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是李思源短暂的职业生涯中第一位学生,也可能是最后一位学生,所以李思源也想帮助这个学生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从现在所得到的信息来看,造成这个问题的直接原因是那名学生的恋爱观念。虽然学生的恋爱观念跟别人不同,甚至还造成了现在的困境,但是他的恋爱观念真的是错的吗?

李思源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自己获得的信息还是不够,没办法进行深入的分析。

李思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思考了一会儿,看来自己需要去寻找外援了。

李思源来到了冯主任的办公室,从冯主任那里搞到了高三的成绩排名。这个成绩排名是公开数据,想要搞到手自然没有什么难度。

之后李思源向冯主任申请查看学生的档案,却遭到了冯主任的拒绝。

“小李啊,不是我不给你看,你也是知道的那些档案是学校保密文件,是不能随便观看的。”

“冯主任,这我知道,但是有一个学生来我这做心理辅导,我需要查看一下他的档案。”

冯主任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要看哪个学生的档案,我跟档案室那边说一声。”

“冯主任,我做心理辅导是不能泄露学生的私人信息的,所以没办法告诉你。”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为了让学生不对自己产生戒心,李思源甚至连他叫什么都没有过问,自然也说不出来他的名字。

冯主任听后也有些为难,一方面是学生私人信息的安全,另一方面是小李个人职责的实行。冯主任权衡了一下利弊,说道:“你可以去看学生的档案,但是不能拍照知道吗?”

“当然,这我肯定知道。”

冯主任无奈地给李思源开了证明,这也是他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情开证明。

李思源兴高采烈地拿着证明来到了档案室,按照成绩排名,他一个一个地翻看着档案。

终于在第二十三名的时候发现了目标——赵磊

李思源接着翻看着档案,重点放在了家庭背景上。

根据档案上登记的资料,赵磊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想到这所私立学校高昂的学费,以及他是在高二转学的事实,不难推测出他是学校花钱挖过来的学生。

不过他竟然可以在这所高中排名二十三,可以说他只要不发挥失常肯定能进入全国顶尖的高校。一时间,李思源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看着手中的档案,李思源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还弄得这么保密。除了上面的电话号码值一点钱之外,李思源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有什么用。

李思源心灰意冷地回到了办公室,他现在需要从别的方面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周末,李思源还在看那些心理学书籍,想要从中得到什么启示。

就在李思源还在认真读书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李思源合上了手中的书,“请进。”

不出李思源所料,进来的正式赵磊。但是李思源不打算说出他的名字,李思源不想让这个学生知道自己调查过他。

“你来得还真早啊,我还以为你会晚点来呢。这么多天过去了有没有好一点。”

“老师,我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情心里就很难受,也什么心情复习和考试。老师,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办。”

李思源看着赵磊的眼神,他知道这位学生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遗憾的是,到现在李思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难得的周日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在外面边走边聊。”

李思源也不管赵磊答不答应,用手搭着赵磊的肩膀向着屋外走去。

李思源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先不说离高考已经不足一百天了,李思源也只有这么半天的时间进行辅导。苦逼的高三党只有一天的时间可以休息,而且晚上还要去上自习,李思源必须快速解决战斗。

李思源和赵磊来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园,二人谁都没有先开口,一路就这样沉默着。

最后还是李思源率先开口道:“你一开始说你的暗恋对象长相一般,你是觉得她性格很好才喜欢她的,但是这个性格好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性格好的女孩应该不少吧。能跟我具体说一下吗?”

一说到他的暗恋对象,赵磊回答的速度都快了很多。“这个嘛,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不会抓出别人的错误不放,别人伤心的时候她也会在一边安慰,别人拿到好成绩之后也会在一边开心。哎,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李思源听了赵磊的描述,觉得这种性格的女生不说有很多,但是应该也不少吧。“在这之前你没有遇到过这种性格的女生吗?我觉得这种性格的女生应该还是有不少吧,还是说你的暗恋对象有什么过人之处,跟其他女生不同的地方。”

赵磊听后思考了一会儿,表情发生了很细微的变化,如果不是李思源一直在留意赵磊的表情,说不定不会注意这些细节。

李思源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突破口,赵磊一定是想隐瞒什么。

“如果对心理辅导老师还有所隐瞒的话,就不要指望问题能够解决。把你刚刚想到的事情说出来吧,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赵磊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他最后还是决定向李思源坦白自己刚才一瞬间的思绪。“我刚刚才认识到她是第一个觉得我很不错的女孩。虽然我周围也有很多女孩,但是确实只有她一个觉得我很不错。”

李思源听后结合上一次所得到的资料,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是这个猜测还需要找赵磊进行证实。

“这位同学,其实你是一个很自卑的人。”

“怎么会,我怎么可能是个自卑的人呢。”

赵磊的否定在李思源的预料之中,少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自卑,而且很多人也只是自己没有发现自己自卑而已。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父母应该经常因为经济原因而苦恼吧。”

“这就是你推断我自卑的原因?我家是不怎么富裕,但是我从来没有因此感到过自卑,我的家庭很幸福。按照你的逻辑世界上的所有穷人是不是都自卑?”

“并不是所有穷人都自卑,也不是所有穷人都不自卑。我相信这个道理你能够明白。”

赵磊听后没有说话,等待着李思源的下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曾经说过‘自己除了学习成绩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地方’这种话是不是。”

“那只是谦虚一下而已。”

“是吗?”李思源笑了笑,“现在把我当成你的暗恋对象,来吧,说出你的优点来。”

赵磊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开口。

“怎么,说不出来了。你的暗恋对象曾经称赞过你不是吗?怎么不拿那些地方来说是你的优点呢?因为你知道她夸赞的那些算不上什么优点,甚至说不上什么过人之处。在你的心目中你认为自己太普通了,把成绩好这一点去除,你跟大部分人没有什么区别,至少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赵磊还是没有说话。

“你并不是爱她,你喜欢的只是她的夸赞。因为你一直都在自我欺骗,想要掩饰自己的自卑,尽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这样做。你的恋爱观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个恋爱观却成为了你逃避现实问题的一个借口,你自己内心觉得你不可能完成这个挑战,为了不伤害自己的自尊,你选择了这个借口,把这件事情无限推迟。”

“是的,你就是一个自卑的人,你惧怕这个挑战,选择了逃避。这也是为什么你要等到自己有经济能力的时候才去做这件事情,因为你下意识地认为经济实力能够给你安全感。”

“其实这个道理你刚刚就已经明白了不是吗?在我问那个问题的时候你就已经想通了,但是你还是不愿意承认。”

李思源平复了自己激动的语气,缓缓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你我都很清楚这不是爱,你喜欢的只是称赞而已,还有称赞给你带来的优越感。”

“我曾经听到过这样一句话,‘我讨厌温柔的女孩子。温柔的女孩子其实对所有人都温柔,我却会误以为只对我温柔, 然后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最后闹得不欢而散,双方都受到伤害。--所以我才讨厌温柔的女孩子’。仔细想想这不就是你真实的写照吗?”

赵磊低下了头,身体不自主地开始颤抖,一时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磊哥,这道题该怎么做?”

“磊哥这么好,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马上就要高考了,磊哥你紧不紧张?”

“磊哥到了大学肯定很快就脱单了。”

是啊,这并不是什么爱恋,只是一个孤单的人想要占有这一丝温柔而已。

李思源知道他哭了,一个马上就要十八岁的小大人哭了。

李思源主动和赵磊抱在了一起,他知道赵磊现在需要一个依靠,最后赵磊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来。

李思源看着痛哭的赵磊,心中不禁感叹,认识自己还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自卑的人总是不自觉地将自己的问题隐藏起来,用笑脸面对世人。但是产生自卑的根源一直都在,自卑情绪在潜意识中蔓延,最终影响到人的正常生活。

经过这次的开导之后,赵磊整个人也看开了,不会再为此事纠结。

高三党在学校里呆的最后一个晚上,赵磊来到了李思源的办公室。

李思源看到进来的人是赵磊,笑着说道:“怎么,马上就要高考了还不抓紧时间复习?”

“该复习的都复习的差不多了,现在也没有必要那么抓时间了。”

“你还真是自信啊,不过也好,高考的时候就是不能紧张。”

李思源和赵磊都不是那种很会聊天的人,说了这么几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最后还是赵磊打破了沉默,“老师,高考完我还能来找你吗?”

“当然能来找我,这有什么不行的。不过找我要趁早哦,这些天我正在准备换一个工作。”

“确实,就凭老师的本事确实不适合在这么小的地方。”

李思源听后有些汗颜,事实上李思源还是很想赖在这的,但是学校不让啊。除了赵磊,一年里面没有一个学生来找过李思源,可以说李思源就是一个吃干饭的。校长又不是傻子,拿着二十万养着李思源。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最后赵磊还是跟李思源道了声告辞。在出门的一刹那,赵磊转过头来说道:“对了,老师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的名字叫赵磊。”

“我记住了,赵磊。高考加油啊,我要在学校的高考榜上看到你的名字。”

“那是当然了,老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