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赵璇瑶看着李思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傻乐,实在是理解不了游戏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明明自己就坐在身边,竟然将注意力全放在游戏上。

“你们男生都很喜欢玩这种游戏吗?”

“呃。”李思源看了一眼赵璇瑶,“也不是所有男生啦,毕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爱好嘛。”

“可是我每次都看到你在玩游戏。”

“毕竟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了嘛。而且我也不是一直都在玩游戏啊,今天我才刚去了孤儿院帮忙。”

“是这样的吗?”赵璇瑶表面上故作轻松,其实心里一直都在抱怨李思源没有听懂自己的潜台词。这并不是说你玩游戏有什么不好,只是现在明显有比玩游戏更重要的事情好不好?明明大家周末的时候都这么闲,为什么不邀请自己去约会呢?

不过李思源现在可不关心这种事情,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些,就算是想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赵璇瑶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李思源,也只能就此作罢。“明天还要上课呢,你也早点睡吧。”

李思源看了一眼时间,确实也不早了,明天自己还要早早地去学校上班呢。想到这,李思源也放下了手柄,收拾了一下就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周一一大早,李思源就跟楚玉峰开始了今天的会谈,而且这一次楚玉峰也不打算去教室上课。

“你上周不会一节课都没去上吧?”

“没想到这些事情连老师都知道了。”

李思源看着楚玉峰那毫不在意的表情,最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道:“你去不去上课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不过你不去上课的话,老师和家长不会说你吗?”

“他们为什么要说我,那些知识我又不是不懂。”

李思源听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不是你懂不懂的问题,作为一个学生你要是不去上课的话,那你还来上学干什么?”

“这其中涉及到多方的利益交换,老师你确定想知道吗?”

李思源听后打了个冷战,“算了吧,你还是别说了,我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

其实楚玉峰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开玩笑的,来这里上学只是因为楚玉峰年纪到了而已。不过看到李思源已经被自己哄住,楚玉峰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看来老师并不是很了解学校上层的那些权力斗争啊,我觉得我必要跟你科普一下。”

李思源听后连连摆手,“真的不用了,我可不想了解这些事情。”

“你确定吗?作为一个社会人如果不了解这些人情世故的话可是很难混下去的哦。”

李思源仔细想了一下也觉得楚玉峰说的很有道理,虽然自己对这种事情不是很感兴趣,但是知道一些内幕的话说不定更能保住自己的饭碗。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跟我讲一讲这些事情吧。”

楚玉峰笑得更开心了,他没想到李思源这么简单就上钩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学校的女式校服是没有裙子的。”

这件事情李思源确实已经发现了,记得当时自己还惋惜了好一阵子。不过当时自己并没有多想,难道这件事情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闻吗?

楚玉峰看到李思源好奇的表情,接着说道:“其实很早之前我们学校的女式校服是有裙子的,但是已经被现在的校长取消了。”

“这个不会就是你说的权力斗争吧?”

“先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这件事情想要解释清楚必须从头开始。其实我们学校的理事长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在其他学校当校长,那时候他就有一个伟大的梦想,要把女式校服全部改成超短裙。”

李思源听了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你这是在逗我吗?”

“你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一开始的时候校长,也就是现在的理事长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了副校长,结果你猜怎么着,那个副校长当时就表示一定会支持校长。”

李思源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你编的这个故事也太离谱了吧,那个副校长怎么可能答应下来。”

“接着听我讲下去嘛。其实那个副校长只是表面上答应下来而已,目的就是怂恿理事长在会议上把这个方案当众提出来。原本理事长想的是只要副校长也支持自己,就算其他那些人反对也翻不起什么大浪。结果没想到那个副校长竟然临时反水,利用这件事情反将一军。最后心灰意冷的理事长辞掉了校长的职务,开始下海经商。经过自己多年的努力创办了这所学校。”

“你最好期望理事长不知道这件事情,要不然绝对有你好受的。不过按照你的那种说法,现在的校服应该是超短裙才对啊。”

“你别打断我啦,接下来的故事才是重点。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理事长选择循序渐进,将每年的校服裙子都缩短一点,这样子就不会有人发现这件事情了。”

“我总感觉你描述的好猥琐啊。”

“哪有,不过已经要到整个故事的高潮了。这时候,副校长,也就是现在的校长发现了理事长的这个邪恶计划,并且直接找理事长理论。但是他没有认识到,当时理事长在学校里面可谓是一手遮天,直接让他出国去学习了。”

“这不就相当于把他发配边疆了嘛。”

“就是说啊,不过谁都没想到,三年后他竟然又卷土重来了。这一次,他带着从国外学回来的先进经验,直接上书理事长要求改革。”

“你小子是不是历史书看多了?”

“怎么会?主要是副校长真的从国外学到了很多东西,毕竟国外私立教育方面确实领先我们很多。”

“所以理事长就这么简单答应了?”

“其实理事长一开始还是抱有一定的戒心的,但是副校长装的实在是太像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一个激进的改革派,主张****。你知道的,副校长是去日本学习的。”

“噗。”李思源直接没忍住,笑出了声来,“竟然是去日本学习的!”

“对啊。一开始理事长也以为这是副校长突然想通了,丝毫没有察觉到这是副校长的阴谋。就在某一天,副校长拿出了董校分离的方案。”

“这个我知道,国外很多私立学校实行的都是这种模式。”

“是啊,理事长也是这么想的,结果没想到就上当了。实行董校分离之后,原来的校长变成了理事长,而原来的副校长则变成了我们现在的校长。理事长痛失学校的最高管理权之后,新校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裙子,全部该穿裤子。从此理事长就心灰意冷,对学校的事情也不管不顾。”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李思源整个人都被雷住了,他没想到外表高冷的楚玉峰竟然会想到如此逗逼的事情。“你知不知道,理事长其实就是楚玉峰的老爸。”

楚玉峰一听,这个人都兴奋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我一定要把这个故事跟他讲。”

“我劝你善良。”

“没事的啦,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没错,就这样直接去告诉魏帅吧。将自己逗逼的一面彻底展现在魏帅面前,这样子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装高冷。

李思源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瓶可乐,给楚玉峰和自己各倒了一杯。“你说了这么多一定口渴了吧,喝杯可乐解解渴。”

“谢谢老师。”楚玉峰接过了可乐,“不过真没想到啊,竟然会有老师在办公室里面屯可乐,我还以为大人都不喝可乐呢。不过老师,在办公室里面屯可乐真的好吗?”

“这比起你天天逃课好太多了吧。而且也没人规定不能在办公室里面放可乐啊。”

李思源看了看还在不停冒气泡的汽水,对着楚玉峰说道:“我说你能不能偶尔去上两节课,就算是装装样子也好,你这样子的话我压力很大的。”

“老师,我奉劝你一句,趁现在赶紧想好退路。其实我想老师自己也很清楚,自己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更多的是靠自己的运气,你不能保证自己教出来的每一个学生都能考出很好的成绩。仔细想想,外界对你的期待是不是已经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了。不管是心理辅导还是心理治疗,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取得预想的效果,有些特殊情况甚至还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治疗。你想一下,如果那种情况发生了怎么办?你的神话会被人打破,你被人捧得越高,摔得也就越惨。我现在确实可以帮你这个忙,偶尔去教室里面露露面,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问题你没有解决怎么办?如果在某一年里面校长交给你的任务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怎么办?虽然你现在外表光鲜,但是你根本就没有一丝主动权,你的生死完全掌握在别人的手上。现在校长可以把你捧得很高,但是等你不能满足外界期待的时候,那你就会摔得很惨。”

李思源听后深吸了一口气,楚玉峰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因为作为一个心理辅导老师,自己做出的贡献是很难衡量的,特别是在这个只讲分数的学校里面。只要你成绩不下降,老师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段期间你到底在想什么。

而且李思源的任务是帮助学生打开心结,而不是帮助学生提高成绩。二者之间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只能说打开心结之后可能会提高学生的成绩,也有可能对成绩并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麻烦的是外界对自己的期盼已经变成提高成绩了,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李思源真的会有失业的风险。就算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学生在自己的辅导下打开了心结,只要成绩没有太大的提升,自己的贡献就不会被世人所认可。

李思源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职场生涯其实一直都在走钢丝,没有掉下去也只是因为自己运气好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