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知不觉间,高考已经结束,万千学子都在焦急地等待最后的成绩。而李思源也很焦急,他还没有找到下一份工作。

如果不是合同时间还没有到期,李思源估计现在就已经卷铺盖走人了。

不过今天的李思源反而没有那么焦虑,还有一丝小期待,因为今天高考放榜了。

还没走到学校门口,就已经看到了一张大大的红报挂在学校的大门口,供路人观看本校今年的战绩。

不过榜单上面并没有前三名,这前三名要校长亲自宣布。毕竟是一年一次的大事,还是要点仪式感的。

李思源在榜单上搜索了赵磊的名字,但是并没有看到。虽然就和赵磊相处了那么几天,但是李思源还是很看好赵磊的。李思源觉得他应该就是前三了。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定论,只有等到校长宣布的时候才能见分晓。

学校操场上站满了学生,今天是这些高三党最后一次如此齐全地站在操场上了。

站在老师的队伍里面,李思源不禁感叹自己几年前也是一个高三党,不禁回忆起了自己的高三生涯。

在校长念完了将近十几分钟的演讲稿之后,终于迎来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候了——宣布榜单前三。

文理科的第二名和第三名很快就公布了,毕竟第一名才是重点,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分量只适合热场。

不过真正让李思源感到惊讶的是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别获得了十万和五万的奖学金,听站在旁边的老师说,第一名可以获得二十万的奖金,如果能在省里面能获得名次的话,还能得的更多。

李思源不禁感叹私立学校的财大气粗,第一名的奖金甚至能够比得上自己一年的工资。不过这时候李思源才发现,自己连赵磊是文科还是理科都不知道。

文科状元公布了,不是赵磊,只剩下最后的理科状元了。

“今年在我们理科部所有师生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理科部取得了优异的战果,今年的理科状元可不仅仅是学校的理科状元,更是全省的理科状元。我想大家都很想知道今年的理科状元是谁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用掌声欢迎赵磊上台。”

听到赵磊的名字,李思源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一种自豪感涌现在李思源的心中,毕竟赵磊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学生。

赵磊走到台上,受到了所有学生的瞩目。毕竟在这群人生阅历不足二十年的高中生里,高考是他们现在唯一的目标。

李思源有的时候还很羡慕这些高中生,至少他们还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至少他们还在为这个目标不停地奋斗,这是很多大学生都十分羡慕的。

很多大学生在大学里面压根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在何方。很多学生选择考研并不是想要献身科研,也没有明确的规划,大多数人都是在走一步看一步,包括李思源也是这样。

看着这些即将进入大学的学生对大学满怀期待,李思源不知道他们到了大学之后能不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不过现在这些也不是李思源该想的问题,现在的焦点是站在台上的赵磊。

赵磊从校长手上接过了话筒,按照之前的流程,这时候需要理科状元赵磊发言。

“在成绩出来之前,我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理科状元。在这里我想感谢一直教导我的老师,他们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没有几个月前的那次突发事件,我可能在这说的就是这些。经过那次突发事件之后,我一直都忧心忡忡的,没有心思复习,也没有心思考试,我感觉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次高考就真的完了。不过还好,在我找了心理辅导老师李老师之后,事情出现了转机,我永远忘不了李老师在那个周末对我的开导。真的,谢谢你,李老师。”

听到赵磊如此发言,校长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一年前的事情在今天还有后续。

不过校长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虽然之前安排的是赵磊的班主任上台讲话,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把李思源叫上来更好。

“大家可能不知道状元郎口中的李老师是谁?其实这名李老师是我去年花重金聘请来的心理辅导老师。事实上我们去年的文科状元也深受他的影响。现在有请李老师上台讲两句。”

李思源没想到自己有机会上台讲话,一时间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这个校长还真是会说话,说是重金聘请却没有说具体金额,二十万的年薪跟那些老师相比还是少很多的,不过对于一个一年只办一次事的人来说确实说得上是高薪了。

李思源从主持人手中拿过话筒,站在台上李思源还是非常紧张,毕竟从小到大李思源都没有在那么多的人面前发过言。

李思源简单说了两句口水话便走下了台,而校长经过这件事后,对于李思源的后续处理问题有了新的想法。

第二天,李思源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昨天典礼结束后赵磊就向李思源告别回老家了,赵磊的事情在这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李思源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书看了起来,毕竟除了每天找工作之外,看书是李思源唯一的正事了。

就在这时,冯主任推门而入,手中还拿着一份报纸。

“小李,看看这份报纸,上面有你的报道。”

李思源大致游览了一下标题:两年辅导两个状元的传奇心理辅导老师

李思源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在写自己,毕竟也只有自己有这么传奇的经历了吧。

“小李,我刚刚从理事会那里得到消息,学校那边想要和你续签劳务合同。”

“冯主任,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消息绝对可靠,毕竟是学校理事会那边的决定。而且你的贡献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把你开除了。”

李思源的心里乐开了花,这么好的工作还真是不好找,能多干几年当然是最好。

果然,当天下午校长就把李思源叫到了办公室里面,跟李思源续签了三年的劳务合同。不仅如此,工资更是从二十万涨到了三十万。而且因为赵磊是省状元的缘故,李思源还获得了十万元的奖金。

不过校长也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他把李思源叫过来还有别的事情。

“李老师啊,这一次把你叫过来是有事情要麻烦你啊。”

“校长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校长从自己的办公桌里面拿出了两份资料,将其中一份递交给了李思源,“这位同学叫林思怡,已经在我们学校读了两年高三了。其实她每年都是学校的榜一热门,平时的考试成绩也非常不错,但是就是高考考得不好。这是校方给你安排的任务,必须在这一年让她考出正常水平。”

校长说完又把另一份资料递给了李思源,“这是学校理事会会长的儿子魏帅,今年就要上高一了,但是初中成绩不是很好,还沉迷游戏,所以会长想要让你帮他辅导一下他的儿子。他也说了,这算是他的私人请求。”

听到这李思源算是明白了过来,冯主任口中如此抠门的校长怎么可能连续签自己三年,原来是理事长的要求,毕竟望子成龙是每个家长的期望嘛。

不过这三十万确实也不好赚,刚开始就已经给李思源找了两个活了,而且听起来难度系数还不低。

不过校长可没有给李思源拒绝的机会,直接把李思源请出了办公室。

李思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面已经有一个学生在等自己了。李思源知道她,她就是校长刚刚说起的留级生林思怡,校长给的资料上有她的照片。

“你就是林思怡吧,没想到你来这么早。”在李思源的印象中,高考成绩刚出来复读班就开班了,不过李思源确实没想到林思怡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林思怡的突然出现确实让李思源有些困扰,不过来都来了,李思源也只能先应付着。

李思源倒了杯水放到了林思怡的面前,自己则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

“你的问题我已经听校长说过了,你已经高考发挥失常两次了。我想问一下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吗?”

林思怡听后摇了摇头,“两次高考我都不是很紧张,甚至每次考完我都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但是就是成绩不理想。”

林思怡说着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看得出来这件事情确实已经对她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虽然从林思怡的话可以得出这是一场巧合的结论,而且得出这一结论也能够让很多人认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个结论是正确的,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就此止步,不再追求真相。

至少李思源在《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神经症会让人无法达到自己应该达到了水平。”虽然原话不是这个,但是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想的话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也不排除这只是一个巧合。不过这也算是找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向了,毕竟如果认为是巧合的话,这里也没有李思源什么事了。

在和林思怡的交谈中,李思源得到了更多的信息。林思怡口中的发挥失常只不过是没考到进入顶尖大学,但是进入一些一流大学还是可以的,其中就包括李思源毕业的大学。

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预设目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李思源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林思怡的身上。

跟林思怡交谈了那么长的时间,李思源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甚至对于这次高考失利林思怡也能坦然面对。一时间李思源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了。

不过还好,林思怡此行的目的好像只是过来给李思源打个招呼,与李思源交谈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李思源瘫坐在自己的沙发上,校长还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