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李思源把钱给她之后就直接离开了,离开的时候那个老太太还在焦急地把钱放进她衣服里面的口袋,李思源第一次对自己的善举产生怀疑。

李思源回到赵璇瑶身边,赵璇瑶也敏锐地察觉到李思源的脸色不对。

“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思源看了一眼赵璇瑶,深吸了口气,说道:“我第一次为自己的善举感到后悔。”

赵璇瑶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下文。

“我从来没有想过五元钱会让人露出这种表情,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贪婪,但是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赵璇瑶察觉到李思源的心情很不好,便试着安慰道:“在大多人眼中这可能就是一两瓶饮料的钱,但是对那些有困难的人来说这笔钱非常重要。”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思源叹了口气,“你知道吗?我想要的是对我善意的回应。不说别的,就算是点头示意也好,我想没有人想要看到那种表情。我把钱给她的时候她的关注点全在钱上,我离开的时候头都没有抬起来看一眼。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帮她?我不知道帮她的意义在哪?”

“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了不是吗?别人表现出贪婪还是善意已经无所谓了,自己问心无愧不就行了吗?”

“可是每个人应该都希望自己的善意能得到回应吧。就算没有回应,估计也没有谁想要遇到这种事情。”

“没有人能够洞悉最后的结果,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让这结果折磨自己呢。虽然刚才那个老人的反应确实很令人失望,不过你的行为又没有错啊。就像你经常去孤儿院帮忙一样,并不是所有孤儿都能因为你的帮助走出困境,也不是所有孤儿都能给你想要的回应,但是不管怎么说,去帮助他们本身就是你的目的啊。”

李思源听后又叹了口气,“你还真会开导别人,不愧是小学老师。”

“这是在给你讲道理,而不是在开导你。”

这两个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嘛?“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听了赵璇瑶的话,李思源的心情畅快了很多。做善事本身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弄得太复杂反而让这件事情变味了。

“不过你也真是的,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过去扶她呢,至少也要让我在旁边录像才行啊。万一那个老人讹你,到时候才真的说不清楚了。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种样子?”

“嗨,谁知道呢?到头来无非就是‘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去扶’的歪理,这不跟拒绝加班到头来还要赔老板钱一个道理吗?最可笑的是还要拿出来自己没有撞人的证据,关键是那一边也没有拿出来自己撞人的证据啊?而且最可笑的是违法成本太低了,就算是被揭穿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惩罚。”

“真是的,口口声声说90后是扶不起的一代,最后街头碰瓷的又不是我们。”

“你不能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托在老人们的身上,虽然绝大部分老人都遵纪守法,但是那种道德感低下的人始终是无法杜绝的。这种情况下只能依赖制度的力量,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人性上。”

赵璇瑶听后感到了一丝无奈,这种发言还真有李思源的风格啊。不过看到李思源不再纠结这件事情,赵璇瑶心中也轻松了很多。“走吧,时间也不早了,赶快回去吧。”

第二天学校开始举行军训汇报表演,不过在场观礼的也只有高三的学生,毕竟高二的已经放假回家了。

李思源也问过冯主任为什么不提前一天进行表演,这样的话高二的学生也能看到。不过冯主任回答道:“不可能就因为高一的军训汇报表演耽误其他年级正常的教学任务啊。如果不是考虑到高三学生偶尔也需要放松一下,说不定就连高三的学生都不用来观礼了。”

虽然冯主任的回答很简单,但是李思源能感觉到校方根本就不重视这个汇报表演。如果不是必须要有这个环节,说不定连过场都直接不走了。毕竟外面的那些人关注的只是高考成绩罢了,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一所学校的军训汇报表演怎么样。哎,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而且说是军训汇报表演,主席台上的评委和观众席上的学生根本就没有在认真看,甚至很多高三党连演都不演,直接抱着书开始复习。至少在这一点上,学生和学校的管理层达成了共识。

楚玉峰坐到了李思源身边,顺便还递给他一瓶水,“你怎么想到来看这个表演的,这种表演难道很有看头吗?”

“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看这场表演,而是想跟你好好谈谈。”

“你怎么就这么吃定我一定会来找你,万一我今天请假没来,你岂不是要白跑一趟。”

“你这不是来了嘛?而且还主动送上门来。”

楚玉峰听后冷笑了一声,“你怎么那么确定我一定会来找你?”

李思源故作玄虚地说道:“你真的想听实话吗?”

“要说就说,不说就算了。”

呵,还真是一个死傲娇啊。如果他不那么傲娇的话,说不定李思源就直接说了。不过看着他那一脸高傲的表情,李思源心中生出了另外一个想法。

“昨天一个女生问我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猜我是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的?”

“我跟他说你就像一个刺猬一样,因为内心太过柔软,所以不得不用尖刺保护自己。虽然表面上很高傲,但是内心却非常孤独。”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看我。”楚玉峰的表情非常复杂,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情绪,“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跟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朋友。”

“其实你也知道自己很难相处,你也很清楚自己的性格有的时候确实很恶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更进一步,直视自己内心的弱点呢?”

“我已经在改了啊,要不然我为什么会到这所学校里面来,为什么会去舞台上唱歌?我已经在努力让自己变得很受欢迎了啊。”

“你知道的,我说的根本不是这个。”李思源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在闲聊一样,“你确实是一个天才,甚至在知识层面也甩开了我一大截。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读书就能明白的,没有登上过珠穆朗玛峰就永远体会不到站在上面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爱情和友情就永远不会对他们有更深的理解。虽然你能说得头头是道,但是归根结底你也只是一个门外汉。就像现在这样,说到友情爱情你可能张口就来,但是现实生活中你甚至连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楚玉峰沉默了,虽然他能够从很多角度去反驳李思源的话,但是他很清楚李思源说的都是事实。

“没办法,再怎么说我也是学校的心理老师,有责任对你进行心理辅导。现在,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要做过多的思考,也不要做多余的回答。OK?”

楚玉峰点了点头,“OK。”

“第一个问题,从小到大你交到过朋友吗?”

“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时候交到过。”

“从那之后就没有了吗?”

“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交不到朋友。”

“因为自己的态度不是很好。”

“为什么自己的态度不好了呢?”

“我觉得他们不配和自己成为朋友。”

“那现在你觉得他们配了?”

楚玉峰的脑袋死机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他直到现在还有这高人一等的心态,既然这样想那为什么还要跟他们成为朋友。

“这个问题就先记下吧,我们接着回答下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自己能够跟朋友友好相处?”

“因为那时候我的天资还没有表现出来。”

“那你的天资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我爸妈给我报了一些兴趣班,我不管学什么都学的特别快,父母也逐渐注意到了我的潜力。经过父母的培养,我逐渐甩开了同龄人一大截。”

“也就是说你那种高人一等的心态实在那时候形成的?”

“嗯。”

“你现在还记得你是怎么得出这个观点的吗?”

“这个我记不太清了。”

“没事,把你能记住的都说出来就行了。”

“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李思源掏出了自己的记事本,从上面撕下来一张纸,随后又在纸上写了一些东西,将纸对折交给了楚玉峰。“其实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可能不比我低。只是医者难自医,自己的毛病反而看不清楚。这张纸上有我写的一些建议,说不定对你有一些帮助。”

“什么嘛?有什么事情直接说不行吗?”

“我要说的事情其实你都明白,既然这样,也没有必要再提了吧。”

李思源说完就直接起身离开了观众席,留下楚玉峰一个人坐在那里。

李思源估摸着军训汇报表演差不多该结束了,便提前到学校门口等林思怡。与林思怡碰头之后,二人便一起坐车前往孤儿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