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魏帅挠了挠头,“这不是趁着下课有时间过来看一下你吗?”

“这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话说回来,在新的班级里面感觉怎么样?”

“也就那个样子,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李思源看着魏帅,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而魏帅也被李思源盯得有些发毛,后背甚至都起鸡皮疙瘩了。

“老师,你一直盯着我干嘛。”

“没什么,就是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其实楚玉峰的问题和你差不多,都是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我觉得你们两个人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算了吧,跟那种人交流我怕自己会被气死。”

“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毕竟像楚玉峰这种反面教材可不多见。和他交流你不仅可以积累与他人相处的经验,甚至还能从他身上吸取教训。我觉得这可以说是帮你解决现有问题的捷径。”

被李思源这么一说,魏帅也十分心动,但是一想到楚玉峰那一脸高傲的表情,魏帅就觉得十分恼火。跟那种人相处绝对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确实,比那家伙还难相处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呢。不过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我先回去上课了。”

魏帅走后,李思源陷入了沉思。从刚才的交流来看,楚玉峰的问题其实非常明显,但是想要妥善解决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在李思源之前已经有很多心理医生在此折戟了。

不过还好,至少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楚玉峰并没有对自己产生抵触情绪,这也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李思源刚才也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就是实施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当天下午第四节课,李思源计划着先提前去食堂把晚饭吃了,随后再回到办公室里面等着给林思怡进行今天的心理辅导。

不过就在李思源准备出门的时候,校长却走了进来。

“校长,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啊?”

“这不是经过你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想要进来看看你吗。”

呵呵,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平常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哪天路过的时候进来看看,现在来找自己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为了楚玉峰的事。

“校长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跟我还客气什么。”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直说了。其实楚玉峰的班主任跟我反映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去上课,所以我就想问一下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

“说实话,我这边也才刚刚和他接触,并没有什么其他进展。而且他的性格方面也很有问题,不太好相处。不过他不去上课这件事情确实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校长听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哎,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小李啊,这次的任务很重,你自己要多留点心啊。”

校长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李思源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又只剩下了李思源一人。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是存在特权啊,要是其他学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逃课的话,估计早就已经请家长顺便全校通报了。而且同样是来李思源这参加心理辅导,校长就从来没有对林思怡和魏帅那么上心过,至少没有特意来李思源办公室询问情况。

不过李思源可不关心这些,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这是自己的责任,对于攀权附势这种事情完全不感兴趣。要是李思源真的想的话,他早就顺着魏帅的线和理事长打好关系了。在这一方面,李思源颇有一种“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韵味。

晚自习的时候,林思怡像往常一样来找李思源进行心理辅导。

“老师,你这个暑假都干什么去了,都没怎么在孤儿院见过你。”

“大人的世界可是很忙的,每天都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要处理。”李思源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正常一些,他害怕林思怡看出来他在说谎。

事实上李思源这个暑假过得非常清闲,毕竟每天又没有什么工作要做。但是要李思源每天都去孤儿院帮忙,这就有些为难他了。摸着自己的良心说,李思源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日常娱乐和休闲上。而且暑假里面李思源去孤儿院帮忙的次数也不少,只是比不了林思怡这种天天都去的人。

不过林思怡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这个问题上,反而问起了董家辉的事情。“董院长不是让你帮忙去劝董家辉吗?现在情况怎么样。”

李思源听后感到一丝惊讶,这件事情不是只有自己和董院长两个人知道吗。

“这件事你是从哪听来的?”

“当然是董院长告诉我的啊。他还让我也去劝劝董家辉呢。”

“效果怎么样?”

“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果然,其实我这边也一样,不管怎么说他就是听不进去。其实董家辉也不是不知道那些道理,只是在这件事情上他根本就不讲道理。”

“那我们该怎么办?”林思怡面露担忧之色。

“还能怎么办,只能顺其自然了,说不定到时候他自己就想通了。”

“这样子怎么能行呢。老师你还是再去劝劝他吧。”

没办法,李思源这个人就是经不住别人求他,特别还是林思怡这种楚楚可怜的女生。“好吧,我再去劝一劝他吧,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耶,谢谢你李老师。”

李思源看着林思怡脸上开心的表情,整个人也放心了许多。看来林思怡在孤儿院那边相处得还挺不错的,自己的治疗方案还是很有效的。

到了周六,李思源和林思怡再次前往孤儿院,这一次李思源让董院长提前把董家辉拦了下来,他要跟董家辉好好谈谈。

二人来到了一处没人的空地,李思源见董家辉低头不语,便直接开口说道:“之前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这一次我就不劝你了。这一次换你来劝我,劝我打消以后再来劝你的念头。”

董家辉听后整个人就这样直接坐到空地上,缓缓地说道:“你不是一个孤儿,你根本就不会明白我的感受,这种事情跟你解释不了。”

李思源听后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类似的话我之前也听过,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就会来一直烦你。没办法,这是董院长的意思。”李思源随手将黑锅甩到了董院长身上。

“你知道身为一个孤儿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吗?他们没有任何依靠,凡事都只能靠自己,被人欺负了也只能忍着,受了什么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李思源也直接坐到了空地上,不过跟董家辉还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离得太近的话反而会起反作用。“但是孤儿院不就是你的家吗?”

“是的,他们确实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烦恼告诉过他们,因为我知道告诉他们也只是徒增他们的烦恼罢了。你能明白这种无力感吗?”

李思源到现在算是有些明白董家辉的心结了。童年生活中的那种无力感和不安全感给董家辉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阴影,导致他现在出现这种问题。

“所以说这就是你不去上大学的原因?”

董家辉点了点头,“那么多年来,从孤儿院里面走出去了很多人,但是孤儿院的情况其实一直都没有改变过。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回孤儿院看看,但是来和不来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他们始终都无法成为孩子们的依靠。而这一次,我想成为孩子们的依靠。”

“难道上大学就不能成为他们的依靠了?”

“孩子们已经不能再等四年了。”

李思源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时候再去劝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算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以后也不会再来劝你了。”

董家辉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李思源微微鞠了一躬,“还是很感谢你这么关心我。”

“别这么说,我可不是关心你,要不是董院长让我来劝你我才不会来呢?”

虽然李思源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件事情。于是他从董院长那里要来了董明的联系方式,将这件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了董明。李思源觉得让董明去劝的话效果应该会好一点吧,毕竟同为孤儿的董明应该更能理解董家辉的感受。

第二天,董明、董家辉、董家耀三人照常前往工地打工,在中午休息的时候,董明找上了董家辉。

“最近的学习情况怎么样?”

“也就那个样子,每天都在那不停地做题。”

“那你想好考哪一所大学了吗?”

“还没想好,不过考上之后又要接着学四年。”

董家辉没有将自己不想上大学的事情告诉过董明,因为他知道董明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

而另一边董明也知道董家辉在跟自己装傻,不过并没有直接揭穿他。“等你毕业之后应该能赚不少钱吧。”

“谁知道呢,不过再学四年我一定会疯掉的。”

“不管怎么说总好过现在的生活,这可是离开这里的好机会。”

董家辉听后心里咯噔了一下,说话的语气也软了很多,“我干嘛要离开这里,我下辈子都要住在这儿,我们可以一起当邻居,甚至可以一起带着孩子出去玩。”

董家辉说完还心虚地瞟了董明一眼,想要看看董明的反应,不过很快就把头转了回去,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听到董家辉如此回答,董明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兄弟,所以千万别误会,如果明年这时候你还在这里打工,还没有去上大学,我TM一定会杀了你的。这不是跟你开玩笑,我真的会宰了你的。”

董家辉的表情非常精彩,他不明白董明为什么要说这种话。“你在胡扯什么?”

“你拥有我们没有的才智,我们三个人中就只有你读的进去书。”

董家辉听后情绪有一些激动,“拜托,不要再说这个了好不好?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说?难道是我对不起我自己吗?”

董明还是一脸平静,因为他不想将劝说变成争吵。

“不不不,你没有对不起你自己,是你对不起我。如果明天醒来就是二十年后,我还在这里工作,这无所谓,真的。而你已经一只脚踏入成功的大门,现在却不敢将另一只脚也放进去,这真的是操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跟你交换,孤儿院的所有孩子都一样。你明年还呆在这里就是在侮辱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

“你根本就不懂。”

“我不懂?我告诉你我懂什么。每天我都去你的房间找你,我们一起去街上散步,一起去找零工,这确实很好。但其实我一天中最棒的时刻只有一分钟,从起床再到孤儿院的楼下。每次我到楼下的时候都希望院长告诉我你已经离开了,被别的人家收养也好,被学校看重开始进修深造也罢,没有告别甚至都没有通知别人一声,就这样直接走了。我懂的不多,但是我也并不糊涂。”

董明说完这些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戴上安全帽开始了下午的动作。

整个下午董明和董家辉都没有说一句话,董家耀就算是再笨也看出来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问题。

下班之后三人走在回孤儿院的路上,诡异的气氛在三人之间蔓延。

最终,董家辉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这学期我已经上高三了,现在每个周末只有半天假期,学习任务也很紧,估计不能陪你们去工作了。”

董家耀虽然并不知道他们之前的交谈,但是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下他也知道没事就不要开口。

董明听后也知道董家辉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回答道:“这不是挺好的嘛,你就好好备战高考吧,孤儿院这边有我们呢!”

“不只是这一年,大学四年也要拜托你们了。”

董家耀听到这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一下子把董家辉的脖子钩住,“你小子说什么呢,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董明见到这种情况也放心了下来,一巴掌拍到董家辉背上。“就是嘛,大家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不过你小子也要连带着我和家耀的那一份好好努力哦。”

董家辉看着眼前的二人,鼻子感觉有一些发酸。他不停地眨着眼睛,因为他不希望面前的二人看到自己落泪。

就这样,三个人互相搂着肩,迎着夕阳的余晖想着未来走去。

而另一边,李思源整一个人无聊地躺在沙发上追番剧,结果没想到这个动漫一言不合直接开车,发出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经过了那么多天的适应,李思源已经很清楚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独居了,于是李思源赶紧降低音量,然后马上从沙发上面坐了起来侦察敌情。结果一眼就看到赵璇瑶满脸通红地站在那里,想都不用想,自己肯定被她误会了。

“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你不用跟我解释的,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这句话明显就前后矛盾好不好。“你听我说,我真的没看那些东西,我只是在看动漫而已,不信你看。”

李思源将手机放到了赵璇瑶面前,回退到了刚才的片段。

“你真的不用跟我解释的。”赵璇瑶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还是认真的看了一遍。

虽然这部动漫没有什么十八禁的镜头,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些色气的,不过再怎么说也比被别人误会好。

赵璇瑶看完之后脸还是红红的,真没想到李思源竟然会看这种色色的东西。“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欢看这种东西?”

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在针对李思源个人了,这个问题针对的是所有男性同胞,而这一次,李思源将代表所有男性同胞来狡辩。

“其实很久之前有一个叫杰克·兰蒂斯的人曾今做过一项调查,调查发现女性其实比男性对性信息更感兴趣。”其实李思源在这里已经偷换了概念,对性信息感兴趣跟好色完全是两回事情。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是真的,这个调查在传播学中还是挺有名的,感兴趣的话你可以了解一下。有的时候人的经验还真的是靠不住啊,哈哈哈。”

赵璇瑶听后也没有说什么,因为本来她也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李思源见赵璇瑶不再追问,心里面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现在番剧是不能再看了,至少不能再在客厅里面看了。没办法,李思源只能把电脑连在自己买的电视上,开始了今晚的游戏时光。这个电视买回来之后二人都没怎么看过,基本上都是李思源用来玩游戏,不过用大屏幕玩游戏真的是爽啊。

正好现在看到魏帅和楚玉峰都在线,于是便邀请二人一起玩《求生之路2》。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再加一个电脑人也无所谓。

不过楚玉峰和魏帅还真的是一对冤家,即便到了游戏里面也在不停的斗嘴。

“魏帅,你这个人能不能放聪明一点,你这是第几次惊扰witch了。”

“你别一直在那说闲话好不好,赶快把它打死然后过来扶我。”

“真是的,我这里还有一瓶止痛药,你先拿着顶一会儿吧。”

虽然二人一直在斗嘴,但是李思源反而觉得二人就像是朋友在相互吐槽一样。明明嘴上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却一直都在互相帮助。真的是嘴上说着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