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话说回来你竟然能找来这么多人,我当时都被吓了一跳。不过说真的,你是怎么找来这么多人的?”

“那些人都是我的初中同学。”

“初中同学?!他们就这么听你的吗?你不会是什么老大之类的人物吧。”

李思源没好气地给了思无忌一脚,“你瞎说什么呢?只是因为我在初中的时候帮他们出过头,所以他们现在才愿意帮我出头。”

“哇,我好像发现大故事了,快跟我讲讲。”

“你应该知道吧,我是从那个最差的班升上来的。那时候几乎所有老师都看不起我们那个班,而且更可怕的是教我们的老师个个都脾气暴躁,学生一旦犯错就大打出手。有一次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站起来阻止老师。从那之后,只要老师想动手我都会站起来阻止他。”

“你也太莽了吧,教你那个班的老师可都不是什么善茬。”

“其实也挺简单的,我就跟他说学生作为公民有自卫的权利,你要是对其进行辱骂殴打学生完全是可以还手的。教育和打骂大家也是分得清的,实在不行就直接走法律程序,谁是谁非由法官定夺。”

“你还真敢说。”

“我又没说错什么。不过效果也是很明显的,那些老师再也没有出手打过学生了。”

“难怪那些人愿意过来帮你,原来你小子还做过这么了不起的事情。那些老师在我们班上打人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干看着。”

“所以说你觉得会有人愿意帮那帮家伙出头吗?”

“说的也是。”

三人走到了一个路口,“拜拜,明天见。”

李思源也轻轻摆了摆手,随后便带着林晓可继续往前走。因为二人本来就是邻居的关系,所以李思源可以直接把林晓可送到家门口。

林晓可一路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跟在后面。就在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晓可才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谢谢。

“没什么好道谢的,明天见。”

“嗯,明天见。”

李思源将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赵璇瑶,虽然赵璇瑶在高中的时候也知道这件事情,但是这是她第一次听另一边的人讲述整件事情的经过。

“你就没想过他们万一告老师怎么办?”

“不会的,除非他们还想被打一顿。而且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们先挑衅的,要么谁都不处理,要么各打五十大板,不过之后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校园霸凌。而且这件事情老师不可能没有听到风声,至少在我的印象里面很多学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些老师不可能不清楚。”

“可是这种处理方式是有问题的,这件事情应该告诉老师才对。”

“有些事情是老师也不能控制的,就算把他们批评了一顿,他们也只会变本加厉而已。只有将他们打怕他们才会小心翼翼。你身为一个老师,你更应该明白那些被霸凌的人更加需要别人的帮助,但是很可悲的是更多的人只愿意当一个旁观者。”

赵璇瑶听后内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其实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跟我商量过这件事情,我应该去阻止他们的。”

“你没加入他们就已经很好了,而且贸然拒绝他们很可能让自己也变成被霸凌的对象。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是班上少数几个关系和我还不错的人。”

“是吗?”

“好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必要纠结那么多。”

就在这时,李思源的手机响了,高中时候的班长在邀请自己参加同学聚会,还真是一个老好人啊。

李思源朝赵璇瑶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屏幕,“那个老好人还真的给我发消息了。”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啊?”

“算了吧,我去了也只会冷场而已。也就只有班长那个老好人会来问一句。”

这时候,李思源手机突然通知自己被拉近了一个群里面。群里面只有三个人,李思源、思无忌、林晓可。

思无忌:“班长有没有跟你们说寒假聚餐的事情?”

林晓可:“已经跟我说了。”

李思源:“寒假!?你们不会还在读书吧!”

思无忌:“我已经在准备读博了。”

林晓可:“我也是。”

李思源:“好吧,当我没说。不过你们打算去吗?”

林晓可:“还没想好。你们呢?”

思无忌:“当然要去啊,不去的话还以为我们怕他们一样。”

李思源看到这则消息后忍不住暗自扶额,回道:“你还是那么冲动啊。”

思无忌:“你还好意思说我,明明你比我更冲动好不好。”

李思源:“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能舍命陪君子了,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晓可要来吗?”

林晓可:“当然要来啊,你们都去了我怎么可能不去。”

李思源:“既然大家都同意了,到时候就一起去吧。”

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班长那边貌似也很高兴李思源能够答应邀请。

赵璇瑶面露担忧之色,“你就这样子去真的行吗?”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总该成熟了一些,就算他们不欢迎我,随便找个借口直接走就行了。”

“到时候我也会跟你一块走的。”

李思源虽然嘴上没作答复,但是心里却感到非常甜蜜。

马上就要到十月一了,今年的中秋节又是跟十一长假重在一起。但是李思源关注的不是假期,而是赵璇瑶的生日。

在去游乐园玩的时候,李思源默默地记下了赵璇瑶的生日。因为家乡那边都是过农历生日,所以李思源还特地去翻日历确定日期。今年赵璇瑶的生日刚好就在假期里面。

李思源打算带着赵璇瑶出门旅行,然后在旅行途中突然给她一个惊喜。

不过想要准备好这个惊喜并不简单,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如何做到不被赵璇瑶发现。

晚上吃饭的时候,赵璇瑶又在跟李思源倒苦水,跟他讲小学老师是多不好当。就在这时候,李思源顺着她的话说道:“再坚持一会儿吧,马上就要放长假了,到时候就可以休息了。”

“休息什么啊?假期的时候我还要给那些学生补习围棋呢?”

“都放长假了还不能让那些学生舒服几天吗?这些家长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本来李思源就很讨厌补习,特别是小时候自己老爸忘记来补习班接自己之后,李思源就再也没有去过补习班了。虽然李思源平时很乐意看着其他人去补习班,但是唯独这次那些人绝对不能去补习。

“就不能休息几天吗?你平时又要上课又要整理家务,我看着都觉得挺辛苦的。”

“既然觉得我辛苦那就多帮我分担一点啊。”

李思源听后歪了歪头,心虚地说道:“我平时也有帮忙啊。”

“那就再多帮一点,今天的碗就由你来洗了。”

“哎,知道了。”

“你那是什么语气,洗个碗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这是老妈子吗?是不是女生到了一定年龄都是这样说话的啊?不过李思源也没有忘记正事,接着说道:“不过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个假期就别去给那些孩子补习了。”

“我不去补习你。。”本来赵璇瑶想说你赚钱养我啊,但是她觉得这句话太亲密了,硬生生地又吞了回来。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说出这句话的话,李思源说不定还真会接下去,毕竟李思源的经济实力摆在那的。“我不去补习的话不好跟补习机构交代。”

“你难道还跟补习机构签了什么合同吗?我记得在校老师好像不能去补习机构任职的吧。”

“我只是教围棋而已,又没有教那些科目。”

李思源看到赵璇瑶这个表情,就知道事情的发展一定会有转机。只要没签合同那就构不成严格的劳务关系,这样子的话请假也会自由很多。

“就不能请假一次吗?反正也只是耽误一节课而已。大不了下次上课的时候多上一节不久行了嘛?”

“不行的,补习机构的教室都是有时间安排的,不可能进行随意改动。”

李思源难以置信地看着赵璇瑶,“连一间备用教室都没有吗?”

“没有。”

李思源听后简直是火冒三丈,这到底是什么垃圾补习机构,竟然连备用教室都没有,真的是太LOW了。

不过李思源很快也发现了事情的盲点,这么长的假期里面其实赵璇瑶也就补习两天而已。只要在那之前回来就行了。

就这样,李思源回房间重新规划了一下行程安排。长假期间交通压力极大,最好选择铁路、航空这种不会拥堵的交通工具。一些太知名的景点也不能去,要不然去了也是人挤人。

最终,李思源将目光放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4A级景区。

景区和景区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历史底蕴,和山水有关的景区无数,但是大家说的上来的也就那么几个,而且跟几十年前给出的答案几乎没什么区别。由此可见景区这种东西可是很吃名气的。

作为国家4A级景区,景色和配套设施还是挺不错的,而且交通方面的问题也很好解决。

李思源将这个景区记了下来,准备等会儿跟赵璇瑶再商量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