想得罪,但是事实上谁都不待见他们。本来有理的人被他这么一搅和就搞得跟没理一样,你觉得那些人以后会帮他吗?至于那些本来就没理的人,虽然他们获得了好处,但是你觉得这种没理都要讲三分的人会是什么好东西吗?不过最难的还是你还不好怎么说他,所以说,以后遇到这种老好人尽量绕着走,别跟他们打交道。”

李思源见此也在一边说道:“不说别的,班长那人在高中的时候帮过我们吗?在高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她看白了,这种老好人又不想得罪别人,又想在别人面前扮演好人角色,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林晓可听后仔细想了一下,虽然高中的时候班长每次见自己都是笑脸相迎,但是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一行人提供任何帮助。一个好人背后站着的应该是公平和正义,而不是只会简单的和稀泥。

很快二人就各自回到了自己家中,李思源躺在自己床上,思考着赵璇瑶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李思源想到了一道数学题。

小明9元买了一个玩具,10元卖了出去,然后11元又把玩具买了回来,12元又卖了出去。问小明在这个过程中赚了多少钱。

有些人说赚了两元,而有些人说亏了一元。赚了两元当然好理解,因为在每一次买卖中小明都赚了一元,而亏了一元也很好理解,如果9元买到手之后,12元卖出去的话就能净赚三元,所以这么一对比小明自然亏了一元。而且这还是一次交易的结果,如果交易两次的话,小明就亏了两元钱。

这其中的分别就在于如何定义盈利和亏损。很明显第二个答案认为没有做到利益最大化就是亏损。这种思考方式其实很多人都有,只要还有上升的空间人就不会因此感到满足。

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很早就认识到了贪婪的可怕。东方的各种俗语和神话自然不必多说,西方文明甚至将贪婪列为七宗罪之一。

李思源仔细想了想,这也许就是自己现在的真实写照吧。可能是自己太急于求成了,二人的关系已经进步了很多,虽然跟预期的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着急。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很快就要到除夕夜了。李思源和自己的父母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很多在外地打工的人都回到了老家,这时候就免不了走亲访友。

这一次,李思源来到了自己二爷爷家里,二爷爷的重孙,也就是李思源的侄子也已经放了寒假回到了家里面。

侄子已经上高中了,现在正在做老师布置的阅读作业。李思源悄悄地瞟了一眼,A4纸上全是近些年的热点新闻,估计是文科老师让他们读的吧。

而那些长辈则聚在一起聊天,李思源父母自然会把李思源女朋友的事情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而在这个社会,谈到结婚很少能绕的开房子这个话题。

这时候侄子在旁边开口说道:“如果买房子的话不着急,现在已经在调控房价了,应该很快就会降下来。”

“这谁给你说的,你是没看到那些大城市的房价,根本没有往下落的意思。不过很多小城市的房价确实已经开始降了,毕竟那些开放商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让那么多房子砸到自己手里。”李思源分析道。

“可是资料上面是这么说的。”

“尽信书不如无书。书也是别人写出来的,只要别人想骗你自然也可以骗你。”

“你的意思是老师发的资料也在骗我吗?”

“并不是所有写书的人都在骗你。你要知道每个人都会犯错,那些博士啊,教授啊也有犯错的时候,这时候你需要让自己去思考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仔细去分辨正误,而不是一股脑的一口吞下去。”

侄子听后点了点头,不过还是疑惑地问道:“可是这样做会不会得低分啊,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写得挺有道理的,但是老师还是给我很低的分,就因为参考答案上面不是这么写的。”

李思源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就不能聪明一点吗?这只是让你平时这么想而已,考试的时候该怎么答怎么答。到了大学里面也同样如此,那些鼓励学生进行自主思考的老师,答题的时候你就可以自由阐述自己的观点,只要有理有据,老师自然不会难为你。如果是那种死板的老师,你就跟着背教材就行了。”

侄子听后呵呵直笑,“叔叔你这不是两面三刀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没办法,毕竟自己的生杀大权还是掌握在别人手上的吗?别看那些明星啊、首富啊那么风光,其实他们比我们还小心翼翼。”

“我明白了,叔叔。”

“明白了就好,你马上也要高考了,好好学,到时候考上好大学了叔叔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侄子听后也很开心,拿着复习资料又看了起来。

李思源见此也没多说什么,长辈之间的聊天自己又插不上嘴,玩手机又不合适,只能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电视。

这种走亲访友的生活一直要延续到春节结束,除了一些非常熟络的亲戚以外,李思源基本就没有出门了,毕竟去了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除夕夜当晚,林晓可便直接给李思源发信息。

“除夕快乐。”

“哪有发除夕快乐的啊,一般不是新年零点的时候发新年快乐的吗?”

“我今天可不打算熬夜,这几天还在弄论文的事情,真的是累死我了。”

“你们这些读研究生的就是不一样,除夕这天还在忙。”说完还发过去了一个同情的表情。

“没办法,毕竟这篇论文关乎到我未来的前途,自然要上心一点。不过我刚刚把论文的雏形发给我的导师看了,她挺满意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另一边的要求。”

“应该可以吧,既然你们学校的老师都很满意,没道理那边学校的人会有什么不满啊。”

“哈哈,但愿是吧。”林晓可说完又发过来一个可爱的表情。

“话说你真的要睡那么早吗?今天可是除夕啊。”

“算了吧,你不知道这几天我过得有多艰难。自从我妈知道你找到女朋友之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天天动不动就催我,都是因为你把原本的平衡打破了。”

“这还能怪得到我头上?”

“当然要怪你啊。以前我还可以说你比我大两岁都没谈恋爱,将我妈的注意力往你身上挪,现在就没办法说了。而且因为以前说的太多了,现在我妈还一直用你刺激我。”

李思源看完发过去一个无奈的表情,“谁叫你没事拿我说事啊,现在知道错了吧。不过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一个男朋友了。”

“你没找到女朋友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果然,脱单的人就是不一样。”

“好啦,别说了,你也早点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林晓可见此也只好把自己刚刚输入的字删掉,轻轻地发了个晚安。

其实林晓可很好奇李思源现在在做什么,是在陪着家人看电视,还是在跟赵璇瑶聊天。不过这种事情又不太好说出口,最后也只好作罢。

春节很快就过去了,李思源也只能收拾好东西回学校开始上班。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李思源听到的最多的词就是房子。

每当一个亲戚知道李思源有女朋友之后,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什么时候买房子,打算把房子买到哪?

李思源很想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但是架不住亲戚的热情,也只好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不过房子问题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虽然这些年房地产不像以前那么紧俏,但是像那种大城市的房价还是在慢慢往上涨。李思源也觉得是时候解决住房问题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很多人在路边发房地产的传单。李思源顺手就拿了几张带到了学校里面。

虽然每张房地产的宣传单上的照片都很漂亮,但是李思源知道这种事情还是要进行实地考察。

这时候楚玉峰走进了李思源的办公室,“新年好。”

李思源也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新年好。

楚玉峰走进办公室之后,很快也注意到了李思源桌子上的房地产单子,“怎么,最近想要买房了?”

“是有这个打算。”

“既然这样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买二手房,如果有的话我这正好有一套。这套房子是去年买的,就是让我来这学校上学方便一点。不过也不是什么学区房,走路的话大概半个小时到学校。反正我今年就要走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李思源一听也来了兴趣,虽然不是新房,但是二手房也让自己省了很多麻烦,而且价格方面也会便宜一点。至于质量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楚玉峰总不至于坑自己。

“你打算多少钱出手啊。”

“不多,八十万卖给你。三室一厅一厨两卫,装修方面只是简单的装修了一下,一百一十平米,这个价格在这地方绝对找不到第二家。”

李思源听后虽然非常心动,但是他也知道这是楚玉峰故意给他低价,他心里有些接受不了。“不用刻意给我低价的,按照市场价来就好。”

“这就是市场价,不管是谁我都卖这个价。要不是看你想要买房,我才不会跟你说这些呢。”

李思源听后也只能在心里默默道了声感谢,自己跟学校签的合同还有两年,这两年如果节约一点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既然这样这套房子我就定下来了,高考结束之后我们就去办手续。”

楚玉峰听后狐疑地看了李思源一眼,“你现在搞得到那么多钱吗?”

“当然拿不出那么多钱啊,我打算到银行去贷款。”

“干嘛去银行贷款啊,你直接找我借不就得了,利息给我难道不好吗?”

“你就不怕我后面还不上钱吗?要知道我跟这个学校的合同就只剩两年了。”

楚玉峰听后摆了摆手,“再怎么说我也给你出了那么多主意,你不信任你自己也该信任我啊。”

“哈哈,就怕你到时候后悔。”

“一套房子而已,怎么可能让我后悔。”

李思源听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感叹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话说这件事情不用跟你爸妈商量吗?”

“开啥玩笑呢,这种事情我还是做得了主的。而且这套房子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为什么要跟他们商量?”

李思源听后非常惊讶,“不会吧,你是怎么挣到那么多钱的。”

“这还不简单,只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我就让我爸爸的公司股票上涨了50%,你觉得那么多钱还弄不到一套房子吗?”

李思源问到这便不好继续发问,毕竟在有钱人如何教育自己的天才儿子这个问题上,李思源确实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