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校长也是一个聪明人,被李思源这么一说自然也反应了过来。“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原来只是孩子之间争宠啊。”校长轻松地说道。

“你可别小看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这种错误如果不纠正的话很可能会引起大麻烦。如果让着这种情况自然发展,孩子很可能会变得以自我为中心,这对孩子的成长和发展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校长听后皱着眉头,“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我觉得你该给你的大孙女适当的引导,让她慢慢认识到自己作为姐姐的责任,让其给予自己妹妹应有的关爱。同时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应该尽量做到一视同仁,如果父母本身都无法做到平等,那么一方嫉妒另一方就无法避免。当孩子们能够真正明白分享的真谛的时候,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既然这样我又该怎么做呢?”

“这种事情只能靠校长你自己摸索,毕竟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教育的方法自然也因人而异。不过只要总的方向是对的,经过几次试错,自然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校长听后嘴角轻轻上扬,“你平时不会都是这样给学生进行心理辅导的吧。”

“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帮助他们找出问题,然后再让他们慢慢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漫长且艰辛的过程,学生和老师的努力都是必不可少的。”

“看来心理辅导这件事情也没有我想的那么轻松啊。”

“如果问题真的那么容易解决的话,也就不需要专门的人来进行心理辅导了。”

“说的也是。既然问题已经解决了,那我也就不在打扰你了,难得的周末你也该好好放松一下。”

李思源深吸了一口气,“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联系就行了。”

李思源随后便离开了公园,坐着公家车回到了家里面。李思源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工作量竟然在一年的时间内增加了那么多。

以前只是给特定的几个学生进行辅导,虽然现在辅导的学生的数量变多了,但是还好是阶梯式增长,李思源也还能适应。现在又加上了回答学生问题和守晚自习,李思源现在终于有了一点工作的感觉了。

毕竟之前只给一两个学生进行辅导,那种感觉就跟提前进入养老模式一样。不过李思源对现在这种情况也很满意,虽然任务量变多了,但是被剥削总比完全没用强。比社畜更可悲的是那些连社畜都当不了的人,如果社畜还能说自己是这台大机器的一个螺丝钉,那么剩下的那些人其实就是对这台机器完全无用的人。当这个社会面临困难时,抛弃他们永远是最简单的一种解决办法。

之前李思源就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对于学校这台机器来说他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部件,而这台机器每时每刻都在朝着更大收益努力,删去多余的部件永远都是节约成本最快、最好的方法。

就在李思源每天混吃等死的时候,楚玉峰带着一个女生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师,麻烦你帮我鉴定一下她的天赋怎么样?”

李思源看着楚玉峰身边的小女孩,吐槽到:“我这里又不是什么鉴定中心,智商鉴定的话去找专门的机构啊。”

“这不是跟你熟吗?”楚玉峰讨好地笑道。

“不是我不想帮你,关键是我真的做不来这个。”

“别跟我说这些,帮我个忙还不行吗?”楚玉峰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给李思源使眼色。

李思源看到这一幕也知道其中另有隐情,便试探道:“这样吧,我先让她做一套测智商的题,然后明天再告诉你们结果,你们看这样行吗?”

“行行行,就按你说的来。”

李思源见此随便在网上找了套题下载了下来,女孩做完之后便把他们都请了出去,让他们明天再来领结果。

不出李思源所料,十几分钟后楚玉峰又返了回来。

李思源连忙问道:“你这次又在抽什么疯啊,我不信你不知道该去哪测智商。”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你以为我想摊上这些破事。”

“你既然自己不想摊上这些破事,就不要把这些破事往别人身上推。”

“你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关键是这一次只能往你身上推。”

李思源听后有些不解,什么时候自己还那么特殊了。

“你听我给你讲,那个女孩是我的远方表妹。本来我们两家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十年前因为商业合作才逐渐熟络起来。你是不知道,我那个远方姑姑攀比心有点重。随着我们两家逐渐熟络起来,她就要求我那个表妹事事向我看齐,但是你也知道复刻别人的人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我表妹小时候没少受她妈妈的训。本来事情还没那么严重,毕竟我之前的性格有些问题,这一点倒是能给我那个姑姑一点心理安慰。但是这几天我妈给我班主任打电话询问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的性格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这件事情自然而然传到了我那个姑姑的耳朵里。这几天她又开始让我那个表妹学这学那的了。”

“所以你就想让我帮忙一起骗你姑姑?你觉得我说的话她能信吗?”

楚玉峰听后笑了笑,“放心吧,绝对没问题。毫不客气地说,在她眼里你就是权威,毕竟你可是帮助我解决问题的高手。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你也不用说我那个表妹多有天赋,只要说她比普通人强就行了。事实上大部分人的天分都差不多,之所以差距会那么多主要是因为后天的资源投入。凭借我表妹家的财力,培养出来一个精英完全没有问题。”

李思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没想到你现在也会如此费尽心机帮助别人啊。”

楚玉峰叹了口气,“怎么说呢,其实她应该算得上是我半个青梅竹马。你是不知道,我小时候是有多讨人嫌,最后只有她还愿意呆在我身边。有的时候我还挺烦她的,觉得她跟跟屁虫一样,不过现在想想,能跟我这种人好好相处确实也是一种本事。”

“所以你现在打算报恩?”

“算是吧。”

“我要提醒你一句,谎言终归有一天会被拆穿的。”

“这我知道,但是只要在谎言被拆穿之前变得足够强大,就算谎言被拆穿了也不会有什么事。”

“既然你已经想清楚了,你就把你想说的话告诉我吧,明天我转告给她。”

“光是口头转告可不行,最好有一份书面报告。”楚玉峰补充道。

李思源惊奇地看着楚玉峰,“真没想到你连这些事情都考虑到了。”

“没办法,帮人就要帮到底嘛。”

“话说你不会是看上你表妹了吧,自己远方表妹的事情用得着那么上心吗?”李思源调侃道。

楚玉峰听后立马就急了,“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我只是把她当妹妹而已。”

“是是是,电脑给你,你来打字吧,打好了之后我出去打印一份。”

半个小时过后,李思源拿着U盘去打印室把文档打印了出来。

不得不说楚玉峰做得挺用心的,这份报告光是看起来就很正规,甚至还给李思源留了签名栏。

李思源又看了一下内容,主要就是说这个女孩的才能高出一般人很多,但是其内心的不安全感限制了其才能的发挥。建议父母多给她一些关心,少给她一些压力,让其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发展。

不过整篇报告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没有一丝一毫的说理和逻辑推断,所以结论都是由“检测表分析得出”。这就好像医生的处方一样,从头到尾只有各种药物的组合,医生从来没有跟你说过他为什么给你开这种药物。

不得不说楚玉峰把普通人的心理拿捏得恰到好处。一个人对某一个领域了解得越少,就越容易迷信这个领域中的某一个权威。人的大脑是最会偷懒的一个器官,当自己没有足够的知识进行理解和反驳时,大脑就会直接放弃思考,臣服于某个人的权威。

这种时候根本不需要给他们讲什么逻辑,更不需要将推导结论的过程摆在他们眼前,因为这样只会让他们开始思考问题,这就给了他们反驳自己的力量。

不过这些都不是自己该担心的问题,自己要做的就是署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明天的时候交给那个女生。

李思源看着最后一栏的签名处,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后脖颈,“看来自己也成为共犯了。”

事情办妥之后楚玉峰就离开了,楚玉峰很清楚即便自己不说,李思源也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别人。

事实上经过刚才那一段时间的观察,李思源也看出了很多端疑。先不说楚玉峰那股认真劲,光是他那句青梅竹马绝对就有一些问题。

虽然青梅竹马可以指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但是也可以表示情侣或夫妻从小就认识。而且时至今日,后者的用法更多一些。

李思源到现在都没见过哪个人将自己小时候的异性朋友称之为青梅竹马,最多也只是发小这种说法。而且楚玉峰刚才说的是“半个青梅竹马”,至于为什么是半个那就有点令人寻味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李思源该担心的问题,他们本来就是远房亲戚,这种八竿子才打得到一起的亲戚关系结婚也不是什么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