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李思源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楚玉峰,笑着问道:“最近跟班上的同学相处得怎么样?”

楚玉峰听后喝了一口饮料,“也就那个样子,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我感觉你的情况已经有很大的改善了,刚才篮球比赛的时候你跟别人配合得挺不错的。看来你现在终于学会跟人合作了嘛。”

楚玉峰虽然也认可李思源的话,但是还是傲娇地说道:“那可不是合作,如果不是我带着他们,他们根本赢不了。”

“但是离开了他们你也赢不了不是吗?团队合作不就是这个样子嘛,每个人各司其职,各自发挥自己的特长。特别是你明年就要上大学了,到了大学里面合作可是一个必修课,很多比赛都要团队参加。不过很多大学生根本没有什么合作意识,毕竟在上大学之前他们接受的都是竞争教育,这些人一进团队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最常见的就是对团队任务进行机械地拆分,每个人负责一个小板块,最后再将大家的成果拼接在一起。你觉得这算是团队合作吗?”

虽然楚玉峰本人的合作经验少之又少,但是他也知道合作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根本不能算是合作,这样子话还不如一个人单干呢。这样子做出来的作品各个分段的风格、水平各异,实力高的人会被实力低的人拖累,各自的特长也无法完全发挥,最终只能拿出来一个大家都能勉强接受的平庸的作品而已。”

李思源笑了笑,“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你对合作已经有自己的认识了。”

“那还用说,我可是一个天才,你根本就不需要为我担心。”

“说的也是。”李思源站起身来,“要我帮你带一杯饮料吗?”

“给我带杯可乐就行。”楚玉峰说完之后又纠结了一小会儿,最后开口说道:“还有,谢谢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些,对我也算是有一些帮助。”

李思源愣了一会儿,随后很快也反应了过来,“看不出来有的时候你也挺讨喜的嘛?”

被李思源这么一说,楚玉峰红着脸把脸别向一边,“你又在这说什么废话,赶紧去把饮料拿回来吧。”

“好好,我马上就去。”

楚玉峰看着李思源离开的背影,又在心中默默地道了一声感谢。不过李思源可没有在意这些,吃完饭后二人就各回各家了。

李思源回家之后赶快给自己洗了个澡,毕竟衣服上面全是酱料的味道,明天肯定是不能穿的了。

在洗澡的时候,李思源也在思考自己现在的情况。不管是最开始的跟楚玉峰的交易还是现在的公告栏计划,最终目的就是让李思源能够在学校里面站稳脚跟。但是说实话自己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学校那边想要开除自己真的是太简单了,尤其是现在的学校根本就不重视心理辅导。

就算现在校长没有动自己,难道下一任校长也会跟自己和和气气说话吗?尽管自己现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去避免这种情况,但是最后的效果如何谁又说的清楚呢?现在唯一让李思源感到安心的就是长达三年的劳工合同。

其实李思源也不是没考虑过买房子的事情,但是这座城市好一点的房子加上装修,算下来最少也是百万。

虽然李思源不是承受不起,但是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的话,贸然买房可是很危险的。

李思源洗完澡后静静地躺在床上,翻看着学生给自己发来的邮件。这时候担心这些也没什么用,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好再说。

邮箱里面只有一个问题,“我是一名高二的学生,这时候再努力能行吗?”

“当然可以,你要相信,每一份付出终归会有回报。”

李思源回复完之后又一个人颓废地躺在床上,真羡慕这些学生,每天只要想着学习就够了,哪像自己,各种事情都要操心。

就在李思源正在思考人生的时候,赵璇瑶给自己发来消息,让自己陪她去逛街。

李思源自然欣然接受,正好他也想出去走走,转换一下心情。

可是李思源高估了自己内心的承受能力,虽然说不上是满脸愁容,但是赵璇瑶也能清楚地看出李思源有心事。

赵璇瑶轻轻地握住李思源的手,“怎么,有什么心事吗?”

李思源听后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觉得你还是说出来比较好,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出出主意。”

李思源思考了一阵,最终还是将自己的心事告诉给了赵璇瑶,“主要是工作上面的一些问题,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工作到什么时候,学校对这件事情的态度一直很暧昧。”

“你们没有签合同吗?”

“签了,但是只签了三年的。你也知道学校其实不怎么看重学生心理健康这一块,很可能合同一到期我就被开除了,那时候想要找到类似的工作可能非常麻烦。”

“这样子的吗?”赵璇瑶听后也想不出来什么办法,毕竟心理辅导老师和普通老师可是不一样的。

就在这时,赵璇瑶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你也可是试着当普通老师啊,我记得我们高中的时候心理辅导老师不就是其他老师兼任的吗,既然这样你也可以这样做啊。”

李思源一听还真是那么个道理,只要自己兼任教学老师的职务,学校那边应该就不会轻易开除自己。毕竟只要老师不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学校一般不会开除老师的。

困扰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僵局终于找到了破解之法,李思源心中的石头也算是放了下来。

李思源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一不小心忘记控制自己的音量,大声说道:“璇瑶,我真的是爱死你了。”

周围的人听后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赵璇瑶面红耳赤,拉着李思源赶紧离开。

第二天,李思源做了一些准备,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校长。不过走到学校才想起来自己身边还有楚玉峰这个天才,这件事情也可以让楚玉峰出出主意。

正好今天楚玉峰想要逃课,在教室外面被李思源逮了个正着。

“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去上课的,上课什么的也太无聊了。”

“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些,来我办公室,我跟你商量点事。”

楚玉峰听后也想知道李思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也就答应了下来。

办公室中,李思源将自己的困惑告诉给了楚玉峰,顺带的还有昨天确定下来的计划。

楚玉峰听后一脸不屑,“我记得这件事情我们之前不是已经想好对策了吗?你的那什么公告栏计划还有我之后的发言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嘛,要是那些方案效果不好的话,我岂不是死定了。你以后去上大学了肯定不用担心,就算没效果也没你什么事。”

“你这话我怎么听得那么别捏呢?”

“别管那什么别扭不别扭的了,这次找你来不就是想让你给我出出主意嘛。楚天才,再帮我一次好不好?”

楚玉峰听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帮你也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尽管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下周我想把自己的电脑带来放到你办公室里,你觉得怎么样?”

李思源被楚玉峰的想法惊到了,把手机带到学校里来的学生李思源见过很多,但是还没见过把电脑带到学校里来的,而且还要老师帮忙藏。

不过现在李思源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其实办法也很简单,魏帅不是理事长的儿子嘛,你跟他打好关系不就行了。虽然理事长不管学校里面的事务,但是校长也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李思源立马否决了这个方案,“怎么能这样做,这个方案也太卑鄙了,还是换一个吧。”

“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按照你刚才的想法走,不过要稍微做一些改变。学校现在并不缺老师,教学任务也相对固定,教学这一块你根本插不进去。不过晚自习这一块却有很大的操纵空间,你可以每天帮一个班守晚自习,然后给那个班的学生开展一些团体活动,或者说回答他们的一些问题。如果这种形式能够维持三年不间断,那么就可以说这是学校里面一项不成文的规定了,那时候校长想要解除这项规定也要好好掂量一下。毕竟这不仅涉及到所有学生,还涉及到那些守晚自习的老师。人都是懒惰的,谁不乐意让自己的工作量少一点呢?”

李思源听后也觉得修改之后的方案确实比原来的方案好很多,不过这在无形之中又增加了李思源的工作量,在这之前李思源并没有守晚自习的任务。

不过现在忙一点总比丢掉工作好,这就是绝大多数工人普遍存在的痛点:想来做这个工作的人多的是,爱干就干,不干就滚。很多人的工作不可替代性太低,要是这一行的从业人员比较少还好说,一旦从业人员过剩,形成资方市场,那些人就只能忍着,除非转行去别的行业发展。

现在李思源面临的问题远比这个还要严峻,因为校方那边根本没有再招人的打算,是否辞退李思源真的只是一念之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