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中秋节前一天,李思源和林晓可收拾好东西踏上了归途。因为赵璇瑶和李思源的关系还没有到见家长的地步,所以二人就只能各回各家。

李思源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竟然感到了一丝胆怯,过了好一会儿才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妈,我回来了,快开门。”

“一个人回来的?”

“你问这些干什么啊?快开门啊。”

屋里面没了动静,李思源知道这次老妈是给自己来真的了。

没办法,李思源只能拿出手机给自己老爸求援。

“你知道你妈那脾气的,我怎么劝得了她啊。要不你先去别的地方转转,我晚上下班之后再把你带进去。”

就在李思源准备出去找个网吧先坐一会儿的时候,林晓可突然从对门走了出来。“怎么,你妈不会真的把你关在外面了吧?”

“我也没想到这次她竟然来真的了。”

“既然这样要不要来我家坐坐,等会儿阿姨的气消了自然会喊你回去的。”

李思源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下来,毕竟他自己也不知道老妈什么时候才能消气。

李思源走进了林晓可家里面,随便在客厅里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当了三年的同学兼邻居,李思源也不是第一次进林晓可家,自然不会感到拘谨。

“叔叔和阿姨不在家吗?”

“他们出去买菜了,估计还要一会儿才回来。你先在这坐着,我去给你倒一杯水。”

李思源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正好也有些渴了,接过水直接猛灌了一口。“你不是去调研了嘛,怎么又突然回家了?”

“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所以趁这个机会回家过个中秋节。”其实回来过中秋节一方面是想跟家人团聚一下,另一方面是想确定李思源会不会把他的女友带回来。“怎么没看到你的女朋友,她不过来和你一起过中秋吗?”

“都说了只是半个女朋友,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

“那你怎么不跟阿姨说你有女朋友呢,说不定她还会让你进去。”

“关系都没确定下来呢。而且我要是这么说跟她的话,她绝对会问东问西的,到时候估计还会怪我为什么不把女朋友带回来。而且你也别说我了,你爸妈还不是也在催你,估计要不了多久你也会跟我一样。”

就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开门声,林晓可的父母回来了。

李思源见此连忙站起身来向二老打招呼,“叔叔阿姨好。”

林父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盯了一会儿李思源,“这不是思源嘛,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才到家。”

林母见到李思源来自己家作客,连忙说道:“你们坐着聊,我去给你们切点水果。”

“不用麻烦的阿姨。”

“跟阿姨还客气什么啊,你们先聊着,我马上就好。”

林父见李思源还想说什么,便开口打断道:“你别管她,咱们爷俩也是好长时间没有坐下来好好聊几句了。现在过得怎么样,大城市的生活压力应该很大吧。”

说到生活压力李思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除了第一年的时候遭受到了社会的毒打,后面几年说实话过得还是挺顺利的。该上班的时候上班,该放假的时候放假,工资从不拖欠,偶尔还有奖金,虽然有的时候对业绩的要求有点高,但是这种工作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虽然李思源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该客套的还是要客套的,特别是在长辈面前还是要谦虚一下的。“基本已经稳定下来了。”

林母虽然一直在厨房里面,但是客厅里的对话她可是都听得一清二楚。“晓可你看看别人,你都那么大的人了还要我们给你操心。妈也不是不让你读博士,在这之前你就不能先把自己的终生大事解决吗?”

李思源听后不禁在心里吐槽道:“天下的妈还真是一个样啊。”

林晓可自然知道自己说不过自己老妈,连忙对着自己老爸撒娇,“爸,你看我妈说的。”

“孩子他妈,孩子那么大了知道该怎么做。而且晓可本来就比同年级的学生小两岁,对他来说还有点早了。”

林晓可小的时候身体不是很好,不能去学校上学。还好林父林母都是教师,平常的时候都是林父林母在家帮助她学习功课。等到身体好转之后,林父就直接送她去读初中,那时候林晓可比同龄人小两岁。

“好好好,你们父女两说什么都对。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女儿嫁不出去谁更着急。”

林父看了眼坐在一边满脸写着尴尬的李思源,赶紧转移了话题,“这几天一个学生的家长咨询我‘幼儿园小学衔接班’是让孩子学算数比较好,还是学拼音比较好。因为我和你阿姨都是初中老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李思源听后思考了一阵,答道:“我认为比起算数和拼音,家长更应该培养孩子的社会情感,教会他如何与他人相处。”

“孩子进入小学可以说是完全进入了一个陌生的群体,走出了家人的视线中心。如果说一开始的哭闹是不想与父母分开,那么之后的哭闹则是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不管是哪种方式,其核心目的就是让自己成为焦点,通过哭闹和眼泪支配他人。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幼儿园,当孩子发现自己的哭闹不起作用的时候自然会停止。”

“虽然小孩子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背后的动机,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哭了别人就会来哄自己。获得好成绩的动机也不再是为了荣誉和未来,而是为了获得别人的关注。不认真学习,故意捣蛋也可以获得相同的效果。”

“人的童年记忆对人有着极大的影响,如果这时候孩子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后面将会花费很长时间来改正。”

“其实我觉得这种衔接班根本没有必要,孩子智力的发展是有一定规律的,尤其是这个年纪本身就是流体智力高速发展的阶段,完全不需要担心小孩掌握不了拼音和算数,只要没有智力问题。”

“现在大部分家长都不想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起跑线在哪。那些补习班兴趣班大多数时候只是在贩卖焦虑而已,特别是这种衔接班就算上了也没有用。就算那些孩子掌握了一年级的知识,老师也不会因此给他们讲二年级的学问。所以上这种衔接班完全是浪费时间。这种时间大可以用来培养孩子的社会情感,即合作,共情,同理,爱心等等,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起跑线。”

“很多孩子调皮捣蛋,自私任性,归根结底就是社会情感不足。这东西可不是什么衔接班能教的。”

林父被李思源说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不愧是在省重点当老师的人,见识跟我们这些初中老师就是不一样。”

“哈哈,我也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既然这样我就再问你一个问题,其实有个家长跟我说孩子一写作业她就焦虑,我弄了好几次都没什么效果,你觉得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我觉得还是要搞清楚那个家长到底在焦虑什么,不过你说的那种情况估计家长也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

林父听后连连点头,“就是啊,我给他弄了几次就是弄不好,最后只能搁置一旁。”

“其实这种情况就是潜意识里对某件事情感到焦虑,虽然他本人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因为受到潜意识的影响,这个人也会有一些焦虑的表现,像心神不宁、夜间惊醒、盗汗之类的,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要交给专门的心理医生处理,毕竟这已经不是老师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林晓可在一旁俏皮地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在学校里面混吃等死了。”

“我才二十岁好吧,现在就开始混日子是不是太早了一点。”

“大学毕业都几年了还好意思说自己二十岁,真是不知羞。”

李思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将年龄说错了,急忙解释道:“这不是说习惯了吗?不过真没想到自己都这么大了。”

林父对此也深有同感,“这有什么,有的时候我也这样,还以为自己还年轻呢。”

“爸还年轻着呢,一点都不老。”

这时候林母端着水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你爸是不老,但是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可以下地到处跑了。”

“爸~,你听妈都在说什么啊?而且为什么光说我啊,思源不也没有女朋友吗?”

李思源本来想反驳的,但是仔细一想林晓可说的也没错,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讲二人还没有确定关系。

林母听后饶有兴趣地盯着李思源,“你妈不会真的没让你进家门吧?”

李思源听后一脸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林晓可则在一边幸灾乐祸,“妈,你怎么知道这事的?”

“这不是大姐每天都跟我这么说嘛,还说今年自己儿子一定能带一个女朋友回来。思源,不是阿姨笑话你,今年能带个女孩子回来吗?”

“这个,估计还要等两年。”

“不是阿姨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现在你也在城市里面稳定了下来,是该考虑一下终生大事了。我跟你说,这时候不去找一个女朋友,以后就只能靠相亲了。”

林母将目标从林晓可转向了李思源,对着李思源就是一顿输出。李思源现在是真的很后悔,自己当时就该直接去网吧坐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